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偷内裤得艳遇

偷内裤得艳遇

我曾经租住在北京一所大学的公寓里,那是一座旧公寓楼,里面住的人很杂,有他们学校的专科生,有自考的学生,也有我这样的在北京漂的人。我在那里有过一段非常刺激的经历。我曾经在那里搞到过11条漂亮的内裤,当然还有乳罩(我对乳罩不太感兴趣,所以手淫后就丢掉了)。

女孩子总喜欢把内衣晾在水房里,这就给了我可乘之机。我就在晚上大家都睡熟的时候,学着电视里得样子脖子上套一个丝袜,然后从一楼转到五楼,顺手牵羊。

第一次得手两条,一条是乳兰色的有好多的小孔,好像泡泡纱一样,护阴部有淡淡的蓝色可能是卫生棉留下的痕迹吧;另一条是淡淡的乳绿色的蕾丝花边,我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子的内裤的上面常有一个用丝带作的小花,难道只是为装饰吗?第一次得手总是让人很兴奋。说实话我还是有好久没有再动手,挺害怕的,真的虽说哥们儿是「翠花」的老乡可也有肝颤的时候。

第二次得手也是两条一条黑色蕾丝的;和一条米黄色带弹性的,应该是紧身的吧。最多的一次是在五楼一次就得手三条,一条粉色蕾丝的这条比较特别不光有丝带做的小花,小花中心还有三颗珠子,像是花蕊一样的。另外两条是比较朴素的,已经很旧了,其中一条应该是白色的但可能是被其他衣物染了吧看起来像淡黄色的,另一条却是白底上面有碎印花。还有一次也是得手两条,其中一条是运动型的吧,没有小花,弹性很不错;另一条是淡兰色的,印着白色的两朵两朵的小花,这条内裤丝带做的小花盘的像一个扣子似的。

还有一次得手的两条内裤十分可爱,一条是淡绿色的中间印着一个天秤座的标誌,想来应该是一个天秤座的女孩子吧。这条内裤有渗着经血的痕迹,有大拇指甲那么大;还有一条更是可爱,是淡橙色的,印着拿魔棒的小仙女和「I love aisha」,它设计的也很独特两胯的地方是两根带子。喜欢穿这样内裤的女孩子一定可爱的不得了。

其实我是有12条的,只是这最后一件我是不打算把它还给她的主人的,现在她的主人是认识我的。因为她和我有过「亲密的接触」。当初她也是同意了让我把这条小内裤留做「纪念」的。既然话已经到了嘴边,我就说出来吧。否则就显得我这个人交朋友太不真诚了,对吧。

那是九月末的一天,大概晚上3点多吧。我正在水房做伪装準备到楼上找我的「猎物」,这时我是高度紧张的,彭彭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刺激极了。正在这时我听到远处传来拖鞋的声音,我吓的急忙躲到了门后,屏住呼吸,不敢出声。听脚步应该是个女孩子,她进了水房旁边的厕所。可这层是男生们的宿舍呀,怎么会有女孩子呢?我突然明白了,一定是女孩子没有上楼去,偷偷住在了她男朋友这里。说句实话这里的有些女孩子也实在是不检点。

我躲在门后想等她走后再动手。这时脑子里忍不住想到女孩子的胴体,如果搂在怀里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要是能更进一步就更好了。可我虽然长的不丑,却又瘦又小,身高还不到1.65m。女孩子们根本就不多看我一眼。我也从来没有鼓起追一个女孩的勇气。男孩子一种本能的慾望一直压抑在心里。所以借姐姐们的东西也是不得已的「选择」呀。这时那个女孩已经从厕所出来了。她来到水房可能是要洗手吧。在她进门的那一剎那。藉着轻微的月光(水房的灯早就坏掉了)我看到了原来是她。那个经常在校园里和男朋友散步的女孩。瘦瘦的,大概1.63m,她并不是很漂亮的,却很有味道。她来到水池边没有洗手而是撩开睡衣,把脚跷到了水池里。一定是不小心把尿液溅到脚上了。想到了那个会流水的小穴,我的小弟弟一下子胀了起来,这时的我口乾舌躁,忍不住大口的嚥着唾沫。我们的水池特别高,所以她不得不撩起自己的睡衣。我却一眼看到了她白色的小内裤,和浑圆的小屁股。我再也忍不住了,我都不知道当时自己哪来得那么大的胆子,我一个箭步冲到了她的身后,睡意朦胧的她也一定意识到了有一个人扑想了她,「啊」字还没叫出口就被我的手摀住了小嘴。「别叫,不然我就杀了你。」我想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一定是颤的。我一手堵着她的嘴,一手已经撩开了她的睡衣开始脱她的小内裤。她一定被这突然的状况吓瞢了,过了一下才开始作出反应,拚命的挣扎。这时的女孩的力气是要比平时大好多的,我虽然瘦小却也有一身乾巴劲。再说她毕竟是女孩子,扯下头套,我把她拖到墙边,把她顶在墙上,她的双手被我拧着背在身后,我用腿把她的双腿分开别住,这样她不仅没办法踢我,而且也被我死死的固定在了墙上,在她的颈部和胸上啃了一会儿以后,我扯下了她的内裤。也放开了她的双手这样我就可以腾出一直手攻击她的小穴了。她开始用双手拚命的推我,发现是徒劳的以后,开始用她那尖利的指甲深深的嵌如我的肉里在我的手臂,脊背划出一道道深深的伤痕。我忍住了巨痛,以更快的频率攻击她的小穴,并试图吻她的嘴,可她左右摇摆着头就是不让我亲。我就作罢了。她本来就刚撒过尿,所以小穴是湿湿的我很容易就把一根手指插了进去。当她发现我已经用「东西」突破她的最后一道防线时,突然停止了反抗,她可能以为我已经把阴茎插进去了吧。当我再次试图亲她的嘴时,她仍是死死的抵抗,只是这次她用双臂轻轻的抱住了我把身子贴了过来。这已经在很明确的告诉我了,身子我可以给你了,但是不许亲我的嘴。我也心知肚明,就一心一意在下面动作。当她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下面时,我就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死死夹住了。这么紧,难道还是个处女?我有点不敢相信。我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我可怜的食指从里面拔了出来,带出了好多的水,也不知道是尿还是爱液,她也跟着一声浅浅的呻吟,身子向后仰去。我乘机再次分开她的双腿,这次是真的要把弟弟插进去了。可麻烦又来了,虽然有很多的水,我的弟弟也还是只能把龟头的三分之一探进去,她轻轻的喊了一声:「疼!」腿又拚命的想夹起来。我试了好几次都不成功。突然我灵机一动,在她的腋下瘙痒,她咯咯一笑,我就势一下子把弟弟送了进去。「啊」这次她是真的叫了出来。我真怕惊动了什么人,她可能也怕人知道吧吓的赶紧把头埋向我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