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美人妻洛诗,轮姦淫夜 [4/4] – 941novel修正版


                七、

  铁门吱嘎一响,洛诗终于回来了。她这回是一丝不挂的走回来的:那块遮羞
的桌布早已在浴室里被弄得又髒又湿不能用了。一进门,洛诗就瘫倒在地上。张
建过去半扶半抱将她拖到墙边的铁架子下。然后三下五除二,又把洛诗的双手束
缚在架子上吊着。

  「阿诗,年轻男孩的肉棒滋味如何?一定很销魂吧!」林怀走过去面对着她,
「这是不是你的新纪录?同时被十二个男人肏屄?怎麽样,肚子饱不饱?比你家
老公那区区一条鸡巴来得爽吧!」

  洛诗不语。林怀兴奋起来的标志之一就是脱去正人君子的冷静斯文模样,开
始在语言上侮辱她。尽管一开始自己是被他诱惑上了贼船,但时至今日,她已经
无法离开林怀,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感情上。就算被他玩弄,被他算计,被他
淩辱到没有尊严,洛诗也无法再逃开这个男人。

  洛诗想起自己的丈夫米诺成,又是一阵愧疚和辛酸。在婚姻和家庭上,她不
能不说是亏欠于他的。从小到大,每当自己遇到难过悲伤,总是这个男人陪伴在
自己身边,帮助自己,照顾自己,洛诗其实在精神上很早就认定了米诺成是自己
唯一归属的「家」。但是如今的她,已经堕落入魔鬼的行列,没有资格去拥有这
最后的一点东西了。

  「你被他们奸的样子我们都欣赏到了。啧啧,屄都被肏肿了、肏烂了吧?男
孩们的精液灌满你的肚子,你有没感觉那些个精子正在肏你的卵子啊?怎样?你
那淫贱的骚屄被肏松些了没?让我来看看,你有没有把操你的男人的赠品都给带
回来……」

  林怀上前伸手摸到洛诗胯下,一把揪掉了堵在下面的奶嘴。

  「噗——」

  「啊!」

  相当惊人的一大团浑浊的白色液体喷洒出来,腥骚味迎面扑来;而后的断断
续续滴滴答答的,顺着洛诗的大腿往下滑。老黄他们在一旁看得是目瞪口呆。

  热乎乎的大堆精液排出,洛诗觉得松了一口气。刚才连续被肏了那麽久,她
都觉得子宫胀胀的发疼。

  「啧啧,男孩们的阳精就这麽些?阿诗,你该不会是还私藏了一些在屄里面
吧?」

  「唔……我没有……」

  「阿诗,你该爲我洗洗你的骚屄了。」

  林怀突然抄起不远处的一瓶啤酒,直接用牙崩掉了瓶盖。白花花的啤酒泡沫
涌了出来,他立刻将酒瓶捅进了洛诗的下体!

  「哎呀!」

  冰冷的酒瓶和酒精来回肆虐在方才身经百战的穴里,瓶口狠狠地撞击着宫颈
口,刺激得洛诗曲腿扭腰,狂喊着频频退避。但是林怀紧紧相逼,大力用酒瓶肏
着女人的嫩穴,大量的液体自女人腿间流下,空气中顿时飘散着一股酒精与淫液
混杂的气味,诱人犯罪的气味。瓶子里的酒渐渐少了,可是越少,林怀捅得就越
狠,动作幅度就越大。洛诗快速地喘着气,翻起白眼,在这样野蛮的侵犯中高潮
了。

  直到一整瓶酒都被林怀在洛诗的穴里折腾了出来,他才抽出酒瓶丢在一边。
洛诗已经被肏得双腿打颤不断打滑得站不住,满地都是酒和精液等的混杂物。林
怀满意地说:「就要这麽洗,你那骚屄才会干净。」

  老黄在一旁看得快要憋出内伤了。今夜这女人被翻来翻去弄了这麽久,自己
愣是一炮也没和她干过,倒是先便宜了那些个跳舞的小子了!

