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这一切的元凶

这一切的元凶

 「妈,有您的包裹!」儿子小军喊了一嗓子,惊醒了还在昏昏沉沉的沈玲,包裹不大,就是个鞋盒差不多的样子,但蹊跷的是,没有地址,只是用黑色塑料包裹着,上面贴着白纸,写着沈玲收!「妈,谁给您邮的啊?怎么连地址都没有?

  我刚回来看见就放在门口了,邮递员没敲门?」小军的话给沈玲提了个醒,本来正要打开包裹,又停了手,对儿子撂了句:「以前一个同学,估计叫门我没听见,快去写作业吧。」说完,沈玲急匆匆的回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锁好门,沈玲双手颤抖着打开包裹,她总有种不祥的感觉,这里的东西,不一定是好东西,可自己必须打开……撕开包裹,打开盒子,里面是两个大小差不多的纸盒!简直是存心折磨自己!

  沈玲先打开一个纸盒,盒子轻飘飘的,打开是白色蕾丝内衣。当她将内衣展开后,顿时脸上一热,小小的纸盒,居然装了包括,内衣,内裤,丝袜,一套情趣内衣!

  用的是薄的不能再薄的丝纱,内衣是几乎透明的白纱,周围镶嵌了一圈蕾丝,勉强将她那一对圆滚滚的奶子下半部罩住,如果不是那条细细的白丝带挂到劲后,肯定会掉下来。内裤更是怪异,几乎透明的白纱什么都遮不住,在两腿间,镶嵌了一条白色蕾丝,猛一看还能遮住一些私密。可仔细看,蕾丝居然是分成两半的,内裤腰胯位置垂下一圈白纱,长度正好超过私处,可也是分成两半的,只要步子迈大,里面春光肯定外漏。丝袜情况也差不多,贴肉的白纱,几乎让人看不出来,一直到大腿,由两根细绳和内裤相连,这要是掉下来,不把内裤也带下来?

  沈玲只觉得自己心都要跳出来了,她又打开另一个盒子,这个盒子明显重许多。

  里面竟然是一个半新的手机,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下面有几张照片,分明是自己那一晚被强奸后的照片啊!

  「这是给你的礼物,只穿我给你的礼物,穿上高跟鞋,然后找你儿子。如果他不在家,可以到门厅等着,如果他在家,就让他出去玩,你要当着他面,背对他,弯腰捡东西!必须照我说的做,不然我把你的这些照片到你们家周围去扔!

  做好后,给我打电话,手机里有我电话!只等你到五点!今天你休息,我就在你家附近观察,别想耍我!」看了明信片上的话,沈玲如坠冰窖,眼泪又流了下来……儿子就在家,就在另一个房间写作业,可自己穿上这身——自己不确定是否能称为衣服的衣服,儿子以后会怎么看自己?没脸做人了……沈玲再次想到了死,可自己一了百了,自己的家人怎么办?人言可畏,死人不怕,但活着的人呢?沈玲陷入了焦虑。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可怎么总觉得时间过得这么快?眼看已经过了四点四十,沈玲坐立不宁,她在屋里来回转着圈,「怎么样也不成,自己决不能这样去见儿子,更不能当着他面,向他撅着屁股捡东西……」下意识的,她抓紧了身旁椅子靠背,「嗯?」椅子背上搭着一条浴巾……一个念头从她脑海里飞快闪过,「对,洗澡!」沈玲脑子转得前所未有的快,将情形大致想了一遍,她一咬牙,长吁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反正是自己儿子,看见就看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欺欺人的安慰着自己,她迅速脱光自己的衣服。站在落地镜前,沈玲难得的仔细端详起镜子中的自己,皮肤还是那么白皙,相貌变化也不大,自己觉得自己相貌还是出众的!只可惜,眼角的细碎鱼尾纹,让自己明白,岁月还是给自己留下烙印了!自己的奶子比年轻时要大上一圈,除了丈夫多年的爱抚,可能就是儿子吃奶时玩命用力造成的吧?当然,稍稍有些下垂,可沈玲自信,比那些同龄人,自己的奶子绝对够坚挺!自己的胯部明显比以前要宽许多,侧过身体,屁股也明显要肥大许多,下垂的比较明显了……忽然,下面私处一凉,沈玲一个激灵从思绪中醒来,别自爱自怜了,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羞答答的穿上从未穿过的情趣内衣,再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沈玲浑身发热,脸更是烧得如红布一样……自己竟然穿上了这么丢人的衣服,以前跟丈夫看外国片子里那些女人,穿的差不多也就是这样的内衣,丈夫眼睛看得发直,自己当时还说那些女演员不要脸呢,现在自己却也穿上了!那些外国女人奶子大屁股大的,自己比她们也不差,就是……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龌龊事情?

