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耽美同人][邪恶人皮男(人皮类)][作者:不详][完]

  “啊……啊……啊……呜~~~”

  漆黑的卧室,我一人躺在偌大的双人床上疯狂的自慰着。随着电动棒在肉壁中的往复运动,肉壁上不断得涌出晶莹的液体。

  “可恶,啊……凭…凭什么和人家分手啊!啊~~~啊……”

  我加大了力度,玩命似的抽插着。

  【当日下午4时许,一家咖啡厅内。】

  “小雨……我们分手吧。”

  “为什么?!”本以为只是一如往日的快乐约会的我惊讶地问道。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还是算了吧。”

  “……理由呢?”

  “什么?”

  “和人分手总要有个理由吧!”双手重重地拍在餐厅的桌子上,我大声地冲我的男朋友,不,前男友航怒吼。

  结果仅仅是惹来了其他人或八卦或埋怨的眼神,我装作整理领口回避尴尬,然后又重审了一次:“你必须给我个理由”

  “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实在太少了,这样的爱情是无法长久的。”

  “?”

  “我知道你很孝顺,你总会用大量的时间回去看你妈妈,可我们都同居了!你妈妈也不过40多岁!可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没有和你妈在一起的多!!我的地位在哪里?!”

  “就……就因为这个?”

  “……对不起,小雨。”

  “就为了你那该死的低位?为了这个你就想和我分手?!!!那我们也算是结束了!!”我一怒之下,拎起皮包头也不回地走出咖啡厅,任由航静静坐在原地。

  航:“总算是结束了……当初就不该……哎,总算是……结束了吧。”

  “混蛋!混蛋!本小姐,啊~~~,本小姐又漂亮、又有钱,身材好,床上技巧这么棒。还对你百依百顺,最重要的是我这么爱你!你居然就这么跟我分手了!航!!”

  被怒火和性欲充斥了大脑的我,左手揉捏**的力道越来越大,抽插地越来越猛。发了疯一样的自慰。

  “啊~啊~~要来了~~要来了~~~~ 啊啊啊啊~~~~~~”

  数秒之后,浑身痉挛得迎来了高潮。我赤身**地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任由白色的淫液从蜜穴里潺潺流出,浸湿被褥。

  满额香汗的我长吁一口气:“心情稍稍轻松了一点呢。”

  空旷的卧室里,似乎是缺少了什么一样的空虚。明明那么完整,只是航的东西全都搬走了罢了。

  可恶,想想还是来气!明明和妈妈做爱的时候还那么生猛,那么愉悦。现在竟然抱怨人家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超过他?

  诶?为什么我会知道航和妈妈偷情的时间?什么嘛!人家可是淑女!才不会学那种安装摄像头,跟踪什么的下三滥伎俩呢~~哼!

  这可是人家的小秘密哟。

  想象着正在关注着我的你,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意淫般的在脑海里,自己献宝般地解释着。

  不顾下体依然潮湿,我一个鱼跃翻身而起。打开床头柜后的暗格,输入密码——和航第一次约会的日期。

  “咔咔咔……”

  轻微的,几乎细不可闻的齿轮转动的声响。

  本是更衣间的地方内,实木地板竟整个翻转了过来。由于这里是一栋建造在X国郊外私有地上的别墅,所以,不论我如何改造,都不会有任何人胆敢过问。而这个更衣间最奇妙的是,明明本应该是倒置的家具,在翻转的过程中,却没有任何晃动或者翻倒的迹象——毕竟人家做过特殊的加固了嘛。

  更衣间由【表?更衣间】变成了【里?更衣间】。

  而我的秘密就在现在的这间更衣间中……

  “哗啦——”更衣间里唯一的一个大壁橱被我一把拉开。迎面而来的是令人目不衔接的女装和放在下面的内衣裤与袜子——几乎都是丝袜。

  拨开最前面的一大排名牌女装,后面是整齐排列的,肉色的……皮。早该知道了。

  皮?为什么会有皮物?哪来的?怎么制造的?……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至于现在,你只需要知道:我拥有这些皮。

  在壁橱最显眼的位置,是我的妈妈。不,应该说是小雨的妈妈……的皮。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航和妈妈的事,不言而喻。

  再说了,人家又要当女儿,又要当妈妈,况且妈妈平时还要出席一些公司的大场面,人家当然要常常回去【妈妈的家】,去“看(变成)妈妈”啦!

