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操别人的女友,让他哭去吧

操别人的女友,让他哭去吧

有天下班,记不清哪天了,反正那天天不是太晴,走过大厅时看见她那房间

的门,门关着,我不知道为什么突发奇想的轻轻推了它下,是锁着的,里面没人,

接下来又突发奇想的停下脚步,把自己门的钥匙塞到她的锁孔里,学着鸡巴插B

的动作就这么来回的抽动。钥匙是我的鸡巴,那锁眼就是她的B,这么做着这么

左手抚摸着下身涨起的鸡巴,很有感觉,这种变态的动作,我变态了吧。

  别人眼中的我是个木讷的粗矮的男人,肩膀天然的搭侬着,是个老实人。可

我有变态的想法,我有着各种各样凌辱别人女友的想法,也有让别人凌辱我喜欢

的女人的想法,这个叫什么,有人叫NTR,或凌辱女友类的,或是日本的寝取,

总之是那些A片看多了。

  也有许多人看过许多A片,也很正常,那么我是压抑了太久,是医学中的性

压抑。

  锁眼和钥匙摩擦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我越来越兴奋了,不仅插而且还要左

右的扭,这样更刺激一点。

  突然手有了一种举重若轻的感觉,钥匙深深地向左边的旋下去,咯吱的门锁

开了。

  我一惊。楞。

  有种做了贼的感觉,可我并不想马上走开。精神抖擞了很多,四周空气变得

很薄。

  自己的钥匙也可以开别人的门?天下大同了吗?

  之后我有了一种更大胆的想法,进门去。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被

她撞见了怎么办,我脑子里只有一种想法,进她的屋,躺在她的床上打飞机,把

精液射到她的枕斤上,想着

  我就有些激动了。

  我进了门里,把门缓缓地扣上,我不明白我此时的心情,只觉得肉跟着心脏

怦怦的跳。我静静地站在门边听着外面的动静,虽然知道多此一举,她不定在什

么时候回来,可我还是那么

  听了一会。门外很静,没人。

  回过头看见床上的布小熊靠在床头,而床头旁边是鞋架,上面有各式各样的

鞋子,拿起一双高跟的长筒靴仔细的看着,我还从来没有这么样近距离的仔细的

看过女人的鞋子。我并没有

  立刻的倒在她的床上,而是来到了立柜边,慢慢的打开它,生怕发出太大的

声响。里面挂着各式各样的衣服,还有淡淡的香气,和我上次来闻到的不太一样,

是种杏花夹杂着木屑的香气,很香。旁边有几格抽屉,我打开最上面的一格,里

面放着是整整齐齐的一团团的小布朵,红的,粉的,淡蓝的都有,我夹起抖开一

团,原来是内裤。心跳的有些陡了,我忍不住的放在鼻子前闻

  一闻,很亲切,盖在脸上,布料抚着脸皮,很舒服啊。手捧着它,舌头添上

去,添在花心处,让她以后穿的时候小穴会沾上我的吐沫,好似我时时刻刻舔着

她。

  放回去,别弄乱了被她发现了。打开下面的抽屉,是些袜子,棉的居多,但

有丝袜,也放的叠的整整齐齐。我拿起一团黑色的丝袜子,把它抖开,原本以为

丝袜很刮皮肤,看来并不是

  真的,很柔滑。我学着原样叠好放回去,接着抖开其他的丝袜,找到一条有

大网格的,我幻想着她穿着它时的模样,想着那双细腻修长的双腿穿着这里各种

袜子贴着我的鸡巴时的情景,我不

  免有些受不住了,脱掉裤子,露出老二来,放一团丝袜在上面,用手一起揉

起来。

  哇,太爽了。

  不能射呀,还没玩够了。踱步来到床边,躺下,这床可真柔,垫被铺了许多,

毯子也茸茸的。就这么舒爽的躺着,闭上眼睛想那个女孩曼妙的身材,鸡巴紧握

着,套着丝袜来回的搓弄。这么玩真是特别的刺激。

  虽然好几次想射了都被我忍了回去,我要让这种感觉更持久一点。干打飞机

一会也没意思了,光幻想着那女孩,又看不见,该在她屋里找个相片什么的。我

停了,提好裤子,走到那张

  电脑桌旁,桌上看看找找,除了一个笔筒,鼠标,垫子外,其它零零碎碎的

小饰件没有特别的东西。我又开了底下的抽屉,还好没锁。在里面翻了翻,就只

有一些盘子和硬币什么的。现在底下的老二空落落的,急切的希望有东西去抚弄

它。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有些急躁了,桌子边的几本书,我随手拨拉了几下,

本也没想找到什么,可有本红色的本子引入眼帘,上面有英文的字「Diary".

