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奴浪会

淫奴浪会

  淫荡的旅途毫无止境,就好像我的肉穴里的空虚永远无法满足一样。

  「轮到我出场了,嘻嘻」艾琳将嘴中的木柴甩进炉灶后,冲我眨了眨眼睛嬉笑着说道。整整半个小时的自助餐会,我和艾琳都好像母狗一样扭动着屁股咣当着乳房穿过狗洞在皮鞭的驱赶下,爬出30米叼起一块木柴,然后再返回大厅将木柴丢入炉灶里去维持炉灶内的火力……一声声短促的铃铛声轻轻的敲响着,那是宴会自助餐结束时的声音。客人们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等待着后续节目的开始。而我也终于可以休息一会,不要用手肘和膝盖跪爬般的叼木柴生火了。

  当说可以休息的时候,我疲惫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不理会女长毛人嘲弄般的眼神将乳房和骚屄完全的裸露了出来。半个小时对折手脚的母狗叼木柴游戏,让我的小蛮腰酸痛得要命,允许休息后就真的好像一条懒母狗一样躺在那里不动了。其实对折双手双脚捆绑时,手筋和脚筋都是紧绷着的,无论怎么躺着肩膀和大腿都酸得让人心烦意乱。

  表演开始了,先是30人的脱衣舞表演,在明快的交响乐中30个穿着人类女骑士制服的女奴笔挺的走进了礼拜堂,先是敬了个人类骑士的标准骑士礼。然后一个戴着魔族头盔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权杖走进了表演池,女人们都春心荡然的看着这个权杖,张着檀口的扭动着娇躯,双手不停地在乳头和腿间摩擦。

  音乐开始变得淫靡起来,这时开始有女骑士脱衣服,外衣、内衣甚至内裤,这些表演的女奴穿的和真正的女骑士完全一样。只是深红的乳头和肥大骚屄暴露了她们的身份,不过为了真实甚至取下了她们的乳环和阴环。

  戴着魔族头盔的男人拿着权杖在宽敞的表演池中走来走去,而每走到一群女骑士旁女骑士性奴们就变得更加淫荡起来,甚至有10个女骑士性奴开始互相亲吻,纤手伸到对方的肉穴里手指抽插起来。女人赤裸翘臀上赫然印着一个个性奴的烙印,这30人全部都是A级性奴,而她们曾经都是北方骑士团小队长以上的身份,这里有很多淫贱女奴都曾经是我的朋友。

  表演进入了最后的阶段也是高潮阶段,女人们围城一圈都撅起屁股,前后扭动好像在被男人肏时的样子,这本来没有什么,任何艳舞都有这个动作,但是很快就出乎我的想象。就在那个戴着魔族面具的男人重重地将权杖向地面一撞,所有的女人都扬起俏脸,香舌微吐好像真的高潮一样,肥硕的肉穴都同时流出了阴精,甚至肉穴蠕动的样子都好像被肏一样。

  在整个的表演中,虽然女人们娇躯香汗淋漓骚屄淫水直流,但是却没有一个女人不自觉的呻吟,所有的女人都在无声的表演着。是什么样的训练才能让女人们在没有任何刺激的情况下高潮,而且是三十个女人同时高潮。

  「至少要训练1000次以上。」一个在我旁边的魔族交谈时我听到。

  一阵掌声过后,整个宴会进入到最高潮……

  五个铁圈被摆在表演池内,并被竖起抬高到1英尺的高度,铁圈依次排列逐渐减小最后一个铁圈直径仅仅比我髋部大那么一点。

  「今天是护民官大人到访本城的日子,我在得到深绿行省总督陛下的授权后正式宣布:饮马城庆祝三天,所有平民带薪休假三天,三天内所有B级以上妓女接客一律免费,从明天起有盛大的性奴躶体游街活动……」伊薇特穿着一身黑色地行龙皮紧身衣,但是胸口的肉球被巧妙的裁剪暴露出来深深的乳沟,后面还裸露着粉背直到能够看到屁沟为止,伊薇特拿着鞭子对着大厅内的对讲筒说道。她的声音被魔法力量传递到了全场各处,不到一分钟外面就传来人群开心的呐喊声。

