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一个无聊的下午

一个无聊的下午

  一个无聊的下午,『MD,为什么又是我一个人守办公室!年轻一点就这么好

欺负~~』想着自己早上带着笑脸和无所谓,答应大家下午都不用来了,内心对自

己和对天朝这种养人制度的鄙视,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作为一个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的小青年,进到单位,才发现这种地方,实在让

人颓废和压抑。一参加工作,就以要锻炼新同志为由,被发配到查询窗口,每天面

对N多离婚的人,来查阅离婚资料,看过了无数离婚的原因,有时候我都在想,还

有爱情这个东西吗?嗯,对了,我工作的单位是民政局。

  外面下着雨,下午人很少,一边上着小网、一边喝着茶,吃点瓜子什么的,总

算还有点安慰。看着时间一分分过去,好歹5点快下班了。蹬蹬蹬蹬郁闷啊,在这

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听到有人要进来办事的脚步声更烦的了。

  丢掉手里还没磕完的瓜子,上网的界面,切换成查询系统,我已然板起了面容

,虽然我不会像那些老同志一样,为难当事人或者不给他们办事,但是我现在也必

须表现出,我生气的一面,因为我很生气呀。

  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嗯,大概扫了一眼,白色羊毛小西装,里面穿的黑色

紧身毛衣,下边穿的黑色及膝裙子,黑色的裤袜,还可以嘛,如果是个美女就好了

,可以抚平我心里的郁闷。

  大概是看我在上下打量她吧,走进来对我一笑道:『同志,我要查一下我的离

婚证。』这时我才注意到她的脸,漂亮还是漂亮吧,不过年龄有点大了呀,估计得

35朝上了吧!平时对这种少妇型的,不怎么关注,不过也不反感啦,看起来也还

是有滋有味的,反正无聊嘛,心里琢磨着,怎么小调戏一下。

  『身份证,妳是哪一年离婚的,对方叫什么名字?』格式性的问话,『我叫唐

宜静,这是我的身份证,我好像是2002年还是哪一年离的。』她边说边把身份

证递给我,接身份证的时候,我的手碰到她的手,无语,只是这样,居然让我都有

点反应了!

  身份证拿过来一看,『72年的?妳这样哪里像72年的人?看起来这么年轻

,像才30岁的样子。』哪个女人不喜欢被人说自己年轻呢!听我说完,我看她笑

得比刚才进门要好看自然得多了。

  『都40岁了,是老太婆了,还年轻哦,在农村的话,我都可以当奶奶了。』

『40岁算什么嘛,现在不都是说,到60岁才开始是中年吗?而且妳的样子,在

外面一站,也就是30岁出头啊!』

  我已经在电脑里,查到她的档案号了,不过,我还想调戏一下她,所以嘴上说

着,手里却把鼠标到处乱点。『2002年,我没查到呢?妳到底是哪一年离的?