  我对着壁橱上的等身镜中的**少女轻轻一笑,拨弄着我浓密的秀发。在某处头皮与发根的结合处,我用手用力一拉。“嘶——”丝绸布料被撕裂般的声音。

  我,作为小雨的头皮就这样分离了……

  慢慢将头部的皮剥下——它是在是太服帖了,紧紧的包裹着我。

  而美丽的小雨的面具下,是一个还算正派的光头青年。

  “啊啊……真是令人受不了,脱下了皮,感觉连空气都变得稠密到呼吸困难了呢!”富有磁性的男中音。只是与这完美的女性躯干不相符罢了。

  我继续脱着皮,胸前的山峰离开我时的那种空虚感令我十分不快,纤纤细腰变成了六块腹肌,原本柔弱的双臂成了能够充分展现肱二头肌的存在。

  我的双手在小腹处停了下来,这里需要最仔细的地方,毕竟……在小雨的**下,还有人家的***嘛!嗯哼~~只是这样想想就觉得好兴奋啊。啊!不行,棒棒又硬了!这样的话皮可是脱不下来的呐。

  “得赶紧让藏在小妹妹里的弟弟放松一下呢~~~不然可就脱不下来了哟!”这样的声音,使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违和感,让我更加兴奋。

  把手指深入**深处,在一个不自然的薄膜上,我用手磨蹭着,手指顺着薄膜渐渐进入,在一个瞬间突破了薄膜,抓到了潜藏在穴穴里的棒子。

  “噢~~~~真是太刺激啦~~~~”我一手抓住鬼头,将其拉出了**,伴随着少女**与之前自慰时流出的白色**,**显得异常**。唯一令我不太满意的就是……我可不想听着自己男人时的嗓音,用男人的手来撸!

  我又将小雨的头部贴上,然后右手套进皮中。

  再次拥有小雨面孔,右手的我,用嗲嗲的嗓音宣布:“现在是小雨的撸管自慰时间哟!人家的性别嘛~~毫无疑问是个美少女哟!”

  (撸撸撸……)

  ———————————————————————————————————————————————————————

  全身上下沾满粘液的小雨的皮早已被脱下,被随手放在一边。

  于是我挑出妈妈安雅的皮。

  穿与脱的顺序正好相反,我将妈妈的双腿提起,将缝隙抖开,顺势把我的两条粗腿放进去。

  很紧,非常紧,但也是必然的。皮的双腿越紧,妈妈的腿也就会越美,谁会不喜欢一个紧致而细长的美腿呢?

  穿到大腿根部时,我再次停下,因为再往上就是妈妈的下体了,之前说过,这是整件皮最重要的部分。

  拎起我那条兴奋过后软而无力的,还在不自觉吐着口水的小龟龟。把它放进妈妈下体阴道内的暗槽里,这是当然的。

  这让我作为小雨的妈妈——安雅。可以毫无顾忌地进出女厕,也可以肆无忌惮的在无人小巷中走夜路,然后享受被月夜下的“狼”们激情的快感。总而言之,这就是一个可以让我充分体验作为女性的快乐而不露破绽的宝贝。

  缓缓提起下身,再把空心的肛塞对准菊门,插入。它不仅不影响排泄,还能起到固定的作用。而且公司里那些衣冠禽兽般的董事中,有好几个都喜欢和人家**,有这样的肛塞的话,不单能满足那些变态老头儿们的爱好,还能让人家的菊花更加紧缩哦~~。人家都是40岁的女人了,当然要借助一点小工具来助助兴呀。

  妈妈的上身就让我轻松的多了,只是那对整整比小雨大了一个罩杯的乳房差点又勾起我的性致!