  「为了护民官大人干杯!」「为了圣族~ 」「打倒帝国」。在座的权贵们大声赞扬着,并且将一杯杯的大麦酒灌倒肚子里。

  「另外,护民官大人到访后,根据护民官大人优雅的举止和仁慈的性格,他要求我- 驯妓营的典狱长减轻或者免除一些S级女奴的刑罚。虽然这些罪孽深重的女人们本不值得同情,但护民官大人是十分仁慈的,那么我们就对她们做个试炼,成功的性奴可以被护民官大人亲自审判。」伊薇特摇晃着暴露的乳房高声喊道。

  三个手脚都被切割下,只能好像母狗一样爬行的女人被牵了过来。

  「首先我介绍一下,我们的S级性奴,大家应该很少见到她们,因为你在妓院里享受的都是A以下级性奴。S级性奴的罪孽及其深重,所以我们不能让她们好像正常性奴一样过着挨肏的生活,于是我们切下了她们的四肢,让她们好像母猪母狗一样用鼻子拱饭的活着,并且让她们淫贱的肉体为伟大的酷刑调教女奴的工作做出一点点贡献。」伊薇特用那滑腻带有挑逗性的声音说道。

  「不过护民官大人告诉我,罪孽再深重的人也有值得宽恕的优点,所以我在众多S级性奴中选出三位大家都熟悉的。而且的确有「优点」的性奴,希望在通过试炼后,护民官大人审判的时候能让你们的优点成为你们的救赎。」伊薇特继续用她做作的声音说道,我厌恶的看了这个衣着暴露的女人一眼,这些可怜的光着身子的女性奴都是因为你的背叛而被抓的,今天居然还说什么救赎……我又看了看在表演池边上不停扭动身体晃动奶子的艾琳,她要比我悲惨的多,毕竟我在失去魔法后已经做好了被俘受到羞辱与折磨的思想准备,而艾琳却是在一场有计划的叛变中被突然俘虏的。

  我想对于高级将领的家人来说,一个可行的撤退计划应该是有的,想想如果是我明天就可以安全撤退了,晚上躺在自己的床上旁边搂着还睡着自己的孩子,然后……然后再睁开眼睛就戴着铁锁和脚镣赤身裸体的躺在地牢里,再然后就来个魔族审判自己为战犯以后都不许穿衣服还要成为妓女,最后就是几个兽人不由分说的架起自己的娇躯巨大的肉棒一下插入干涸的阴道里进行调教,嘴上也带上了铁环然后一个腥臊的肉棒就插了进来。没有人会告诉我还没喂奶的孩子在哪里,即使告诉我了也没有奶喂,因为丰乳里产的奶都被肏自己的兽人喝光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将艾琳的屈辱感受驱除出去。这时表演池上铁圈已经竖立好了,而典狱长伊薇特的陈词滥调也描述完成。

  「小母狗你可不能闲着啊。」女长毛人说着给我的粉背上放上一个巨大的托盘,通过几条勒在我小腹和乳房下面的皮带固定住。然后几瓶红酒、一大桶啤酒和几个杯子就放在托盘上。

  「啊~ ,好重。」我呻吟着说道,本来就用手肘和膝盖爬行,后背上还要背上十几磅重的负重,让我叫苦般的呻吟起来。

  「小母狗绕着会场的仆人通道爬行,你可别把这些东西弄洒了。弄洒了的话,今晚我就给你找十条公狗,让你做一晚上伺候狗的母狗妓女,嘻嘻。」女长毛人威胁的说道。

  「哎呦,是的亲妈妈呀。哎呦」我一边呻吟着一边努力的保持平衡,因为托盘内的酒桶放的位置就不是最中心,所以在爬行的时候需要找到重心。

  于是在大礼堂内,一个戴着母狗头套背上背着托盘,托盘上放着酒水的赤裸女人就慢慢在内外五层观赏席的便道上跪爬着,女人一边扭动腰肢摇动着奶子一边轻轻的呻吟着:「大爷,亲爸爸们谁要喝酒呀,啊~ 」。

