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民工悍匪之凌辱贾静雯》(21章全本

《民工悍匪之凌辱贾静雯》(21章全本)

PS:看了看,在四合院只发过一章,可这部拙作小弟已经完结了。

所以,在这里小弟也作一个合集吧,喜欢的朋友就留个脚印,谢谢!

            《民工悍匪之凌辱贾静雯》

  PS:先说明一下,我是这届YY大赛的评委,我是无权发文参赛的,可是这YY

明星的大赛实在是太诱人了,况且这里有太多的素材可挑选,于是我耐不住诱惑

就也来一次YY明星拙文。

  此文也借助了一些《疯狂赛区车》里的情节与对白,其目的就是为了取悦众

狼,即可得到色瘾也能开怀大笑,这就是此文的主题!

              第一章 大小贼人

  上海某星级酒店内,人头涌涌,星光灿烂!

  这里将举办一个明星发布会,就是现在绯红传遍两岸的贾静雯离婚事件。

  「贾静雯小姐,你好,我是XX娱乐周刑记者,我问的是你确定要跟你丈夫离

婚吗?」一个记者问道。

  「是的」

  「那请问你认为你的胜算是多少呢?」

  「暂时无可奉告,嗯,到时你们会知道的。」

  「贾静雯小姐,你好,我是香港的XX周刑记者,我想问你跟你丈夫离婚后,

你能分多少资产呢?记得在上海你有一些物业,这些也要跟你丈夫平分吗?」

  「在上海我没有什么物业,我只是在这里租住而而已。」

  「贾静雯小姐,你好,我是香港的XX报记者,我想问现在在业界传得纷纷响

的那个传闻是真的吗?」

  「记者同志,我想问你,你所指的传闻是什么,请说清楚。」贾静雯平静的

问着刚才提问的记者。

  「就是近期传得纷纷扬扬400 万元请吃饭事件……」记者还没有把后面的话

说完就被激怒的贾静雯打断。

    「你说什么!你说什么!什么400 万元请吃饭,这根本就没有的事,纯属污

蔑,这是污蔑!」

  「贾小姐,你别急动,我只是……」记者同志话还没有说完,又被怒形于色

的贾静雯打断:「我怎么激动了?我怎么激动了?这明明是污蔑的事,纯没有的

事!我要告你!」

  在她身旁坐的助理小叶轻轻的推了推她的颤栗的蛮腰细细的说:「贾小姐,

你别急呀,有很多记者在看呢?」这时她的经纪人也附在她的耳朵边上说:「静

雯,你别激动,你这样子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得平静一些,别让小人鉆了空子

。」经纪人一说完,贾静雯这才猛然一惊:「是呀,我怎么这样沉不住气?得稳

住……贾静雯呀贾静雯,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了?惊弓之鸟?别人家一

说就这么激动呀,给人家看到还以为有什么事发生呢?我得静下来……别激动别

着急……」

  想过一下之后,贾静雯这才平静的表情看着还处在惊惶失措的记者说:「记

者同志,刚才是我不对,不应该发脾气。可是如果是你听到这样一个污蔑性的传

闻,你是什么样的心情,是什么样的态度?所以,我想请你原谅我刚才的沖动。

还请多多包涵。」贾静雯一脸的诚恳,一脸的认真,很受委屈的表情,让在场的

记者们都为之动容。

  女性都是弱者!让在场所有的记者同志都以自己的委屈而动容。让他(她)

们心里已是默认我为受害者,这样我才搏得更多的同情分,这样官司打起来也会

顺利一些,这样钱也自然的好分一些。看见了吧,我演戏的本事还是没有落后嘛,

这不,把在场的所有记者都哄了过去,这是谁?这是谁的本事,是我,贾静雯!