  林怀此时忽然回头看他,说:「老黄,这贱人刚刚洗干净的骚穴,就让你先
享用吧!」

  「团长?我……」

  「没事,放开玩。就算射了也没关系,之后还有更刺激的玩呢!」

  老黄听了边解裤带边往前。不管其他人怎样,他可是忍了一晚上了。光着屁
股来到洛诗身前,他伸手捞起洛诗的肉臀,握着早已胀硬的鸡巴干了进去。

  洛诗已经不能再怎样了。男人的肉棒,总好过坚硬冰冷的酒瓶子。

  被酒精浸泡过的淫穴果然有种说不出的美妙滋味。一开始里头微凉,透着股
爽洌,随着自己的抽动穴儿越来越热,越来越紧,穴肉的褶皱攀着肉棒蠕动,淫
水儿却越来越多越来越滑,「咕叽咕叽」的肏穴声伴着女人「嗯嗯」的娇吟越来
越响。老黄吼了一声,狂抽猛送了几十下,终于把忍了一晚上的精液悉数射进洛
诗的屄中。

  「啊……爽!」

  老黄抽出肉棒,看着自己的精液滑出洛诗的阴道,啪嗒滴落在地面上,感觉
满意了十之八九。

                八、

  「老黄,这样就够了?」

  旁边传来书记张建的轻笑。老黄一回头,发现另外三个男人都脱去了那一身
正儿八经的西装,下身空无一物,上身仅套衬衫;手里都拿着奇怪的电线。

  「该让老黄看看真正的玩女人是怎麽玩的了。」

  待老黄退开,三个人分别用带电线的金属带齿夹夹住了洛诗的乳头和阴蒂,
又在洛诗的阴道和肛门内也插上小电棒,然后将这些电线连上一台小型放电器。

  吴风用赞歎的语气说着「我最爱阿诗被电着的迷人模样了……」一边打开了
放电器的开关。

  架子上的人体突然一弓,接着惨叫起来。

  老黄看直了眼睛。方才自己肏过的那个美丽的女人,此时在不同部位不同强
度的电击下扭曲着身子,那对乳房频频颤动着,那支小腰疯狂而妖娆地扭动着,
胯下频频不断淋淋洒下淫水……那女人的表情看起来却是……

  已经被蹂躏到不堪的身体居然还要继续承受这种折磨!洛诗开始发出真正的
哭喊和求饶:「啊……啊啊!放过我吧……啊——!呜呜……放过……我吧……」

  林怀冷冷地注视着女人扭来扭去的身体,开口道:「以后还敢违抗我的命令
吗?洛诗?」

  「不……啊!不敢了……不敢了……呜呜……」

  「阿诗,你是什麽?」

  「我……我是淫奴……是……团长的……淫奴……」

  变幻莫测的电击大约持续了十分锺,洛诗已经满身大汗,胯下重新聚集了一
滩淫水。吴风关掉电源,张建取下她身子各处的电极——老黄这才看到洛诗的乳
尖已经被电得变了顔色;想必那下面,也是更加的肿胀充血了吧?

  「老黄,去试试这骚货的口交。」

  林怀放低了架子的高度,洛诗得以吊着双手瘫坐在地上。几个男人一同上前
围住洛诗,不由分说地掐住她的下巴要她张嘴把鸡巴含住。洛诗的身子仍在电击
的余韵中不由自主地抽搐,却颤颤巍巍地努力轮流含着几个男人的阳具。没轮到
口交的时候,男人们就用鸡巴抽她的脸和乳房,一边肆意骂着「贱人、婊子、骚
货、蕩妇、淫娃、浪女」等等淫秽不堪的侮辱性词彙。老黄的鸡巴又一次变硬的
时候,林怀叫他再干一次洛诗的骚穴:「你去试试,刚被电过的屄是不是特别紧。」

  这一回老黄刚插进去就知道大不同了:原先要干一会儿才会绞着自己的肉缝
现在已经紧紧吸着龟头不放,那股子吸力简直是要把老黄的鸡巴拖进子宫里才罢
休!老黄因爲射过一次了,这回干的更起劲。阴囊啪啪撞向少妇的臀底,肉棒每
抽插一次就带出大量淫水噗噗往外喷。