  如果有人用脚从下面轻轻地踢一下女人的乳房或者小腹,女人就会停下等待人们取酒,当然此时也会有人用手指或者皮鞋尖挑逗女人两腿间的骚屄,让女人浪叫连连。

  就在我背着托盘给亲爸爸们当餐桌的时候,S级性奴救赎的具体的规则已经出来,如果有一个S级性奴可以跳过五个火圈,那么她就可以去到乌骨邪那里诉苦,有可能重新改判,改判后如果恢复A级性奴,那么乌骨邪可能会使用魔法恢复她们切去四肢的一个肢体。

  「首先上场的是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典狱长伊薇特高喊道。一个梳着棕色马尾辫,四条断肢和艾琳一样连着铁架,好像母狗一样的女人被牵到了表演池。

  天啊,是女公爵玛丽卡纹斯!我伸着脖子看着这个深绿行省原来的主人,女公爵玛丽卡纹斯是有皇室血统的大贵族,她的封地就是整个的深绿行省,她还有个受人尊敬的称号叫深绿女王,这个三十岁的女人在深绿行省有着无尽的牛羊和金币。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在城堡要塞被攻克后,女公爵用佩剑抹脖殉国。这件事我在驯妓营里就知道,是表演女人和女人互相交欢的时候,我的一个「女老公」在中途灌肠休息的时候告诉我的。

  「我们可爱的女公爵玛丽卡纹斯,由于罪孽深重,即使自杀后我们依然用魔法把她治愈让她享受S级性奴的愉悦~ 」伊薇特说道。

  「嗯,嗯……」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冷冷的看了伊薇特一眼,嘴里嘟囔了什么,然后就认命的垂下头。在她仰起俏脸的时候,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白皙的脖子上那深深的疤痕。

  「你还想说两句?那好你就解释一下我们是怎么把你治好的吧。」典狱长伊薇特晃动着包裹在皮衣内的丰乳说道。

  「哎呀,你就别让我说了,亲妈妈呀。哎呀。」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从女公爵玛丽卡纹斯檀口说出,但典狱长伊薇特狠狠地勒了一下她脖子上的项圈作为回应。

  「这是人家成为性奴后第一次在这里说话呢,好羞臊,下面都流水了呢。」三十多岁的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好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扭捏的晃动戴着巨大乳环的丰乳说道。

  「怕死呗,当佩剑划开脖子的时候,一痛我就不敢用力了呀。结果气管都没划开……,就被俘虏了。」女公爵玛丽卡纹斯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那你还想不想死啦?」伊薇特拿着鞭子在女公爵玛丽卡纹斯面前摇晃着说道。

  「死?嘻嘻。现在我是驯妓营研究所春药体验奴,小婊子从来没有像这样体验一个女人的快感呀。嘻嘻。」女公爵玛丽卡纹斯一边浪叫着一边说道。

  「那好,那么你就接受试炼吧。」伊薇特笑嘻嘻的说道。

  女公爵玛丽卡纹斯的四肢从膝盖和手肘处被切割掉,然后装上了粗陋的铁架假肢。通过大臂和大腿的力量可以好像一只母狗一样的做简单的跳跃动作。不过当女公爵玛丽卡纹斯看到铁圈上被点燃火成为火圈的时候,还是吓得倒退了几步。

  「我……我,我不申述了,让我回去吃春药被肏吧~ 」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哀求着说道。

  「呦,一条吃春药的母狗也有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格,当初是你哭着喊着要上诉的。我告诉你玛丽卡纹斯,你已经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领主了,甚至连人族奴隶都算不上,你只是一条烂屄母狗而已。你如果退出了就相当于羞辱了圣族的律法,是要被降级的哦,当然如果你没有通过试炼也会降级的。」伊薇特冰冷的话传到女公爵玛丽卡纹斯耳朵里,让她娇躯一震,丰满过度的乳房都剧烈的摇晃起来。