贾静雯在心里狂叹,心花怒放的说。

    「这事,还请记者同志你自己去查实一下,看一看是谁乱发这些污蔑的信息

。我们保留伸诉的权力,不排除走司法程序,谢谢。各位,还有什么事要问贾静

雯小姐的吗,请抓时间了,发布会将在十五分钟后结束……」经纪人也合事宜的

说了一些官道话。

  随后经纪人又在贾静雯的耳朵边上细细了一些话,说得贾静雯一连的点头示

意。

  刚才还是议论纷纷的场合顿时安静了下来,记者同志们都在忙着手上的文档,

发问一些自己报社需要的资料。一场不大却是很吸引人的发布会就这样结束了,

发布会最大的受益就是女主角贾静雯,她让在场的每一位记者都不约而同的泛起

了一丝同情心。对于现在负面比较重的她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在河里抓到救命道

草一样,官司的天平好像向贾静雯倾倒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冷笑在贾静雯那淡

妆下产生,就好像官司就像打赢了那样,除了上天没有人能把她怎么样般的轻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酒店的十字路口处,有两个身穿老式军装的乡巴佬,一个年纪约在42岁,

上身穿着老式军装外套,下身穿着一条浅蓝色粗布裤子,头戴着一个陈旧的太阳

帽,脚穿着一双满是污坭的大头皮鞋,吊着一支没有过滤嘴的香烟,半瞇着眼睛

看着路上的行人。而他旁边的是一位比他年轻一些的男人,年纪大概在20几岁左

右,也是穿着一件旧式军服,穿着一双满是灰尘的半旧皮鞋,站在年纪略大的男

人后面,也是向着人来人往的十字路口望去。

  他们的这身行头就像一对龌龊的乡巴佬,在这样的一个水泥森林里,没有人

会多看他们几眼,甚至没有人会愿意看到这样的人,怕会影响到自己的心情。

  「哥,咱们在这里看啥?」年纪轻些的男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揉着起眼屎

的双眼问道。

  「你……」年长的男人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心里想:这人长得啥脑呀,上

午不是跟他说得很清楚了吗?瞄準行人就劫一剽走人,回家取媳妇。才站了三个

多小时就给太阳晒糊了?这么怎么能干大事呀?白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后,又继续

盯着十字路口的行人。

  「哥,你说呀,为啥在这里盯人家呀?」

  「这里人多呀,又是马路上,抢了就走,谁捉得住你呀……这里安全。」

  「哥,你搜钱,我捉人,是这样吗?」

  「是!都说了三十回了,你没有记住?」

  「不是,我想再确认一次,免得到时出错……」

  「你,真的是……」

  「哥,等一下我是用手掐他脖子,还是先捅他一刀子?」

  「笨!当然是掐他脖子啦,你千万别动刀子呀,杀人是要判死刑的。」

  「那他要是喊,我怎么办?」

  「你不懂用一只手捂他嘴巴另一只手掐他脖子吗?」

  「哥,那他如果反抗,他掐我脖子怎么办?」

  「你……行了,到时听我的……」

  「哥,现在最好说清楚,到时出错了就完了……」

  「你,我都不是说了好几回了,你又忘了?」

  「我没有忘,我只是想再确认一遍,免得忙中出错就不好了。」

  「你,你到时听我安排的,知道了没有?」

  「嗯,要得……」

  「哥……」年经轻的男人正开口说,就被年长的男人打断了。

  「你还有完没完?」回头瞪了一眼身后的男人,有些暴戾恣睢的着着他。

  「不是,哥,我想说……」

  「你还想说啥!?」

  「我是说,哥,你可……知这些行人身上有没有钱呀?」

  「就你有钱?这里是大城市,问了人说这里是商业中心街,在这里上班的人

当然都是有钱人哩,不抢他们的难道去抢那些市场卖菜的老太婆?」

  「可是这里人太多了,抢东西的话,那帮人一叫,到时我们就不一定能跑得

掉呀。」

  「这……」年纪大的男人顿时一震:是呀,这里人是多,瞄準的机会也是多,

加上这里的是商业街有钱的人也是多,可是这里的人也多呀,到时他们一喊,我

们不是也跑不掉吗?这样一样,什么也没有做成就坐牢,太不值了!那怎么办…

  「哥,要不我们去小区吧,那里也是有钱人住的,而且来住的行人没有这么

多,只要我们瞄準了去抢一家的钱,相信不会有人发现,就算发现了,我们也早

就跑远了,是吧?」

  「咦……你怎么不早就说呢,笨!」转身就在男人后脑上刮了一下,瞪着眼

看着身后的男人说。心里想:这办法好,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难道他比我不聪

明?不可能的,聪明的话就不会跟我混了。

  一个转念就让这里少发生一件刑事案件!不知是可幸还是幸,总之,一场无

声的战火就要拉开序幕!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海某个高档住宅小区外,有两个身穿军装龌龊的乡巴佬,他们在小区边