  当这对巨乳接触到我的胸膛时,我顿时有了感觉。“呜~~~人家安雅的大咪咪好诱人啊。”双手对这对玉兔一通袭击,手又不禁摸向蜜穴。“不行!今晚已经太多次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能继续了……不能继续了……不能……”好在关键时刻,心中不断念着“清心咒”,才免去一场“水灾”。

  ……

  ……

  ……

  合上自粘的头皮,及肩长发被我盘成了贵妇发型。年过40的安雅,在常人眼中就像是个年仅30出头的风韵少妇,又有谁能想到,这都要归功于皮物不会老化这一点呢?

  我以一种妈妈特有的,充满母性爱意的语气:“小雨,怎么又弄得这么脏?来,妈妈带你去洗洗。”

  拾起地上小雨的皮,淫荡的安雅——我缓步走浴室,努力克制乳摇带来的兴奋感,清洗着小雨皮物上沾满的液体。

  换了个身体,似乎心情也换了一种。

  “航,女儿的这口气可不能不出呢~~得再找你问问清楚才行呢!小雨已经被你拒绝了,那就只好我这个作妈妈的出场咯。”

  安雅的心情似乎真的不错,一边为小雨清洗,一边哼起了小调~

  “噜啦咧、噜啦咧~~噜啦噜啦咧~~~”

  ———————————————————————————————————————————————————————

  【次日。】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未穿过航床边的窗帘时,他就被床头边的山寨机般的超响手机铃声给吵醒了。

  看都不看,直接窝在被子里接听:“喂?哪位……”口气明显带着被吵醒的不爽气场。

  “航,我是安雅,小雨的妈妈。”

  “啊!阿姨!”航的语气一下变得特别认真,因为是长辈的关系,所以要尊敬吗?或许吧。

  “不好意思,请问你有什么事吗?”航一下从床上坐起来,露出他性感的胸肌。

  我不禁在电话那头偷笑,傻蛋,人家有这么可怕吗?看你和我,哦不,和小雨讲电话从来都没这么正经过。不过还是用平淡的语气:“听说你和小雨分手了是吗?”

  “啊……啊……的确是这样的,对不起。”一下就被问到这么严峻的问题,航有些不知所措。该不是小雨和她妈妈告状了吧?航这么想到。

  “那么,你今天有时间吗?我想约你出来聊一聊。”

  “啊,啊……!好的,今天不管何时都有空。”航尽在想着怎么应付,有些出神了。

  “那么就在O街X号的高朝大酒店可以吗?我会在51号VIP房间等你。晚上7点。”

  “是……好的,那么没事了吗?是,好,好,我知道,好,再见。”

  【当日晚6:45】

  “嗒、嗒、嗒……”穿着超薄蚕丝肤色丝袜的我,踏着10CM高跟走进大酒店。身上穿着深黛色的OL套装,齐B的短裙将诱人犯罪的大腿根部展露无遗。乍看之下,就像是我刚刚从公司加班结束,赶来这里一样。

  ——————————————————————————————————————————————

  【51号VIP客房】

  “叩叩。”从猫眼里可以看到是航。我很自然地打开门。

  “阿姨,你好。”

  “嗯,进来坐吧。”

  ——————————————————————————————————————————————————

  “你……和小雨分手这件事,是真的吧?”

  “是的,之前通电话的时候说过的了。”

  “那么,你知道小雨很伤心吗?”

  “我知道,再一次的,对不起。但……能别这样谈话吗?让人很不舒服啊。”

  “呵呵,好啊。那你就告诉我为什么要和小雨分手吧。”

  航愣了一下。

  “小雨没和你说过吗?”