  离五点越来越近,沈玲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镇静一点,可根本不可能完全冷静!她裹着浴巾,手里拿着香皂,出了房间。先尽量重的脚步,走到浴室门口,转而又回过头,对儿子房间喊道:「小军,小军?你在房里吗?」小军一边应声:「我在!」一边打开门……戏剧性的一幕出现,儿子开门的一霎那,沈玲向后下意识的退了一步,缠在腰间的浴巾没有缠紧,竟脱落下来!「哎呦,刚才以为你出去了,听你房里好像有声音,就问一下。」沈玲说话时很自然,根本「没在意」儿子看自己的眼神的变化!小军心跳加速到极致,妈妈穿着雪白蕾丝内衣,真性感啊!胸前那对白花花的肉球,绝对够大,街上买的戗面馒头塞进去,也不过如此!往下看,小腹有了些许小肚腩,可在自己眼里,只更增加了性感,没有任何累赘!妈妈的腰不算纤细,可到了胯部,突然,线条向外一扩,只看正面,小军就敢断言,妈妈的屁股绝对够大,当然,他也确实「敢」断言,他有充足的把握!

  看儿子那色色的,恨不得扑上来的眼神,沈玲先是想骂,但随即又想到,自己穿成这样,不就是要儿子这样吗?尽管不是出自本心。不过,看来自己保养的还成,儿子这样的小伙子还对自己有欲望,证明自己还不老……「瞎看什么?我去洗澡,要是出去,别忘了关门!」沈玲转身弯腰捡浴巾,「呼!」本来肥大浑圆的屁股,更加盛气凌人的送向小军!「妈妈的屁股真大!

  要是这个姿势,肏着该多舒服?」小军不受控制的,伸手到短裤里,要掏出鸡巴。沈玲已经捡起浴巾,要站起身,小军吓了一跳,忙抽出手。沈玲松了口气,总算结束这尴尬的场面了,急忙跑向卫生间,可脚步有些慌乱,一下手里的香皂,浴液全掉到了地上…
「唉……」沈玲气得要掉眼泪了,忙弯腰捡东西,忽然她意识到,儿子就在身后,陌生人逼自己向儿子撅着屁股,捡一次东西,自己这次可以蹲下了。想到这儿,屁股往下一坐,打算蹲下捡香皂,「妈我帮您,哦呀……」也是凑巧,儿子看她东西掉地下了,就过来帮忙,弯腰的工夫,头正好伸到沈玲屁股后面。沈玲开始弯腰,自然没事,但一往下蹲,大屁股正好撞到儿子脑袋,好像她故意用屁股砸儿子似的,儿子没提防,当即摔倒。

  「哎呀,碍事吗?你别管了,我自己来吧!」心里有愧,沈玲也就没有想到,刚才自己屁股撞到的不是儿子后脑勺,而是儿子的脸!屁股下落,怎么会撞到儿子的脸?除非是……他的脸正好等到自己屁股后面!根本没有想这些,沈玲感觉自己浑身都在着火,抱起洗浴用品,逃似的进了浴室,关上门,靠在门上,闭着眼,大口喘着粗气……「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疯狂了,居然真的在儿子面前这样……」「咚咚咚!」「谁!」浴室门突然响起,沈玲正神魂不定中,吓得声音都变了,可随即想到,「除了儿子,还能有谁?」「是我,妈,我去找小龙玩,晚一点回来。」小军在外面回答,沈玲深吸一口气,「哦,知道了,别太晚,尽量早回吧。」小军应了一声,出去了,「嘭!」房门被撞上。沈玲打开喷头,不等水热,站到喷头下,任由凉水冲刷自己的身体,眼泪无声的流淌下来。