  「不啊,我跳,我跳啊,再降级就要死了,要被肏死了。」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嘴里嘟囔着喊道,然后快速的奔向最大的火圈,一边呻吟着一边甩动她巨大的乳房跳跃起来。由于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在成为S级性奴前也是武技了得,所以在力量运用的准确性上无可挑剔,她很顺利甚至优雅的跳过了第一个火圈,但假肢毕竟是假肢无法柔和的着地,于是这个高贵的女人好像一个滑稽小丑一样扑在了地上,摔得她惨叫连连。

  「噼啪」等待趴在地上呻吟的女公爵玛丽卡纹斯不是关爱的眼光而是观众的嘲笑声和典狱长伊薇特的鞭子。

  「别偷懒,下一个~ 」伊薇特笑嘻嘻的说道。

  我们的女公爵玛丽卡纹斯,挣扎着爬起来,美丽的额头上有一块青紫,但是她又扭了扭淫荡的屁股,继续为了自由而努力拼搏起来。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在第四个火圈的时候,这个曾经让人羡慕的女人还是失误了。看来一年的春药性奴生活让她的肌肉已经无法负载这么大的运动,这个女人哀嚎着和火圈一起摔在地上。

  「烫啊,呜呜~ 」女公爵玛丽卡纹斯尖叫着哭泣着,她知道她唯一的希望破灭了。

  「好遗憾啊,就差一个了。」典狱长伊薇特幽幽的说道。然后看了一眼乌骨邪,此时乌骨邪正在和长毛人国王窃窃私语,好像表演池的精彩节目与他毫不相干。

  「那么我宣布,玛丽卡纹斯的挑战失败。等待她的是在『妓女的浪叫』妓院免费接客7天,然后由S级的春药体验畜降级为S级交配试炼畜,恭喜玛丽卡纹斯以后可以与各种不同物种进行交配了,好羡慕啊。」伊薇特又用她做作的声音说道。

  「那么有请下一个申述的S级女性奴。这是一个外表贤淑而内心肮脏的女人,这个帝国有名的佳丽就是北方军团长海格特的妻子艾琳。」伊微特兴奋的大喊着。

  艾琳白皙的脖颈上被带着项圈,双眼迷离的爬上了表演池。美丽的娇躯微微的颤抖着,这是她第一次以母狗性奴的身份爬现在众多以前熟人的面前。

  「说说,是以前的贵妇的日子好,还是现在被刑具折磨的日子好啊?」伊微特拿着鞭子在艾琳光滑但上面遍布红痕的裸背上轻轻扫过时挑逗般的问道。

  「现在,现在的日子……,好。」艾琳眼神慌乱的看着四周那些熟人,有些不安的扭动着赤裸的娇躯说道。

  「把话说全。」伊微特语气转为冰冷的问道,仿佛是一个老师在质问分心的学生。

  「嗯,嗯……那种感觉是以前没有的,曾经奢华的衣食享受掩盖了我这淫贱的肉体,现在,现在在主子们的开发下,贱奴可以一边被烙铁烙乳房一边不耽误被调教师大爷们弄得下面淫水直流的泄身了。还有主子们在贱奴的肉穴,哦,不,是骚屄里不停的用利器划出伤口,然后再肏贱奴,贱奴已经对这种痛并爽着感觉上瘾啦。嘻嘻。」一开始艾琳还羞涩不安,但是越说就越兴奋,到最后甚至是俏脸微红好像是对着闺蜜说着初恋的事情一样的甜蜜。

  我跪爬在观众的甬道上听着艾琳的描述,我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艾琳的样子就被身后的长毛人守卫狠狠的用他那粗大的手掌打了撅起的翘臀几下。我浪叫了两声,快速的背着巨大的托盘和上面的食物爬走了,在我爬走的地方留下了一丝丝淫水的水痕……「哦,对了。我们曾经尊敬的艾琳小姐是S级的酷刑试炼畜,她为我们驯妓营贡献了多种新的酷刑,而这些酷刑让这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们更加的听话。」伊微特继续用她那独有挑逗的声音介绍着。