  “是的。”

  “那么……失礼了!我认为小雨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远远超过了花在我身上的时间!就是这样!”航仿佛下了决心,一口气说出了这段话,似乎是为了增强可信度,一直盯着我的眼睛不放。

  “呵呵,别用这么可怕的眼神看我嘛,你这样算是吃醋吗?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也是和你在床上……吭,和你交流过几次的人了。我认为你不是那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就谈分手的轻率的男人。”

  “是吗……但,我的确就是因为这样和小雨分手了。”

  “嘿嘿,小家伙嘴巴挺牢固嘛~~~。看来你要求也不低哟,我们家小雨人长的漂亮,又温柔,家境又好。还是被你给甩了。没想到啊,哈哈~~~!”我装作很开心地打趣他,可心里却是有些酸酸的……哼!

  “不……不是的阿姨……我不是那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知道小雨很好……只是……”

  “只是?”

  “只是……只是……呜?!”

  我用我的香唇抵住了航的嘴。他似乎被人家吓了一跳呢!嘿嘿。

  “你结巴啊你?真是的……看来不给你上刑,你是不肯交待了!哼哼,前两次你强壮的身体可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哟~~~不论是在我肉体上的印象,还是灵魂上的印象。”

  在他错愕之余,我一把将他推倒。此时的状况是——我骑在他身上,而他躺在柔软的天鹅绒床上。

  “阿…阿姨!您要做什么?这样是不行的啊!!你要是怀孕了我怎么办啊!不对!你是小雨的妈妈,不能和我这样啊。虽然和小雨已经分手,不对……不是不是……我……”

  呵呵,航竟然语无伦次了。他第一次被作为小雨的我推倒时都没有这么慌乱呢!真是可爱。

  “嘘——别紧张,做爱可是令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哦,你这样的话可是无法体会到乐趣的!跟着我的节奏来……”我尽量用平和的,如同我才是航的妈妈的口气安慰他。

  “可……阿姨!”

  “叫姐姐。”邪恶的火焰在我的脑海中,嗯哼~,胸中熊熊燃烧。

  “阿姨……”

  “姐姐!”我强硬地纠正道。

  “……姐姐,这样真的好吗?”

  呵呵,语气都软下来了,这不是很期待吗?真是心口不一呢。

  我戏谑地在他的腰间上拧了一把。

  “啊~”

  “嘴上正人君子,身体还不是这么老实?呵呵。”我一只手揉捏着他得脸蛋,另一只手则爱抚他的龙根,早已在我娴熟技巧下,将裆部沾湿的龙头出卖了航,诚实地告诉了我他得渴望。

  “阿姨……啊,不,姐姐……”

  “怎么?”

  “请……请来吧。”

  哈哈,看来被我的玉手按摩得很舒服嘛!再逗逗他。

  “来什么?姐姐我听不懂呢!”说是这么说,我却将双乳整个贴在他的穿着T恤的胸膛上,近的他都可以闻得到我的乳香味了~。但我反而把爱抚巨龙的那只手放开,转而双手玩弄航的大屌。令他更加饥渴难耐。

  “姐姐,求求你别这样折磨我了!我快要受不了啦!!啊!!”

  “那你就告诉我你想要我来什么呀?你不说我怎么明白?”

  “姐姐,请你来干我吧!”

  “干?什么是干?姐姐我可是淑女,干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的哦。你要说的通俗一点呀。”

  “啊……我……我……姐姐……”

  “嗯?我允许你再说一次哦,慢慢来。”

  “姐姐!求求你,求求你扒光我的衣服!然后把我的大屌插进你的阴道里吧!!”

  “哎呀呀!航!你竟然对女友的妈妈提出这么大胆露骨的要求?!哈哈,不过姐姐我喜欢,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满足你这个小小的欲求吧!”

  ———————————————————————————————————————————————————————

  “啊~啊~啊~啊~~~”“哼~哼~哼~哼~~~”女人的呻吟,男人的闷哼充斥着套房。

  嘿嘿,看来在航来之前放在墙边的熏香,哦不,应该叫它挥发性男性春药。这可是好东西哦~~~

  看看现在的航,可生猛了。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好像已经不止5次了吧……嘻……从前和航做的时候都不知道他也可以这么厉害!

