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流氓刀疤强系列之藉种】

(一)
  丝丝的暖风,带着黏黏的味道,轻摇着街边巷口的柳树,树的枝条有气无力地摇着头。彷佛表达心中不满之意。偶尔吹在人的脸上,有种窒息的感觉,使得你必须抬起头做几个深呼吸,来缓解呼吸上的乏力。街上行人不多,大多数的人们躲进街边冷饮店里,但求片刻的清爽。
  刀疤强闲来无事,独自一人沿着「盲人道」漫无目的地向前走着,几个铁哥们儿也都几天没联系了,石头去了汕头也没给他打过电话。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低着头,想着自己的心事。
  「施主您等一下,我可以和您说几句话吗?」一个年迈老者的声音,说话很客气。
  刀疤强停下脚步,转过身体,奇怪地回头看去,是个老道,头戴道冠,身穿灰布道袍,脚蹬云履,虽然穿着破旧,但干净利落,年纪很大了,一把银白胡须飘在胸前,宽大的额头,双目炯炯有神,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面前放着张破旧的阴阳八卦太极图,四角用石头压住,边上放着个竹筒,里边装着竹签。
  不用说,算卦的,刀疤强一眼就看出来了,他对这些江湖术士很是讨厌,看了一眼,转身刚要走,听见老者又说了起来:「这位先生好像犯了不少错误吧。 」刀疤强心里一惊,拳头紧握,用略带仇恨的眼光看着老者,心里阵阵发毛,真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刀疤强贼人胆虚。
  没等刀疤强开口,老者接着说道:「其实好多事情都不怪你,只因为这都是上天所赐,一切只因一个孽字。 」听他这么一说,刀疤强心放了下来,心里暗想:「只要他不是便衣就好。」刀疤强笑了下,回答道:「滚犊子,你们这行老子见多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老者望着刀疤强的背影,摇了摇头,慢慢地捋着胡须。
  虽然刚才白胡子老头的话刀疤强没往心里去,但是也觉得很别扭,在楼下小卖铺买了两瓶啤酒和一包花生米,刚要上楼,听见背后有人喊他的名字,声音沙哑而熟悉,回头一看,正是小赖皮。
  只见小赖皮慌慌张张,神情很不自然,来到刀疤强面前,一拉刀疤强,看看四周无人,小声对刀疤强说:「强哥,你去哪里了?我等你好久了,快跟我上楼,有话和你说。 」刀疤强看着小赖皮,一脸狐疑,没说什么,和小赖皮一起走上楼梯。
  他俩一进屋,小赖皮急忙把门关上,着急地说:「强哥,大事不好啦,我们前几天在王黑子别墅的事情可能露馅了。 」刀疤强也是一惊,低声说道:「怎么这么说呢?」小赖皮抓起桌上的矿泉水,拧下盖子,一饮而尽,翻翻眼睛接着说:「今天上午石头在汕头给我打电话,说王黑子对石头很生气地说我们龙头帮的人不懂规矩,石头就问我出没出去惹事。 」刀疤强急切地说:「那你怎么回答石头的?」「我当然说没有啦,怎么能承认呢,要让石头知道了,还不得抽我呀。」小赖皮说道。
  刀疤强沉思片刻,把酒和花生米放在桌上,在狭小的屋子里转了两圈,一屁股坐到床上,说道:「对,我们就不承认,这件事和谁也别说,也别和光头亮说。 」刀疤强顿了顿,接着说:「要是王黑子知道是我俩干的,也不奇怪,肯定那个被我俩搞的那个贱货说的,早知道这样当时不该手软,做了她就一了百了。 」小赖皮有些着急,坐到刀疤强边上,先给刀疤强点上一支烟,随后自己也拿出一支,问刀疤强说:「强哥,那我们怎么办?我怕王黑子报复我们,他们在暗处,我俩得防着点儿。 」刀疤强嘴里吐着烟圈,样子悠然自得,伸手摸了下小赖皮的脑袋,笑着说:「年轻人,害怕什么,就算王黑子知道是我俩操了他马子,他敢对我们怎么样?
  放心他不敢动我们龙头帮的人。真要和龙头帮抓破脸,他的毒品生意损失就大啦。亏你还在道儿上混这么久,这点胆量都没有,操。 」被刀疤强这么一说,小赖皮多少放下心来,沉默片刻,说道:「反正我心里总觉得这件事不能就这么完了,肯定得出事,我们还是小心点吧。 」刀疤强听小赖皮这么一说,鼻子哼了一声,用鄙视的眼光看着小赖皮,拍了拍小赖皮肩头,大大咧咧地说:「没有事,放心吧,走兄弟我俩去吃大排档,喝点酒。 」小赖皮面露难色道:「大排档人太杂了,我看别去了,还是去饭店吧。」刀疤强笑着回答道:「兄弟,你这就没经验了,去大排档遇到事情可以跑,饭店人家把门一堵,那就等着死吧。 」小赖皮一听,点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强哥不愧为老油条,佩服。」刀疤强一听,又不知道何处是北,撇着嘴,站起身和小赖皮出了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