  我继续背着巨大的托盘爬行着,因为这些裸女表演的刺激,每个雄性观众都变得燥热无比。一根根粗大的手指不停的捏着我淫荡的屁股,甚至有些在我爬过的时候刻意叫停我,也不拿去我背上的美酒和食物,仅仅是伸出手指在我滑腻的骚屄上来回刺激着,寻找着我的阴蒂,然后不停地扭按着让我淫荡发狂的肉粒。

  还好,此时从偏门进来了很多只穿着一件超短轻纱裙子的女奴。她们媚笑着走到每一个需要的雄性观众前,根据这些客人的需要要么哈下腰用檀口含住那些狂躁的肉棒;要么直接一撩开裙子坐在这些客人的身上用自己温柔的肉穴轻轻地包裹住雄性客人挺立的肉棒。而那超短裙正好盖住缓慢抽插的羞处,让这些体面的客人不至于失去了优雅。

  那个挑逗我的客人得到了更好的服务于是无情的抛弃了我,我低着头听着观众们为艾琳的叫好声。听起来这个温文尔雅的女人表现得还不错,应该已经跳过四个火圈了。而我抬头看到的是一条条粗大穿着皮裤和修剪的斯文得体的贵族套裤的雄性大腿,名贵龙皮的靴子,还有那条条赤裸绷紧的女性小腿和高高翘起的赤足。

  我知道那是女奴坐在雄性贵族身上交欢的姿势,我也受过相关的调教,交欢的时候不能直接坐在客人的身上让客人不适,双腿双手要用力支撑起娇躯,就好像临空和坐着的客人交欢一样。这是一个苦差事,还不如绑在刑床上高吊着双腿让人肏来得舒服。

  「哟,真是不可思议。你居然成功了。」在伊微特惊讶的声音和观众的叹息声中,我知道艾琳成功了。一种为她成功开心的兴奋和一种自己失败的沮丧充斥着我的心头,当初看到艾琳的悲惨的时候在可怜她的同时心中也有那么一丝丝的小满意的。

  「哦?那你说说的你优点吧。」乌骨邪的声音传来,我奋力的扭动娇躯爬到甬道边缘,此时守卫和观众不是被表演池的艾琳吸引,就是在玩弄着微微呻吟的性奴妓女们,一时无暇理会我这么一个背着托盘扭动着赤裸屁股的带着狗头面具的女奴。

  我看到乌骨邪正拿着一个书状魔导器,一边不耐烦的看着一边问着。那个魔导器我十分的熟悉,就是那记录我和其他性奴调教史和淫荡史的让我恨得牙根痒痒的东西。

  「大人,我的优点……,优点……」艾琳一时兴奋轻轻呻吟的说道。

  「你要珍惜哦,你只有一次说话的机会。」伊微特说道。

  「艾琳作为北方军团长海格特的妻子,虽然外表是十分的友善和贤淑,但实际上却十分的有心计。她用自己的美丽外表当做武器,收集了很多政治情报并左右了海格特的人士任命决策。她对每个比她漂亮的女骑士都有一些下流的评价,并且在每次和海格特交欢的时候都不停的给他洗脑。」乌骨邪拿着那个魔导器念道。

  「比如,她说玫瑰骑士团团长奥黛丽,是个欲求不满的女人,因为每次到她家喝红茶都要喝到自己满意为止;另外奥黛丽还缺乏教养,因为她从不收拾自己的茶具;还有奥黛丽是个很会卖弄自己的女人,因为即使是女人和女人见面她也要在身上喷上足够的香水;最后奥黛丽还对海格特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怀,奥黛丽对于每个比她强大的男人都显得妩媚异常。」乌骨邪读到这里的时候,轻蔑的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我继续说道:「总之换成艾琳小姐在驯妓营里受到调教审讯时的真实想法就是,奥黛丽是个淫荡、不知羞耻、下贱很适合作为一个千人骑万人跨的婊子。」「不!」我轻声呻吟道,我知道在驯妓营里的审判调教是最一开始的调教,调教的目的就是将我这个身体赤裸的女人变得心里也赤裸,当所有无法告人的话都说出去后,我也就感觉到真的赤裸的跪在了调教师的胯下,慢慢的失去了反抗的心理。所以在魔族魔法和肉体的折磨下,所有的想法都是真实的。原来那个温柔的大姐姐一样的女人是这么看待我啊,我的悲伤的眼泪和羞耻的淫水一同流下滑湿了俏脸的脸颊和白皙的大腿内侧。

  「那么,你有什么优点呢?」乌骨邪问道?