  “噢~~~航,你好棒!!”航胸膛上的汗珠不断滴落在我丰满的胸脯上,而主导方早已由一开始的我变成了他。毕竟,还是被压在身下比较有人妻偷情的感觉嘛~~~啊!航,你又顶到人家的子宫了~!好舒服哦~~~!这可不能让航知道哟。

  “嗯……嗯……姐姐,我、我要去了!!”航意识迷糊地对我说。

  “噢……哈……航,姐姐我也要来了!!”

  “”啊啊啊~~~~~~“”我与航同时达到高潮,但从我的阴道内流淌出的淫液却远远超过了航所能射出的量……

  “航,人家还想要嘛~~~~”难得的机会,当然要多发发嗲,榨干航!在这种淫荡的氛围下,我甚至都忘记了我的初衷——问清楚【航与小雨分手的原由】。

  ……

  ……

  ……

  “啊~啊~啊~啊~~~”“哼~哼~哼~哼~~~”

  ……

  ……

  ……

  【第二天,高朝大酒店】

  我似乎比航醒得早,他昨天应该很累了吧?嘻嘻,毕竟一夜八次,正常人也该累了。不过人家昨晚玩得也很开心呢。

  我轻轻在他的额头一吻,心中默想:“航啊航,看来我们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没有问到理由,也就算了吧,尽管你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我就是如此喜欢你,既然是你坚持要分手了……那么……”

  想通了,于是我释然一笑。

  就在我转身之际……一只手——航的手抓住了我!

  “别走!安雅,别走!”

  他竟直呼名字?

  “别走!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和小雨分手吗?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

  他怎么了?

  我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微笑着看着他。眼神充满疑惑。

  “安雅,请允许我直呼你的名字……我其实一早就醒来了,我、我想了很久,我决定告诉你。为了不让这最好的机会从我手心溜走。”

  “呵,到底怎么了?”我依然一头雾水。最好的机会?弄得跟表白似的……

  “在告诉你理由前……我爱你,安雅!!”

  “??!!”不、不会吧!!航对我——对作为小雨妈妈安雅的我告白了?!他在想什么?

  “安雅,其实我一直喜欢的就是你!从我认识小雨和你的那天,我看到你,我就爱上你了!和小雨交往也只是为了接近你罢了!!可是我和小雨的交往越久,就深陷泥潭。这样下去我永远也无法得到你!我也害怕我对你的爱会因为小雨而变质!这样下去,你只会是我的岳母,而永远也成为不了我的情人!!与其如此,我还不如趁早和小雨分手,然后另寻他方来追求你!所以,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安雅,我爱你!!”

  航一口气说出的这么多话,让我彻底傻眼了……

  原来航的目的竟是作为妈妈的安雅,而不是我一直全力扮演的小雨?!

  我的心情复杂无比……从一开始的淡淡失落到惊喜,再到狂喜!

  小雨和安雅不都是我吗?转来转去,看来航还是爱我的嘛!咩哈哈哈!!看来月老还是不愿切断我与航的这条红线啊!

  我强掩心中的激动,用我最平静的语气回复他:“是吗……可是我们的年龄相差了近20岁,尽管我看起来只有30岁,但你觉得这样合适吗?”

  “年龄不是问题,这阻止不了我对你的爱!!”

  “这样的话……明天你来一趟吧,到你和小雨同居的那栋别墅了来。”

  呵呵,或许这样也不错呢?一个有趣的想法在我脑海中浮现……

  ———————————————————————————————————————————————————————

  【一夜过后的凌晨,航家】

  “呃呃……啊……到时候我该说些什么呢……啊……得逞现在赶紧练习练习!再过几个小时,就要去见安雅了。不过真是太好了……鼓起勇气说出了那些话。”

  寂静的连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的五更天,航一个人在家里为了今天的拜访的准备而焦头烂额。

  ———————————————————————————————————————————

  【当日午饭后】

  “总算是准备充分了!”带着浅浅黑眼圈的航按响了门铃。

  “来啦~~~”