  依旧穿着性感内衣出了浴室,沈玲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空洞的看着房顶,「这样的事情怎么会落到自己头上?」「嗡……嗡……」手机震动传来,沈玲吓得打了个冷颤,拿起手机,颤抖着,打开屏幕。「很好,你儿子肯定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了吧?今晚,11:30以后,到小区东南角,放杂物的小房子,里面有你的『礼物』!」「去的时候,必须穿我给你的内衣,或者,你可以穿外套,但不许穿内裤!别耍花招!」「这内衣要是穿出去,让人看见,自己还活吗?11:30,应该也没什么人出来了,可如果碰到一个,自己就……」沈玲迷茫的想了半天,决定按照第二条的样子,在内衣外面加个外套,下面穿条裤子,不穿内裤,「至少还能见人!」找了半天,总算把衣服找好,一柜子的衣服,穿那件都觉得会让人看到里面的情景。「儿子怎么还不回来?」小军说去同学家,家里也有那同学家的电话,可沈玲几次摸电话,又都放了回去,心里总有些见不得人似的,不敢打,特别是不敢面对儿子!

  眼看已经过了十点,儿子还没回来,沈玲更加着急,以前儿子也曾经有半夜回来的时候,可今天,如果他不回来,自己怎么走?儿子问自己夜里去哪里了?

  自己该怎么回答?」自己可以说是去朋友家了!」沈玲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好说辞,她急忙收拾好衣服,就要出门。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厨房,随即她摇了摇头,想法太不切实际!她真想杀了那个陌生人,可杀人是死罪,而且,自己也未必杀的了对方一个大男人,那自己那些裸照不是要被撒的哪里都是?一想到大男人,沈玲没来由的,下面一热,那混蛋的东西好像确实挺大,比老公的大……沈玲急匆匆的溜出家门,一身白纱衬衣,下面是米黄色裤子,蹬上高跟鞋,在小区里溜达着。她没有直接去那小房子,这时候小区里人不多了,可如果人家看见自己去那小屋,不是麻烦?绕了两圈,居然没遇到乘凉的街坊,沈玲松了口气,运气还不错。「可这是运气好吗?」她心里无奈,也没办法,装作无事的来到小房子附近,树荫下。树下有几张石桌,还有不少石墩,平时有人在这里打牌,打麻将。沈玲观察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看见后,迅速起身,走到小房子前,房门上还挂着铁链,但锁头已经没了!她一边深呼吸,一边轻轻推开房门,屋子里黑洞洞的,别说没灯,就是有灯,她也不敢开。借着窗户缝隙照进来的光亮,沈玲看了一下屋里的情况。破椅子,破桌子,摞了一屋子,只在靠里面墙角有一张铁架子床!记得,以前小区的看门人,还是单位员工编制,当时那个老头是农村上来的,他儿子好像是因公殉职的,为了照顾他,单位给他安排了个职务,也是让他养老。除了门房,特意在角落又给他盖了两间小房,算是宿舍。老头住门房方便,小房就用来存东西,偶尔老家亲戚来,也有地方住。

  后来,老头实在不成了,想让侄子来接班,费了好大力气,走了许多门路,单位让他交房,让他侄子进入单位工作,老头回老家了,再来的看门人都是临时工,小房也就彻底成了库房。

  「那个『礼物』在哪儿?」里面一间关着门,沈玲也不敢推,逐渐适应了黑暗后,床上一个纸盒映入眼帘。凭直觉,沈玲知道,就是这盒子,那个混蛋是什么时候放进来的?没人看见他进来吗?打开盒子,东西不多,一个小手电,一个纸片,一个黑色应该是布片之类东西。打开手电,借着微光,看纸片,「我一直在等你,打开那黑色纱巾,放在床边,坐到椅子上,面朝里!不许回头!」不用说了,沈玲坐在靠近床边的一把显然是特意摆放的椅子上,面朝里,看着对面肮脏的墙壁,心悬到了嗓子眼儿!