  「我,我忠贞于海格特……」艾琳轻咬下唇说道。

  「哦,这个我需要魔法进行精神鉴定。」乌骨邪感兴趣的身体前倾的坐正了姿势说道。

  「还,还要鉴定?当初的审判调教记录里没有我不忠的呀。」艾琳脸色苍白的怯懦的说道。

  「让你过去你就过去……」伊微特用皮鞭狠狠的抽打了几下艾琳赤裸淫荡的翘臀恶狠狠的说道。

  「求你,求你……」艾琳爬到乌骨邪宽大奢华的王座边,好像绵羊一样的哀求着。完美身材白皙赤裸的肌肤上遍布着让人可怜的愈合的伤疤。

  「嗯,你的确很忠贞,对于你的肉体如此。作为一个低等种族,能够有这样的意志已经很不错了。」乌骨邪将手放在艾琳的头上说道。

  「不过……」乌骨邪将另一只手高高抬起,一束五色光柱照射在光滑的天顶上出现了一幕幻影。

  在人们的惊叹声中,我抬起头原来是一幕幻影,在魔法学校上学的时候一些实战记录也是通过这种魔法形式播放的,可是不用魔导器以一个人的魔力就能支撑整个天顶的幻影就是在我魔力全部恢复时也不能做到如此持久和稳定。

  不过当我看清楚那个幻影是,却羞红了俏脸。原来是一张巨大而奢华的大床,几个壮硕体态优美的裸男围着一团白皙女人正交织在一起……幻影变得更加清晰,也拉进了距离。原来那大床上赤裸享受着男人爱抚的女人正是艾琳,而这几个男人都是北方军团里有名的年轻才俊。两个男人分左右轻轻吸吮着艾琳的乳头,另外一个手里黏满了精油轻柔的涂抹在艾琳赤裸的身上,而一个长相很像王子安德烈的有如黄金烈焰头发般的男人正挺着肉棒在艾琳两腿间耕耘着。

  「啊~ ,安德烈我的情人,你什么时候娶我啊。」艾琳妩媚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

  「明天,明天在君士坦的至高天大教堂里,我就娶你为妻。」安德烈那充满男性刚强的声音甜蜜的说道。

  「可是,你不是和奥黛丽订婚了吗?」艾琳躺在床上幽怨的问道。

  「我这就和那条母狗解除婚姻,只有你才是我的女王……」安德烈说道,然后更加卖力的耕耘着。

  然后整个幻影充斥着男女间的性爱,安德烈下去后马上就换了一个男人,其淫靡程度不亚于驯妓营的乱交调教和强制荡妇表演的调教。

  「你怎么解释这个?」乌骨邪问道。

  「只是梦,只是梦啊~ 」艾琳美睦里涌出泪水哭喊道。

  「所谓忠贞可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何况你现在的肉体也不忠贞。」乌骨邪看着艾琳两腿间流下的滑腻淫水冰冷的说道。

  「那么,您的审判呢?」伊微特幽怨的问道。

  「艾琳降级入瓶,你作为典狱长竟然在审判调教中没有审判出此性奴内心的淫荡与变态,失职。三天的性奴游街和免费接客你就以B级性奴参与吧。三天后再留任典狱长半年查看。」乌骨邪继续冰冷的说道。

  「不啊,我不入瓶子啊。」艾琳听到审判后,俏脸一下血红起来好像喝醉了一样摇摇晃晃的哀求着。然后几个魔族士兵将她赤裸的娇躯拉走,只剩下地下一滩未干的淫水和大厅内回档着艾琳妩媚的浪叫声。