件破烂也没有收到。问他们是不是收破烂,你可以认真的观察便知道,他们不是

什么收破烂的人,因为他们的眼睛总是盯着大门口出入的人流,四只眼闭着小小

的,像是要望穿出入口人里的口袋,寻找口袋里装着些什么,人民币?还是金银

手饰?不知道,可能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

  「哥,有目标了没有?」

  「还在观察,还在观察……」听到身后的男人问道,为了表示自己的才智,

只能回答这个词语。

    「哥,你二天前就这么说,现在也是这么说?」

  「你,这是战略,你懂吗?不好好的作观察,你怎么知道从哪里下手呀?」

  「战略?」

  「你不懂的。小民呀,你得跟哥学一学,做事不能急,要认真的想一想……」

  「可是哥,我们都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喝水的钱都没有了。」

这位被叫小民的青年满是忧心的看着被叫哥的男人,希望他会有好的办法。

  「这么快没有钱了?出来时不是带了三百元吗?」

  「早就吃完了,现在的钱都是俺以前的打工钱……」

  「啥?你还有小金库?到时你取了我妹后,这小金库得撤消,知道吗?」

  「知道了,哥,俺对你妹可是真心的,以后有多少钱都一分不存的给她……」

  「行了,别在我面前说得比唱得好听,等你有钱了再说,没钱,我可不会把

我妹嫁给你的哦。」

  「知道了,你没有钱也不是取不到我姐吗?」

  「你!好了,别说了,现在还剩下多少钱呀?」

  「只有十一元了……」小民从裤袋里取出了仅有的十一元放在手心上给他看。

  「知道了,收起来吧……」

  「那哥,今晚我们是不是只喝水呀?」

  「哼哧,那就喝水吧,反正我也站得口渴了,喝水也不错……」

  「哥,你口渴,可俺不口渴,刚好我买了面包与纯凈水,你喝水吧……」说

着就递给叫哥的男人一瓶水,自己就吃起面包来。

  「你这小子……回去看我怎么跟妹说,要她防着你……」男接过水大嘴裂裂

的说。

    「哥……给……」听到回去要自家的女人制自己,小民马上讨好的递上一小

块面包。

  「嗯,回去跟妹好好的说,她找的男人不错……」

  「谢谢哥哥……」

  「嗯,吃吧……别呛着,小心点吃,小孩真的是饿坏了……」看着狼吞虎咽

的準妹夫,自己也有些心酸了起来:这妹夫跟了自己没有吃上一顿好饭不说,跟

自己在外做民工,还被工头骗了年终的工钱,害得原本明年要回家取媳妇的钱都

没有了,不得已,才冒想出来做一票,有钱回家过年取媳妇。可恶的包工头,害

得我们现在连面包都吃不饱,如果给我找到他,我,我杀他的心都有!

  「嗯,哥,你找到目标了?」一边啃着面包,一边问着正喝水的準姐夫。

  「目标还没有,不过理发财的大计已是近了一步……」

  「目标还没有,那发财有啥会近一步呢?」

  「你,你站在这里都三天了,就没有观察些什么来?」

  「观察什么?这里人来人往的,根本就无法盯住一个人……」

  「你!」说着在这準妹夫的后脑壳上刮了一下,随后指了指小区进入门说:

「看到了没有?」

  「啥?大门有啥好看的……」

  「笨!除了大门呢……」

  「保安……还有花草……」话还没有说完又挨了一记后脑稍。

  「你看花草干嘛?」

  「那……那大门除了保安就是花花草草呀,哦,对了还有几棵树……咦,好

像是俺家里的木棉树……长得……」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準姐夫那怒目吓

得吞了回去。

  「我真想抽你……」

  「哥,俺说错了什么?」小民看了看準姐夫,有些小心翼翼的问。

  「你,你没有说错,唉,我真为我妹的后半身担忧呀……」

  「哥,你什么意思呀,我不会欺负秀莲的,我会好好的爱她的……」

  「好了,你爱不爱她,我不想管了,鬼叫我妹啥会看上你这号人……」

  「哥,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啥叫我这号人,我这号人傻吗?我笨吗?小

看了我不是……你信不信,我这就过去把那保安给捧了……」说着就磨拳搓掌的

样子。

  「得了,知道你能!这三天,你除了看那花呀、草呀、树呀,就没有看出什

么来?」

  「这有什么呀,这大门又不是一天一个样,能看出什么来?」小民一脸的无

辜样,心里就直纳闷:这大门有啥问题?不都是石头做的吗?难不成它还会变形

子不成?老问我那大门有什么,大门就大门的样,还能看出什么来,真是的,老

是这么难为人,哦,对了,有些大门是红木做的,难道他要我回答是木头做的,

可是不像哪,那个大门好像是石头做的,哦,他猜不出来,想让我先猜,呵呵,

好,让他见识见识一下我的眼力,别老说我笨。想到里小民一阵高兴,终于可以

在準姐夫面前吐口气了。

  「哥,那大门是用木……」话还没有说完,又遭到準姐夫的一记白眼,后面

的话硬生生的吞进肚子里。

  「你就是猪脑瓜子!……三天啥都没观察就观察大门是用啥做的?也不想一

想,我们这次是干啥来的……」这位準姐夫对这个準妹夫如此低能真的无可救药

了,真的好想抽他一顿,可是现在又是非常时刻,队伍本来就不壮大,现在只能

是和气生财,所以这些干气只能活生生的咽下喉咙,烂在肚子里。

  「我们……我们是来瞧準人了,就干一票回家取媳妇的……」

  「那你只观察大门和树干嘛,没有看到保安的变化吗?」

  「还不是那样……」

  「哪样?」这位準姐夫一声喝响吓了小民一跳。

  「就是……就是……两班倒呀……」看到準姐夫又要刮自个的脑袋瓜子,忙

里无意识的说了出来。

  「嗯,算你这三天没有白忙活……」

  「这……」小民也不知是乐还是愁,这只是他一时急中说出来的,不知是自

己聪明还是运气好。

  「看到了没有?这大门的保安,都是一天两班倒,其中有一分钟的无人职守

交班,到时我们就从这里进去,到时再找合适发财的业主。」

  「哦……原来是这样呀,我还以为大门有什么呢。」小民听后小声的自言自

语说。

    「你说什么?」似乎听到身后有声音,準姐夫的耳朵好灵。

    「没,没有什么……」

  「那你又知不知道他们几时交班呀?」準姐夫依然盯着大门口的保安室问。

  「我……我不知道……」关键时刻,不能说谎,小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就知道你没有认真观察,以后学着点……」为了显示自己作为人家姐夫的,

必有一套机智才干,不然你为啥只做人家的妹夫,为了显示自己的优点,準姐夫

就开始在这个準妹夫面前说教:「以后要眼观四方,耳听八方,还要用鼻子……

哦,不,还要多观察四周的变化,这样对未知变数都能第一时间抓握和控制。记

住,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是我,你得无条件的服从领导安排,知道吗?你想取我妹,

就得听我的,不然没有钱,鬼才会嫁给你穷光蛋,知道吗?」二重责任,小民只

能服从再服从,毕竟你还要取人家的妹妹为妻呢。

  「知道了,哥……」

  「得说首长!!」

  「是!首长!」

  「好,今晚行动,代号:发财!」

  「哥,这发财读得有些……」

  「啥了?首长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你想军法处置?」对着这个準妹夫,

真的是又恨又无可耐何,只能干完这票之后就分道扬镖。

    「是!」对着这个準姐夫,小民有些说不出的害怕,夹着一层妹夫的关系吧

,还有,就是他的智商确实比自己强,不得不服的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