  「咔……」门开了,光线照进来,但随即又关上,依旧是黑漆漆的。一个粗重呼吸到了沈玲背后,沈玲紧张得几乎要转头了!没等她转,一个黑乎乎的人影,抓起床上的那个布片,抖开,顺手套在她头上,是个丝袜!本来屋里就那么一点光线,又套上丝袜,沈玲看得更加模糊,这还不算,「咔」背后桌椅被移动,连那一点光线都几乎看不到了,屋子里彻底黑暗……「呼……」陌生人似乎也才放松,沈玲没来得及多想,被从后面一推,人趴到床边!「你别……」陌生人开始解她的裤子,沈玲不敢全力反抗,可又不愿受辱,一边扭动屁股躲避,一边小声儿哀求着:「求求你,别,别强奸我了,我有丈夫呃……我还有儿子……」听到她说「还有儿子」那个人明显定了一下,但随即继续动手。沈玲的裤子是不用腰带那种,后面有一条拉链,陌生人摸索半天,终于找到关键,一下拉开拉链,裤子被揪下半截,那肥大浑圆的屁股弹了出来!

  「别,呜……」正要再说,沈玲心中一紧,一个火热的东西,顶到了自己后面臀缝,「鸡巴!」「叱啦……」沈玲身上一凉,裂帛声传来,陌生人不耐烦竟然撕裂她的上衣,又扯掉了内衣。一个失神,沈玲被按倒,上身趴在床上,下面双腿被陌生人用力一分,接着,那火热的鸡巴,没有任何前戏,硬生生插入了沈玲阴道,干涩的阴道哪里能适应这强悍的侵入,沈玲不禁惨叫一声,但陌生人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巴。

  「嗯……」骤然肏入,陌生人的鸡巴显然也有些吃痛,轻轻的哼了一声,「这声音……」沈玲似乎觉得声音有些不对,可陌生人显然不会给她思索的时间,疯狂的,抽送起来!「嗯嗯嗯嗯嗯,啊别,啊,不要,哇……疼,啊!」陌生人放开沈玲的嘴,双手握住她那不算纤细,但很有女人味的腰肢,鸡巴如冲床一样,飞快的冲击那已经分泌出大量淫液的阴道!一记记冲击,没有丝毫讨巧,记记到底,记记直中花芯!沈玲被撞得,身体都要散架了,上身完全趴在床上,后面的陌生人恨不得要钻进她下面一样,疯狂的发力。

  「这屁股,真大,真圆!」陌生人兴奋极了,他怎么发力都觉得不过瘾,双脚奋力蹬地面,将身体的力量都投到鸡巴上!忽然,陌生人将沈玲用力往床上一顶,搬起她那白皙粉嫩的大腿,向侧面抬起,沈玲被搬得侧转,陌生人的鸡巴依旧死死的插在沈玲阴道里,不肯放松。终于,二人面对面连接在一起,可黑漆漆的屋子,而且沈玲头上还套着丝袜,更加看不清对方。她只能感觉到,陌生人并没遮住脸,但自己只能模糊看到他身体的轮廓!陌生人再次发动的攻击,整个人如上了发条一样,强壮有力的反复冲击着沈玲的身体。面对面的奸淫沈玲,对于他的刺激,要比沈玲大得多。

  「劈劈啪啪」腹肌和小腹腴肉碰撞,发出连串的清脆响声,双手抓住那两团肉球,他忍不住张嘴吸住,左吸右吸,想要吸出奶水,可惜没能如愿,但他不在意,抱着那肥大的奶子,爱不释手!微弱的光线打下,正照在陌生人脸上,可沈玲还是看不清对方长相。其实,如果她看清,她一定会崩溃,强奸她的,正是她的儿子小军!

  小军苦心积虑这么久,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奸淫母亲,这样的刺激,他险些当场缴枪。可他不甘心,妈妈的身体,实在是太好了!他一抄母亲双腿,用力将母亲身体对折,双腿压住,那让他怎么看怎么爱的大屁股更加突兀的向上翻起。

  「鸡巴一次次重击,每次都能顶到花芯,自己这鸡巴就是专门为母亲准备的!沈玲的感觉其实也和他有些类似……陌生人的鸡巴那么粗大,完全插入时,正好将自己的阴道填塞得密不透风,抽出时,强大的吸力,几乎要将自己穴芯嫩肉吸出去似的。」但陌生人不会完全抽出,龟头总会滞留在阴道口内,不会逃出两片大阴唇的势力范围。不等沈玲分心,那粗壮的鸡巴快速杀回,一个突击,将正在喘息的花芯撞个正着!