  「是,大人。伊微特一定会好好地责罚自己的。」伊微特也是俏脸潮红的下跪领罚,然后几个魔族士兵就粗暴的撕开了她的衣服,伊微特柔顺的任由自己暴露的衣服被撕坏扒光。

  「把屁股撅起来。」一个魔族士兵说道。

  「是,主人。」伊微特强忍着说道,在乌骨邪说的这三天里自己就是个B级性奴。

  「啊,好痛。」一阵焦糊的声音,一个临时的性奴印章就印在了伊微特挺翘的美臀上。

  姓名:伊微特性格:骚屄多水惩罚:临时性奴编号:B9703「那么艾琳将从S级性奴的酷刑试炼畜,降级为S级万淫瓶畜。典狱长伊微特因失职,暂时降为B级性奴,时效三天,在这三天里她和其他的B级性奴一样用骚屄和贱乳免费服务于每个合法公民,希望大家可以多多关照伊微特的『生意』」伊微特被带下去免费接客后,一个高等魔族女人不情愿的走上来继续主持这场闹剧。高等魔族女人身材娇小匀称也穿着一身黑色皮衣,只是没有伊微特的那么暴露,高等魔族女人语速很快,暗灰色的绝美俏脸板着,显然不喜欢在这种淫荡表演的审判中丢人现眼。

  「那么,最后一位希望审判的S级性奴是强制连续交配性奴阿奈小姐。性奴阿奈是帝国大贵族的旁支,由于没有参与对圣族的战争而成为饮马城的平民,本来这个美丽的人类女人可以在圣族律法的保护下结婚生子幸福的生活,可是她却在帝国金钱的诱惑下刺杀长毛人贵族,导致四位尊敬的长毛人长老死亡。」高等魔族女人继续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时我看到一个黑色短发女人被牵了出来,女人撅起的屁股间红肿,两片巨大的阴唇好像半个手掌那么大,在两腿间耷拉着。发黑的乳头上也被加重了的乳环狠狠地拉扯着。不过此女奴虽然被断开四肢镶上了铁架假肢,但平衡保持得极好,不像前几个性奴那样微微打晃。每向前攀爬一步都可以看到女人白皙肌肤下结实的肌肉轻轻隆起,看了强制长时间交欢的折磨没有让这个女刺客的身体垮掉。

  「按照要求你不说点什么?」高等魔族女人毫无情趣的问道,缺少了伊微特的调情,整个表演似乎少了些什么,变得无聊起来。

  「我是阿奈,我受不了这种一天除了睡觉就是开发骚屄和屁眼的生活,我要投诉祈求审判。」黑发女人抬起俏脸,秀美的脸庞上有着一双阴狠的双睦,细小的黑眼仁仿佛经历了无数的折磨与苦难。而且女人的眼神几乎都在男人的下半身扫过。

  「不必审判了。我族一向尊重公平决斗,你通过令人羞耻的手段,要么毒杀,要么在你被肏的时候勒死对方,我觉得你就没有什么宽恕的可能了。明天扒皮剐刑!」乌骨邪似乎失去了审判和参加宴会的兴趣说道。

  「不,不要。」阿奈突然扭动了一下娇躯,好像豹子一样像乌骨邪冲过来。

  「死也要和你一起死呀~ 」阿奈疯狂的奔跑着,因为断去了四肢所以利用娇小的身躯在两名魔族禁卫骑士间穿过,在那些身穿重甲的禁卫骑士的长戟间来回跳跃。一眨眼就冲到了乌骨邪面前,阿奈赤裸上身丰满的乳房被加重的乳环带动得上下摇动,女人一挥前臂的铁制假肢就向乌骨邪的头颅砸来。