  开门的不是安雅,而是小雨。

  “啊?啊……小雨啊,你、你好啊……”航见到开门的竟是前不久才分手的女友小雨,尴尬的挠了挠头发。

  “哈哈,我妈妈已经告诉我你会来了!你先进来坐坐吧,我们还没吃午饭,妈妈一会就会回来!”比起航,小雨倒像是个没事儿人。——那是当然的,因为人家即使小雨又是妈妈啊~~~。

  航讪讪地点头,在饭桌前坐下。

  我热情地先给他盛了碗汤。“来,久违的香菇筒骨汤哦~。这两天没我在寂寞了没?有人给你煲汤喝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吧?嘿嘿~~~”

  “嗯……”航有些局促,毕竟之前刚刚说要分手嘛。我理解,我理解!

  眼看他喝下整整一碗的汤,“要再来一碗吗?”

  “啊?哦……嗯,好啊,那就…再……来……”话音未落的航却已倒在桌上呼呼大睡。——汤里有料。

  我不禁窃笑:“嘿嘿,真是容易上钩呢,本小姐煲的汤,威力无比啊!哈哈!只是可惜了这一桌菜,做个样子而已,花的成本还真高呢~~~有些浪费粮食的感觉呢?”

  我一把将航抗在肩上,放到床上。呵呵,这点重量对人家来说,小菜一碟嘛!

  接着我拿出了安雅的皮……

  ——————————————————————————————————————

  【8小时后……】

  床上的安雅发出了迷迷糊糊的呻吟。

  是的,被我穿上了安雅人皮的航,醒了。

  “嗯?”航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怎么突然就睡着了?不会是小雨下了药吧……呵呵,别开玩笑……了?我的声音?!”

  航像是梦游者惊醒一样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天……天啊!!我的身体怎么了?!胸、胸部怎么……还有我引以为豪的棒棒糖呢?!哇啊啊啊啊啊啊!!!!!”航疯了似的到处寻找镜子,终于,他在更衣间(表)里找到了一面可以看清全身的大镜子……于是他杯具了。

  航在镜子里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安雅。他举了举手,镜子里的安雅同步了,他又转了转头,镜子里的安雅一样同步了。

  终于,在航确定自己变成了安雅之后,即将爆发的瞬间……

  “咔嚓。”卧室的门打开了。

  作为小雨的我走了进来。

  “小雨?这是怎……”

  我用食指抵住了航的嘴:“先别急。来,过来。”

  ———————————————————————————————————————————————————————

  我和作为安雅的航一起坐在床沿。

  “这都是你干的对吗?小雨。”

  “是哦。”我微笑着回答他。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吗?对你现在的外表,对你身体上的感觉。”

  我答非所问的问题让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啊?啊啊……嘛,很神奇,竟然能够将我这样一个大男人变成如此美妇,太神奇了,根本想象不到。”

  “呵呵,谢谢夸奖。那么这样呢?”我突然用双手握住他现在的咪咪,然后用力一捏!

  “啊~~~~~~~”航像触电了一样地从喉头传出腻人的呻吟声。

  “呵呵。看来性功能很完备嘛!这样的话,应该连**和生孩子都不成问题了哟~!之前没有给别人用过,还担心会不会有不兼容的问题呢!真是令人安心的结果呀。”

  “什、什么?!生孩子?!小雨!你到底想做什么!!”航似乎对关键词挺敏感的嘛。

  “你知道我是怎么把你变成这样的吗?”完全忽视他的质问,我再次抛出一个毫不相关的问题。

  “?”

  呵呵,真是单纯,这样就被我牵着鼻子走了。不过这也是航的可爱之处嘛~~~。

  “是人皮哦。”

  “啊?”

  “我说……我把安雅的人皮给你穿上了。”

  “……哈哈。小雨你别开玩笑了,身材就不对嘛,你肯定是用什么东西把我变身了才比较合理一点啊。”

  哎……果然不信啊。

  我将手贴在他的小腹上,轻轻地按压。

  “怎么样?感觉到你的**了吗?”

  “……好、好像是有的样子。”

  “如何?相信了吗?”

