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丰满肉感的寡妇 [2/2]

丰满肉感的寡妇 [2/2]


  存心「肉诱」的金寡妇爱玲心想:你这木头终于进来了。她就是希望慕白侵
犯自己、蹂躏自己,只要跟自己干过一次,那滋味保你念念不忘,以后她便可以
夜夜春宵其乐融融…。爱玲只觉得慕白越挖越起劲、越挖越快,被他挖得全身舒
坦,却又有一丝空虚的感觉。此时慕白的另一只手,已经从下溜进她的睡衣内,
以轻柔的抚触向上发展,一手握不住自己的豪乳,便在那里揉啊揉的,大拇指与
食指不时轻捏着乳头,又更感觉一片湿软温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小骚屄!在
那舔来舔去,不时在阴唇、阴蒂及阴道内翻搅,又不时用牙齿轻咬阴蒂和阴唇,
爱玲这时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喔…美死我了…呀…。」

  慕白一听吓了一跳,赶忙地站了起来,一脸惊恐与不安,刚才的勇气一股脑
儿全不知跑到哪儿去了。原本高挺的大肉棒也给吓得缩了回去,两手更不知放向
何处,一手尚滴着爱玲那滑腻的淫水,鼻头和嘴还留有骚屄的淫液…。「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像失了魂似的?冒犯了玲姨。」慕白的心中一直低喊着。这时爱
玲已是欲火中烧,哪里还容慕白在此时此地给她打退堂鼓?遂翻起身来,跪在慕
白麵前,伸手一把抓住慕白的裤头,赶忙解开皮带和拉鍊,把长裤连内裤用手一
拉给全脱了下来,两只小手,一只抓住大肉棒,一只摸着两粒卵蛋,二话不说的
张开小嘴吸吮着慕白的大龟头!说是大龟头一点也没错?此时慕白的肉棒由于一
惊成了半软不硬,但也尚有六七长,一半宽,爱玲的小嘴已快容纳不下这庞然大
物。

  慕白真是一夜数惊!然而最令人吃惊的事,现在才发生。低头看着玲姨的樱
桃小嘴含着自己的小弟弟,两只手不时套弄着肉棒和抚摸着卵蛋,两颗巨乳不时
磨擦在腿上。一阵阵酥麻的讯息直达脑际,气血方刚的他,只觉一股热气由丹田
直升,自己的小弟弟就像水管受到阻碍般,像支标枪似的直立起来,杀气腾腾的
挺立着…。这一挺可苦了爱玲,原本已快容纳不下的小嘴,这时被直顶到喉咙,
那小口涨得像是要裂了似的!肉棒将小嘴塞个满满压着舌头,一口气转不过来的
爱玲,连忙将肉棒往外送,可是哪有这么容易。一会儿才将这险要了命的大肉棒
给吐了出来,回一口气,瞪眼一瞧。

  哇!一根大阳具怕不有九多长,二来粗,一手握着那根握不住手的宝贝,正
在一上一下的对她点头,那状似香菇的龟头,像伞般撑起,大如鸭蛋,沾满自己
的口水,龟头前的马眼正滴出透明的液体,茎上布满一条条的青筋,手中传来一
阵阵滚烫至极的热度。金寡妇心想:我的手都快握不下,外国人也没有这么粗长
的!啊…这…这骚屄岂不是要被他给插破、插穿了去!这…这可怎么办是好呢?
嗯…管他去的!已四年多没有尝过肉味了,今天好歹也要尝尝,慕白这小子年轻
力壮的像头牛,这肉棒又粗又长的,等会干起来,我的天啊!爱玲想到这浑身一
颤,一股阴精就从她的骚屄中流了出来。

  慕白原本惊恐的心,被爱玲这举动给抚平,什么道德礼教,全被抛向九霄云
外,哪里还管那么多。随之而起的是一股熊熊的欲火,双手一把将爱玲的睡衣脱
去,抱起那动人的躯体,放在床上,人如饿虎扑羊似的,将雄壮的身体压向爱玲
丰满有致的娇躯上,一口吻向爱玲;爱玲熟练的张开小嘴,带领着生涩的少年,
她将舌头送进慕白口中,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深深的一吻,分开时还牵着一
丝口水。
两人四目交投,慕白说了声:「玲姨,妳真美…。」爱玲内心一热的道:「
慕白,我爱你…我要…我要你好好爱我…快来嘛…。」慕白的嘴一张,将爱玲高
耸乳房上的乳晕吸入口中,舌头在粉红色的乳晕和乳头上轻擦着,不时用牙齿轻
咬着乳头,用舌头上下来回的舔撚;一手握住另一个乳房揉了起来,忽轻忽重的
捏着,雪白的乳房留下浅浅的爪痕!他另一只手也没閑着,探向爱玲的骚屄,在
那里掏了起来。只见慕白将长长的中指插入湿滑的骚屄,在那一进一出,中指还
不停的在骚屄里上下左右的来回抠弄,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阴蒂在那搓来搓去,像
搓汤圆似的转啊转的。

  爱玲感到全身的性感带都被慕白挑逗着,使刚洩了的身子,又如烈火般的燃
烧起来,舒服的使口中不禁呻吟起来:「咿…咿…啊…啊…小冤家…你是去哪…
学来的?你…你真的是处男吗?怎么这么会…会摸啊…这么会…会舔…喔…抠的
…好…好…再重点…啊…酸死我了…心肝宝贝…饶了我吧!唉啊…快…小骚屄…
被你给挖烂了!天啊…你是去哪里学来的?妙啊…再舔进去一点…对了…就是那
里…用力…啊…啊……喔…。」

  慕白被爱玲这一阵淫声蕩语,鼓舞的更加倍卖力,张口应声道:「玲姨,我
真的是处男,这全都是从录像带和网路上看来、学来的,真的,我不敢骗妳的。」
说完满脸通红,慕白常常租A片在半夜偷偷背着爱玲看,他比较喜欢西洋的,因
为每个地方都可看得清清楚楚,演员们的各种性爱手法也可巨细无遗的呈现出来,
慕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学来的。

  口中不断浪叫着的爱玲,一手仍伸去捉着慕白的大肉棒,生怕它跑了似的。
心中是谢天谢地的给送来这么一个宝,守了四年的寡,今天就像当初的洞房花烛
夜,让她又惊又喜。惊的是慕白这小鬼年纪轻轻,分明是个处男,但这技巧却如
花街老手般的熟练,比起死去的老公高明许多!喜的是这根大肉棒,又硬又烫、
又粗又长,龟头的肉棱又大又深,大肉棒上的青筋根根突起分明,跟老公的那话
儿比,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自己一生只看过老公的阳具,还当天下男人都大同
小异,哪里有这天地之远的差别。

  两人在经过这一阵的爱抚,慕白再也忍不住跨下那小弟弟的涨痛,身子挪向
爱玲的两腿之间;骚屄早就被慕白抠的其痒无比的爱玲,识趣的张开两腿。慕白
一手撑着自己的身子,一手扶着小弟弟在那骚屄门前撞来撞去,就是不得其门而
入,着急的一脸通红、满身是汗爱玲被慕白的大肉棒撞的是心花朵朵开,可惜总
差临门一脚,在自己的骚屄前沖来沖去,一会儿顶在骚屄口又向上擦着阴蒂滑出,
又或是向下顶去肛门口,在那上下磨擦着。急的爱玲忙更张大了双腿,两手掰开
那两片红红的阴唇,将整个骚屄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