  铛的一声轻响,一个紫色的光盾挡在阿奈和乌骨邪之间,紧接着女人痛苦的倒在了地上不停的颤抖着。乌骨邪手臂上的黑曜石护腕黑光一闪就彻底的制服了这个可怜的女人。

  几个禁卫骑士手提重镣铐将女人重新拷了起来,拖出了大厅。

  「今晚给她安排点节目,明天要剐她前先让她感受一下女人最大的极限,让她后悔做女人。」高等魔族女人冰冷的说道。

  这次小的波折没有影响到整个宴会的进行,整整五个小时表演,让光着屁股在甬道里送美酒和食物的我差点累断了腰。不过一些客人为了逗我会给我一些美味的食物,每当我遇到这样的客人时就会轻轻地亲吻他的靴尖,或者扭动翘臀让他的手指在骚屄里来回抽插几次。不过令人寒心的是,喂我食物的往往都是一些长毛人和魔族,占整个观众一半的人类却很少理会我,这些人类不仅不给我食物还抽打我的屁股拽我的乳环让我学狗叫为乐。

  深夜,乌骨邪轻拥着一个高等魔族女人走进了奢华的卧室。而在叫做「妓女的浪叫」的妓院里,我正躺在一张嘎吱乱响的破床上,一边吸吮着一个人类的肉棒,一边撅起屁股的骚屄里正插入着长毛人带颗粒的鸡巴。这是我最后的两个客人,为了明天的饱饭,我要卖力气接客才行。不过今天我的「生意」不是很好,因为伊微特被降为B级性奴后也被送到了这个妓院。这不,想肏她的客人已经排到了楼梯口。后来魔族老鸨决定,可以三个人一起进去。

  整个晚上都充斥着伊微特的浪叫声,到后来声音都嘶哑得听不到了。不过魔族调教女性奴的办法可有很多,老鸨拿了很多实验用的药物进到伊微特的接客房间后,很快那滑腻的浪叫声又传了出来。只是声音中带了深深的愤怒与绝望。

  「嘿,小婊子。我们要出发啦!」天才刚刚发亮,我还没有在前一天的疲惫交欢中回复,乌骨邪的副官铁哒就用一条湿麻布弄醒了我。

  「啊,是主人。」我赤裸着娇躯连忙从连个被子都没有的破床上翻身起来。

  此时整个妓院十分的安静,即使伊微特也被允许休息,好准备今天的游街和免费交欢大酬宾。

  「我们要去哪里?」我有些疲惫的问道,我知道连B级性奴都要游街,那A级性奴绝度要更加受罪才行,可能是坐在木驴上被木棒抽插肉穴游街也可能是和公狗关在一个笼子里交配游街供人欣赏,无论哪一种都要有很好休息有体力才行,可是我身体的回复被这个该死的铁哒给破坏了。

  「走吧,很快你就会见到你的同伴啦~ 哈哈」铁哒说道。

  走出了妓院,我的黛眉微皱,原来只是一辆双轮马车,不是原来的那辆豪华的高等魔族马车,而且那四匹魔族马也不见了,难道铁哒想让我一个人拉车?

  看到我幽怨的目光,铁哒好不怜惜的将我套在马车上,一根巨大的木制假肉棒深深地插入了我的骚屄里。我感到大臂一痛原来是一管黑色的营养液注入了我的身体。渐渐的一阵阵淫荡的欲望又轻轻的撩拨着我的骚屄和心灵。

  「驾」「啊,嗯!」在皮鞭的驱赶下我又开始了光屁股母马拉车的工作……在清晨的薄雾中一辆不起眼的双轮马车搭载着铁哒和拉车的赤裸母马美女悄悄的驶出了饮马城,不到半个时辰一个巨大的农场就在小路的尽头出现。

  「淫奴乳液公司?好了我们到地方了。」铁哒命令我放慢速度,没有魔族马助力的我早已经被累得香汗淋漓了,身体的疲惫和有如鹿撞的淫荡让我根本没有看到那个「淫奴乳液公司」那让人不寒而栗的牌子。

  感谢大家的红心和踊跃的回复。

  有人说我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呀,或许吧。这个我也说不好,你又没说发生了什么变化,嘻嘻。

  至于虐心还是虐肉这个问题,我感觉好的H作品虐肉是枝叶,虐心才是花蕊。

  通过虐肉而虐心才不失为大作,而我正尽力向这个方向努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