难道是那女孩的日记本,心里高兴伴随着激动,我翻开了它。第一页就密密麻麻

的写了许多,我没有多少心情去看它,又随手向后翻去,意外收获,三张照片夹

着纸页中。我拿起来,是她和他男朋友的合影,那个男的和大头贴上是一个人,

我认出了他。两个人甜蜜的靠在一起,背后是东方明珠塔和高楼大厦。另外一张

还是这个场景,却是她的单影,她嘟着小嘴,摆出一副乖乖女的摸样。第三张是

她男朋友的单影,我没兴趣。

  回到床上,把裤子脱到底露出鸡巴,然后拿着她的单影相片在龟头上戳着,

用鸡巴顶着她的脸,划过她的身子顶他的三角区,这种感觉太美妙了,从来不曾

有过。就这样的忘乎所以,

  又套上那丝袜,尽情的享受这变态后的狂欢。

  门外三两声,似有人来,是笑是语,一男一女。

  我大惊失色,浑身的血液与肌肉凝固成一块,天啦,她回来了,我在她房间

里,是个贼。我似乎看到当她打开门看到一个光着下身男人的时候是大叫,或是

惊呆,或是……,怎么办?

  这是我目前活过的年头里最慌神的一刻,也只有在这种异乎寻常的紧张中,

我仅仅用了0。1秒钟就做出了躲起来的决定。躲哪里,衣橱,不行,太窄了,

门后面,昏招,阳台后面,来不及了。

  我一抓手,被单,对,床底下。

  说时迟,那时快,闪到了床底下,一只手里抓着掉落的裤子,一只手里抓着

黑色的丝袜和相片,狼狈的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大气都不敢喘。

  我不知道能不能躲过去,只能听天由命。抓到后我不会坐牢吧?

  惊魂暂定后发现原来门还没开,只听见门口咯吱的钥匙开门声,一会门开了,

随着话声进来一个女的。

  「门锁怎么这么难开啊,以前不这样啊。」

  「过几天我们换个地方,你看你这地方小的。」是个男人的声音。接着在我

几乎贴着地面的目光中,移过来了四只腿,前面是长筒靴子,后面的是皮鞋。紧

接着床上有一声响,好像是包什么的砸出的声音。

  现在我只能看见脚,但能真真切切的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再想房间里我没有

翻乱什么,也就是电脑桌上乱了,应该看不出来有人来过。

  一会儿两个人脱了鞋子,床沉了一下。果真上了床,那男的一定插过这女孩

的小穴,听他们现在亲热的他话,就知道他们的关系已经发展到某些阶段了。

  「来,亲一个。」

  「嗯……,不要嘛。」

  「昨天都不让我弄,今天一定要给我弄。」

  「不可以在这啦,晚上去你那吧,我拿些东西然后去你那。」

  「就在这里吧,我现在有感觉了,我就要在这里干你。」那男的死乞白赖的,

看来我今天有戏看了,哦,不对,是听。

  这女的果真是个浪女,听她那娇滴滴的语言全然不像前几天我听到的,现在

听她撒娇的说话,骨头先酥了一半。

  不一会儿,地上都是衣服了,内衣奶罩的都丢下来。奶子看来是亲上了,那

女孩的不住的呻吟着,好着迷啊,真希望现在床上的那个人是我。奶罩在我伸手

够得着的地方,我压低气息,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伸出手去勾住一角,然后慢慢的

拖过来。天,紧张死了。

  同时紧张的还有我的鸡巴,它老大的杵在地上,我把那奶罩垫在鸡巴下面不

住的捏起来。那女孩似乎是压抑着声音,不想叫出来。她可能是顾及这房间里还

有其他人住着吧,所以不能尽情的放纵。

  床上进入主题了,因为床不住的摇动起来,而那女孩压抑的呻吟似乎大了点,

虽然还是压抑着。现在那男人的屌一定深深地插在女孩的B里,让她麻了吧。我

真想探出头去看个究竟,可实在是没有那样的勇气。

  约莫片刻,半根烟的功夫,啪啦啪啦的响起来,是肉打肉的声音,床摇晃的

更厉害了,在那最猛烈的一阵摇晃后,一切都平静下来。

  什么,那男的,完了?我他妈的才开始了。

  没办法,我不舍的拿过奶罩,把它偷偷地扔了出去,扔的不太远,能让她找

到就行。

  那男的是干爽了,两个人呆在床上足足两个多钟头,睡着了?我操,害的老

子趴在这冰凉凉的床底下,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兴致。

  后面我是乘着空儿溜出去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凳子上,两腿感觉只

有一个字,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