  「哇……」沈玲吃痛惨叫,陌生人张开大嘴封了上来,「呜……」任凭她身体剧烈挣扎,陌生人肏得更加不顾一切。粗壮的鸡巴一下下撞击自己,这架势,简直是要把自己撞碎啊!沈玲不寒而栗,陌生人却根本没想其他,只是一个劲的抽送鸡巴。

  小军想哭,他真想跪在母亲面前,感谢母亲带给自己生命,感谢母亲用她那浑圆白嫩的乳房哺育自己,虽然早已忘记,但他相信,那么美的奶子,吸出的一定是最美味的奶水!小军更加卖力了,既然不能用嘴说,那就用实际行动感激母亲!奸淫了母亲半个多小时,母亲至少已经两次泄身,阴道里传来的强力收缩,险些让他交货。终于,他感觉自己也要到极限了,将母亲双腿完全扛起,全身重量都压到鸡巴上,大鸡巴一下又一下,竭尽全力的肏动,每一下都让沈玲觉得自己就要被击碎,每一下都让沈玲觉得自己就要被肏穿。

  沈玲心跳再次骤然加快,突然,她身体一抽抽,手脚强烈挣扎抖动,大屁股一扬一扬的,要将侵犯自己的人顶下去,可阴道如变成无数小手,紧紧抓住那粗壮的鸡巴,揉捏按摩,势要将里面的精华扎出来。小军感觉到了母亲身体表达的真实意图,不顾生死,鸡巴抽送速度达到极致,阴道分泌的大量淫液被带出,连喷洒出的阴精也流淌出来。忽然,腰眼一酸,一股电流从尾椎直达头顶,积存的热情,瞬间涌到鸡巴上,他奋力将鸡巴往母亲阴道里一送,龟头顶住花芯,马眼正对着花芯中间的小孔,「呃……」一声低吼,呲牙咧嘴的,将浓热的精液射了进去,直击花芯,许多直接进入了子宫,曾经孕育自己的子宫!

  沈玲新败之身,被热精一烫,又是一阵抽动,泄出大股阴精,而她不知道,给她子宫注入大量精液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宝贝儿子小军!挣扎了一阵,沈玲的力气如被吸走一样,四肢软了下来。小军也差不多,精液全部射进母亲子宫,他紧绷着的弦松开,也不抽出鸡巴,骑坐着母亲,人无力的弯下腰,爬在母亲身上,黑暗的屋子里,只余粗重的呼吸声……沈玲清醒过来,下身撕裂的疼痛,说明刚才不是噩梦,自己确实是再次被强奸。她欲哭无泪,看见照到地上的光线,她才反应过来,那个陌生人又挪动桌椅了。借着光亮,她看了看身体,下身一股暖流流出,白浊的精液,直接流到床上。

  自己的衣服都撕烂了,上衣是那混蛋撕的,裤子……是自己挣扎时弄坏,自己怎么回家?拿起床头的手机,已经是两点多,这个时候外面该没人了吧?想到这里,沈玲一咬牙,捡起烂衣服,勉强穿上,自欺欺人的觉得比不穿强后,悄悄的推开门,看外面确实没人,且没有人家亮着灯后,才走出来。她刚要跑,步子迈得大了些,下面又是撕裂的疼痛,根本跑不动……赤身裸体的,在小区里走,虽然小区的路灯也大部分熄灭,但她还是尽可能的在树荫里钻,一阵阵凉风袭来,吹得她不断的打冷颤,不是真冷,是心虚……回到家已经是两点多,本想洗洗澡,洗掉身上的污秽,可她又怕惊动儿子,躺在床上,泪水再次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小军的房间没有开灯,实际上,他一直在看着妈妈,生怕妈妈有任何闪失,那样他肯定会痛不欲生!他比沈玲稍微早醒过来一些,虽然有万般不舍,可为了日后他只有先忍住再次奸淫母亲的冲动,离开了小房子,临走前,撤下妈妈头上的丝袜,挪动那些桌椅,以便让妈妈能看清些东西。但他并没有立刻回家,而是等在外面黑影中,只要妈妈有什么不对劲,立刻施救。妈妈推动房门,他忙跑到对面一棵树后面,借着黑暗掩护,看妈妈那近乎裸体的在夜里行走,直到快到单元门外了,他才脱了鞋,光脚跑回家。

  妈妈开门,进屋,一系列动作轻手轻脚,他知道是怕惊动自己,可他真不敢说明,自己就是这一切的元凶,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