没搞清楚时间,查不到哦!』她有点急了,『同志,帮下忙嘛,我卖房子一定要这

个东西,合同都跟别人签了,我早上跑了几个地方了,村里、镇上都找过了。』

  我看着她的脸,心里想着:『哼哼!妳有求于我,哈哈哈。』『不是我不帮忙

,我看妳这么着急,我都想快点帮妳找出来,妳看都要下班了不是吗?主要是一定

要搞清楚哪一年的,才好查呀,要不妳打电话问问妳的亲朋好友、以前的老公什么

的,看他们还记得不。』

  大概是看我不像推诿她的样子,还在帮她出主意,有点感激的看了我一下,拿

出电话打起来。『二妹,我是哪一年离婚的哟?妳还记得不~~嗯,对啊,好像就

是我们开【红玫瑰洗脚城】的第二年~~哦,那是03年啊!哎呀,我记错了~~

好、好,我正在民政局查,好的,我挂了。』

  开洗脚城,真是人不可貌相,看起来完全是良家的样子嘛,看到她说起洗脚城

的时候,感觉有点伤感的样子,是不是想起自己在外面做皮肉生意,挣了些本钱,

好不容易从良,想做正当生意,结果开的是洗脚城,哪里经得起别人的挑逗和欺压

嘛!于是乎和客人、恶霸、政府官员,被老公发现,于是离婚,我心里恶意无边的

继续邪想,感觉冲动起来了。

  『03年,查到了,妳看嘛,只要时间搞清楚了,很容易就查到了。』我看着

她,边想边说道,『是啊,时间太久了,记不清楚了。』她居然对我媚笑了一下,

受不了。

  要怎么才能化幻想为现实呢?既然她是这种有经历的人,应该不会太反感一些

打情骂俏似的接触,在她感觉很私密又很安全的环境下,发生一点肢体接触,然后

暧昧的眼神,然后~~应该能行吧。对了,库房啊!我们办公室后面就是库房,所

有的离婚档案,都放在里面,面积很大,400多平米吧啊,地上都是铺的地毯。

  由于安全考虑,没有窗户,隔音非常的好,而且我们办公室和库房,就完整的

占了一层楼,可以说,只要把办公室的门或者库房的门一关,就完全成了密室,在

里面放电影那么大的声音,连外面都听不到。

  上班两年了,面对过无数女当事人,非常漂亮的也很多,从来没有过这种想法

。在工作的地方,找你办事的人,OH,MYgod随时可能让我掉饭碗,甚至吃

牢饭。

  今天是怎么了,看着她,心中邪火乱冒啊!长得还行吧,身材也就那样啊,跟

一般30多岁的差不多,后面有点翘,前面看着挺有货的,关键是,你这个贱人,

听别人开过洗脚城的,就邪念上身了!哎,想什么呢,还是先考虑一下,安全问题

比较重要啊!

  我们办公室,下午就我一个人,办公室没有摄像头,这一层楼都没别人,如果

她死命反抗就算了,也不能太过分是不是,不过,手上或身上或是嘴上,肯定可以

过把瘾的,她如果说,我抱着她把她全身都摸得通通透透,从上到下,都啃过一遍

,也没证据呀,那我岂不是很安全了?

  『档号是查到了,不过要进库房找,今天我们这里,其他几个人有事没来,我

自己不好找啊!妳明天再来吧,好不好?』靠,安全了那还犹豫什么,想着等下,

至少能在她丰满的身躯上,拿捏搔弄,下面的兄弟,有点遭不住了,要淡定啊!

  『哎呀,兄弟。帮下忙吧,我这边确实要得很急啊!要不,我跟你进去找,你

教我怎么找!』同志都变兄弟了,她急得有点脸红,好想上去咬一口。等的就是妳

这句,『我们都进去了,这里怎么办?有人进来都不知道。』『要不把外面办公室

的门关了吧,现在都快5点半了,应该没人来了哦。』

  Sweetheart!『砰!』门关上了。『进来啊,我是完全违规操作了

哦,本来当事人是绝对不能进到这里面来的,我是看妳确实很着急啊,还有,我觉

得一看到你就很舒服,就像看到老朋友一样,不然,肯定让妳明天再来了。』

  既然门都关了,就要放开点啰,『谢谢、谢谢!我也是一看你,就是好人,好

说话,仅说好话,我都是老太婆了,还看起舒服哦?』『我最不喜欢妳这种妄自菲

薄的人了,什么老不老的嘛,妳看起才30岁而已,女人30一朵花,妳还要过分

点,本来就是一朵花了,还打扮得这么勾人,我跟妳说,我们这里的犯罪率,由于

妳上升了1个百分点,妳应该去公安局自首啊。』脸红了,不知道她是高兴,还是

什么?

  进到库房,我带她来到存放03年档案的密集架前,把密集架摇个半开,这样

的宽度,两个人刚好可以面对面的进去。『这个架子有点问题了,只能打这么开,

有点挤,我们进去找,档案号是2333,你找这边,我找对面的。』说完,我就

先进去了。

  其实,所有的档案都编好了号了,我怎么会找不到呢?我直接就走到2333

那一列的对面,开始装作找起来,她倒是老老实实,从最外面开始找,站着还没什

么,当她蹲下来,看下面几排的时候,我的眼睛就像被钉子钉在她翘臀上了一样,

本来就丰满的屁屁,被裙子一包,冲过去掀翻她、操死她,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没等我实施,她找得到挺快,已经找到我身后了。