  “小雨!你不会把安雅,把你妈妈给杀死了吧!!”

  航的脸色都变了,嘻。我却故作认真……

  “是哟,我知道你喜欢妈妈,而我喜欢你!!所以我就把妈妈杀死,然后将妈妈的皮处理过后让你穿上,你就替代了妈妈!!哈哈哈,你可千万别想着报案哟,因为你也是共犯啊!!哈哈哈哈哈!”

  “小雨!你疯了!!你疯了!天啊……我的天啊……真是世界真是乱套了!我……我今天好不容易……我之前好不容易才……结果安雅被杀了?!啊啊啊~~~老天你怎么这样玩弄我?”

  “……卟……扑哧!”我实在忍不住了,这傻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雨,你笑什么?”

  “我笑你笨啊!这种鬼话你都信?”

  “诶?诶诶?!安雅没被你杀掉吗?那她现在在哪啊?”

  “嗯……在这之前,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对我有什么看法?”

  “嗯?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你回答就是了啊,磨磨唧唧的。”

  “哦……我觉得你很漂亮啊,家里又有钱,对人又很温柔,很有责任心,又有爱心,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但,但是我们已经分手了哦!小雨!”

  “呿!谁问你这个啦。”

  “?”

  “呵呵,你难道就没想过,你这个安雅妈妈都可以是伪装的,那我这个小雨为什么就不会是西贝货呢?”

  “?……?!你不是小雨?!小雨和安雅都被你藏哪里去了?你最好老实交待,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先别急呀。”航的怒火再一次被我无视。“其实……一开始,小雨和安雅都是不存在的哦。”

  “你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其实不管是小雨还是安雅,都是我用人皮伪装的呐。所以,你对安雅的爱意我也是满满的感受到了哟。”

  “?!你……”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住了作为安雅的航,是一个女儿对妈妈的温柔的吻:“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哦。你一定觉得我欺骗了你对吗?可是,就像你不顾年龄的横沟,依然深深爱着安雅一样。我也深深地爱着你,所以才会把我最重要的秘密和你分享。不管是小雨还是安雅,我都是一样的爱你。你一心一意想要得到安雅,而我则是全心全意想要和你在一起。这样的心情难道不是一样的吗?我相信是如果你的话,一定能够理解这份心情的,航。况且这个身体一样可以有孩子的,是可以像真正的安雅一样生活的!”

  在我的一番告白后,航的心绪似乎平缓了下来。

  我乘热打铁道:“你现在能够得到安雅了,甚至是成为她!所以,你做好成为人家的妈妈的准备了吗?”

  “……”

  “是吗……对不起,这样果然还是太勉强了。本来还想鼓起勇气,希望你能接受的说。航,我知道这很难接受,也罢。一会我会帮你恢复,然后我们就这样结束了吧。就当是我们从来没认识过对方,各奔东西,如何?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和你的家庭面前。”这种时候……只有打出这一张感情牌了!虽然我知道这样压迫感有些太强了,但成败就此一举!

  我故作伤感地拖着沉重的步伐向门口走去。

  “等等!小雨!我……妈妈还是决定和你在一起!!”果然!哈哈,航,不,妈妈还是这样天真呢!这次我赌赢了!

  “哈哈!妈妈!小雨最爱你了!”我像变脸一样地扑进妈妈的怀抱,在他,不,她的脸上狠狠地亲上一口。

  “妈妈,我们来做爱吧!人家可是从你醒来就一直忍耐到现在的哟!很可怜的哦~~~。”

  “诶诶?!”

  在妈妈惊讶地目光中,人家从蜜穴中掏出“神兵利器”,对妈妈的成熟阴道不断地冲刺着……

  “妈妈~!你一定要怀上人家的孩子哟!是妈妈安雅和女儿小雨的孩子哦!”

  ———————————————————————————————————————————————————————

  是航的自甘堕落吗?还是我邪恶的诱骗呢?

  这有什么关系。

  只要在一起……

  字节数:21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