  「呼……爽!夹死我了,真是个欠肏的贱货!」

  正肏着,老黄忽然发现旁边的男人们都在往自己的鸡巴上套东西。他定睛一
看,原来是给鸡巴穿上一件凹凸不平的外套,光露着龟头没有包起来。

  「老黄,别急着肏,先套上这个再试试!」

  看见洛诗恐惧的眼神,老黄也知道这玩意儿肯定非常厉害。但他邪恶地对女
人说:「喂,骚屄,快喊老公们用力操我!喊得好听了,老公就对你好点?听见
了没?」

  「什麽老公,人家正牌老公还有小宝宝还都在呢!咱们就是她的奸夫!」张
建故意说。

  「哈哈,她要不是淫妇,哪来我们这些个老公?喂,你快喊啊!喊老公快来,
快来看你的骚屄被男人们肏到爆!」

  吴风得意地跟老黄炫耀:「这玩意儿可是我的发明!内层绝缘,外层导电,
还有小电池保证放电,用了这种『电狼牙』,咱们的鸡巴就成带电的阳具啦!看
哪个女人不听话,咱就用放电鸡巴肏死她!你先看我们怎麽搞死这个浪货的……」
说着,吴风就将鸡巴塞进了洛诗的檀口,张建也抓紧机会挺入洛诗的肛门,林怀
则一杆进洞捅进了洛诗的穴儿。三个男人同时开始狂肏身下的女人。

  洛诗几乎昏厥。嘴里的「电棒」让她口腔发麻几乎含不住,下身的「电屌」
却将淫浪的小穴和屁眼刺激得更加敏感。特别是林怀的肉棒,每一下都那麽準确
地折磨着她的G点;当他抵着宫颈口一边放电一边研磨的时候,洛诗觉得自己已
经欲仙欲死。

  因爲被堵住了嘴,老黄听不到洛诗发出的尖叫。但是从她的眼神中老黄还是
能想象得到这女人的性具都在受着怎样一种不可想象的可怕刺激。要是平常,老
黄可能会对眼前女人所受的男人们的暴行感到不忍;但是今晚,他已经完全不去
顾及理智了。他低吼一声,加入了淩虐洛诗的人群,用通了电的肉棒去抽打乳房
和刺激奶头,并且找机会与另外三个男人轮流干女人的肛门、淫穴和小嘴。精虫
上脑的老黄在欲海中翻腾沈浮,完全溺惑其中了……

  抽出塞在洛诗嘴里的肉棒,老黄决定喷在美人的脸上。他摘掉套子用手狂撸,
狠狠地嚷着:「贱人,快喊老公们肏死我!」

  「老公肏死我!」

  随着洛诗的叫声,老黄抖着鸡巴喷出股股白浆……

  弦月西斜。歌舞团地下室里,别的男人都已经狠狠射过洛诗那淫乱的身躯,
只有林怀仍然金枪不倒。怀中的女人早已神志不清,只是下意识地随着男人肏弄
的动作张着嘴吸气,那无助的样子更加刺激着林怀的兽性。他摘掉了「电狼牙」
套,抱着洛诗坐在自己怀中狠肏,一边疯了一般狂咬那对刻着「求肏」二字的乳
尖,终于让他咬出血来。林怀残酷地吮吸着洛诗乳头上的鲜血,一边用力拧弄着
洛诗的阴蒂。终于在一阵沖刺后洛诗敏感又淫蕩的身体再次喷洒出阴精,浸透了
林怀的龟头。林怀也用他灼灼的精液,深深地慰藉了洛诗今晚备受淩虐的子宫的
深处……

  「老黄,今晚好不好玩?」

  「好!这是我经曆的最刺激的一次!」

  「小吴,你和老黄把阿诗擡到医务室去休息吧!这几天她得好好休整休整,
补补身体了……老林,你看呢?」

  「给她女儿打电话,让她转告她爸爸,她妈妈被团里派出去出差几天。」

  「…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