  怎么说呢?我的肩胛骨,顶着她的肩膀,我们的屁股轻微挤压着。瞬间,我兄

弟被裤子束缚痛了,不过我还在等待,等待时机。『哎呀,找到了,在这里,但是

太高了,我搆不到。』

  就像运动员听到枪声,我立刻转过身来,完全不给她让开的时间,肉棒隔着我

的裤子、她的裙子,深深陷进她柔软的屁股里,我双手从她身体两侧往上移,装作

去拿的样子,放到她头上一排的密集架上。

  我的头稍微越过她的左肩,朝她左耳边说:『妳好厉害啊,找这个比我强。』

她的屁股感觉到我的坚硬,我感到她身体一颤,她头往右稍微偏了一下,转过来斜

对着我,『还是你人好,给我这个机会。』『我其实是看人的,换个人肯定不行,

一眼看对的人才可以。』

  我们竟然保持这种淫蕩的姿势,讲了几句话,我觉得这要是都拿不下来,也就

不要当男人了。『你们男人都是说得好听。』我的手已经放下来,扶着她的肩膀了

,看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其它我不知道,妳~~是真的很美!』说完,我的头

缓缓的、坚定的向她靠过去。

  她没有让开,在要靠拢的时候,她闭上了双眼,我的嘴吻了上去,轻柔的吻着

她的嘴唇,我并没有突破,这不是要先润滑一下嘛,右手从她右肩抚摸到她的脖子

,然后在她头后固定住,左手则放下去,从她白色小西装外套下面伸进去,隔着紧

身毛衣抱住了她的小腹,少妇的小肚子啊,我的左手在上面打着转,一种柔软腻人

的感觉,从手上传来。

  竟然是她先突破,她的舌头,在我还没叩门的时候,主动出击,还有什么说的

呢,立马含住吸进我的嘴里,右手也不再固定她的头了,直接移下来,伸到她背后

的小西装里,不过没有停,直接从她紧身的毛衣下沿进去,摸到了她光滑细腻的后

背,没给她反应时间,左手同时进入配合,直接解开了她的胸罩。

  没有把它脱掉,双手到了前面,十指一捏,不算很大,刚好一手一个,软软的

,指缝之间感受到了两颗不大不小的樱桃,她稍微挣扎了一下,我左手抓住她右乳

继续揉捏。右手往下探,越过了柔软的腹部,直接插到内裤里,本来还想挑逗一下

小豆豆的,结果手一下去,满手湿漉漉的。

  我离开她的嘴,她脸色绯红,我们对望了一下,没有说话,无话可说,我直接

把她的裙子掀到腰部,抓着她的黑色裤袜,连同内裤一起拉到膝盖处,让她把手搭

在密集架上,然后两下把自己的长裤、内裤也褪到膝盖那里,肉棒终于没有了束缚

,直接弹出来,打到了她的外阴唇,肉棒的上面都沾满了她的水。

  我稍微蹲下了一点,左手提着她的腰,右手扶着肉棒龟头,在她小穴门口,来

回划了几下,轻轻往上一顶,就进入了一个温热的包围之中。由于密集架非常窄,

没有空间让我温柔的来回动,也没有必要温柔了,下面都发洪水了,我两手抓着她

的腰,用力往前一冲,整个肉棒全都进去了,虽然,她的阴道有点点抵抗,总的说

来不是很紧,但是很舒服。『嗯!』她总算发出了一声,腻人啊!空间有限,我只

能做短途冲刺。

  但是也由于这样,每次都到底,到底后用力的转,好像想把身体都冲进去一样

,大概是环境关係,我们都感觉到很压抑,心里反而有种说不清楚的冲动,没弄几

下,她已经浑身发抖,我很奇怪,她都这样了,还没声。『舒服吗?』『嗯。』『

舒服就叫出来。』『办..公室..有..人..』『哈哈,这里妳叫翻天都没人

来的,我把妳强姦了,妳随便叫我都不怕。』似乎是强姦这个词,和她了解到了库

房是个密室的缘故。

  她浑身乱抖了几下,『啊..』总算叫出来了,我从她的阴道里面出来,把她

有点瘫软的身体盘过来,一手揉搓她的乳房,一手从她屁股后面伸进去,包着她的

阴部揉搓,『我要把妳搬出去强奸了。』我对她做恶狠狠状,咬牙切齿的说,说完

我直接把她抱起来,往密集架外走去,刚走出来到了空旷的地方,直接把她放在地

毯上,也没有其它动作,把她腿一分,肉棒直挺挺的一插到底。

  『啊..啊..』我像疯牛一样,大力的做着单调的动作,把她身体,撞得一

上一下,『我强姦妳!』『啊..不要..啊..强姦..』我们两个的声音越来

越大,动作越来越快,都肆无忌惮了,最后在她高亢的叫声和大力撞击的啪声中,

双双停止了动作,我直接射在了里面,我想对于一个成熟透了的女人来说,她会有

很多方法处理的,而且这才开始,不能够乱射,接下来不好办啊!

  她还躺在地上喘气,我起来把库房的空调,换气什么的都打开,关上了库房大

门,『要干什么?』『幼稚的问题,来吧,把衣服都脱了。』一个下午,哦,不,

应该说持续到晚上了,整个库房里,到处留下了我们拚死搏斗的痕迹。

  让她跪在地毯上,给我用口添,从她后面进去,在空的密集架里,让她上半身

钻进去,屁股翘着露在外面被我干等等,除了我觉得没法弄乾净,没有干到她的屁

眼外,她的小穴、嘴、身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我的子子孙孙。

  以后?当然,以后我再没有孤独的时候了,还有她的二妹,这个有点远,很精

彩的啦。下次再续吧!第一次写,有错别字、排版、标点不对什么的,请大家多多

包涵啦!写的事情嘛,前半段是真的哦,后面嘛,这个主题叫意淫,大家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