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7/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7/10]


在全班只有我一个人,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老师最神秘的地方。可是,我是没有办法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就是有人问到,我一定也不会说出来。因为这是我和老师两个人的秘密……

当伸彦在极度的兴奋和紧张下,身体僵硬地不敢动时,又听到麻美子的声音。

「伸彦,你那样拼命看,老师觉得难为情了……」

「对不起……」

伸彦觉得很难为情,因为刚才一定是呆呆地张开嘴,看着老师的大腿根。

「伸彦,你也脱了吧…… 就在老师的面前脱吧…… 只有老师脱光好像不公平。

麻美子好像有点不服气的样子说想看伸彦的裸体。

现在伸彦的心里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用颤抖的手脱下上衣,解开裤腰带,只剩下一件内裤。内裤的前面已经高高隆起,形成支起帐蓬的状态,如果不稍许弯腰,那里就会感到疼痛。

伸彦和麻美子一样全身都赤裸后,就让肉棒直直挺立地又跪在那里。麻美子看到这样的伸彦,露出温柔的微笑。

「我们换坐的地方吧。」

麻美子说完之后就到伸彦跪的位置,然后让伸彦坐在沙发上。这时候很自然地,伸彦的肉棒正对着麻美子的脸。

麻美子仔细地看着伸彦那少年应有的阴茎。前几天曾经戏弄过川岛英隆的阴茎,在无意之中做一次比较。

很显然的,伸彦的阴茎比较小,在麻美子和来,阴茎本身就完全像一个伸彦的人。不像英隆那种用过很多次,成熟但丑陋的阴茎,伸彦的是从包皮之间露出一点可爱的粉红色龟头,睪丸也紧紧贴在阴茎的根部,好像拼命努力在伸出头的样子,使麻美子觉得更可爱。

「我要把这个东西吃掉!」

麻美子这样用开玩笑的口吻说着,就把少年挺直的尖端含在她温柔的嘴里。

「啊!……老师!」

伸彦不由得喊叫,那种使身体都会溶化的快感,伸彦不由己地发出呻吟声。麻美子轻轻把少年的龟头部份含在嘴里,用舌尖不断地拨动,用手轻轻抓住阴茎,把稍许包皮的龟头,就在嘴里温柔地剥开。然后把过去隐藏在龟头的背面或沟里的部份,用舌尖仔细舔。在麻美子的嘴里立刻感觉出那个东西有敏感的反应,使她感到高兴。因此也使她更热衷地做这个动作。

在那样响往的老师,现在竟然吸吮他的阴茎。伸彦就好像婴儿一样挣扎、苦闷、欢愉。

麻美子的手指轻轻睪丸,或把睪丸抬起,伸出手指在浅灱红色的肛门上碰一下,然后又轻轻抚摸,让这个少年感到高兴。

「啊……要出来了!噢……老师,不行了,要出来了!」

意外地,很快到达终点,剎那间在麻美子的嘴里就挤满伸彦射出来的精液。

麻美子吞下去,感到少年甜美的体液味。虽然以为是吞下去,但少年的精液又射出来,麻美子对年轻少年精力之强,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就好像用吸管一样,麻美子拼命地吸少年的肉棒,想一滴一留的全吞下去。

当她终于让嘴离开时,伸彦就样一条死鱼一样倒在沙发上。麻美子不由己在那软绵绵的阴茎上吻一下。

「谢谢……老师」

伸彦闭着眼睛好像很难为情地向麻美子道谢。

伸彦完全无法了解麻美子老师在想什么。因为在一起渡过那样甜美的梦一般的时光后,麻美子对伸彦一直採取非常冷漠的态度。

为什么会採取这样的态,使伸彦感到困惑。他也没有勇气问麻美子是什么原因。伸彦怀疑那一次是一场梦,是他一个人产生的幻觉。

真不敢相信。老师在那时候是那样的温柔,除了给丈夫看过以后,绝不会给别人看的秘密给我看了。

她是我一个人的老师,但现在是为什么呢?伸彦完全坠入五里雾中。

以后一星期以来,伸彦和麻美子的家庭教师关係一直持续,可是一点也没有发生有色情色彩的事。当然,伸彦是期望那样的,也希望发生更甜美的事。但和他的期望相反的,麻美子的态度冷漠,一直保持教师和学生的关係,也没有想缩短这样的距离。

这样的话, 和学校上英语课的老师不是完全一样吗…… 伸彦感到非常不满。夜晚单独两个人在老师的公寓里,对家庭作业也都努力做好,可是老师为什么不给奖品呢……?伸彦感到莫明奇妙。

当结束数小时的功课时,伸彦的腿已经麻痺地几乎站不起来。而且对伸彦也和往常一样,毫不留情地打耳光。同时在告一段落时,伸彦显露出明显的表情,老师也大加理会,伸彦在不知原因的情形下伤心,也想知道理由。

我做错什么事了吗?和老师有那样性感的关係是错了吗?老师是对自己的行为在反省吗?是想到了自己的丈夫吗?

伸彦最害怕的理由就是老师开始讨厌他。如果麻美子讨厌他,对伸彦而言那是比死更痛苦的事。永远大能和老师分享那样甜美的时刻,是他最痛苦的事。

无力的少年还耐心地等待,也许有一天老师会改变心意。又突然对我露出以前那样的微笑,也许能享受到肌肤相接的快乐。

可是,每一次做完功课后,就听到砰的一声,关上房门,那个声音重重地打在他的心上。

然后到今天!

那样冷漠的麻美子对伸彦开始有微妙的变化。

和往常一样只要犯小错就会挨耳光那样在用功。麻美子留下正在朗读英文课本的伸彦,走进隔壁的房间,就在那里开始换衣服。而且没有关上房门。

伸彦看到只剩下内衣的麻美子时,全身的血开始逆流,已经没有办法朗读课文了。

很显然地,麻美子是故意在他能看到的地方换衣服。然后对唸不成文的伸彦报以严厉的声音。

「谁让你偷看,真是讨厌的孩子!」

麻美子一面取下乳罩一下说,然后又毫不在乎地脱下内裤,变成赤裸。就这样从房间走出来,来到少年的背后,下达命令。

「能不能麻烦你在浴缸里放热水,还有把浴巾拿给我?」

刚开始时,伸彦无法理解麻美子说的话,但很快知道老师要洗澡,就没有看麻美子的人,立刻走去浴室。

麻美子的浴室里有一个浴缸。伸彦把水龙头开大,看着浴缸,深深叹一口气。老师每天在这里洗澡,在这里洗美丽的身体。仅这样想一想,他的下体就火热起来。

伸彦拿出浴巾,回到原来的房间时,惊讶地倒吸一口气,因为麻美子赤裸地站在房间的中央。

麻美子丝毫没有羞涩的样子,像女王一样泰然地站在那里,伸彦好像看到不该看的东西,站在那里低下头不敢动。

「你在干什么?快拿浴巾给我,要我等多久,笨蛋!」

伸彦战战兢兢地低着头递上浴巾,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显出非常惶恐的样子。

麻美子把浴巾围在美丽的乳房上,露出漂亮的大腿,就坐在很低的茶几上,交叉修长的腿。

「不要站在那里,快做完!作业还没有完全做好吧!」

伸彦立刻就在麻美子的旁边坐下,结结巴巴地开始念英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伸彦当然无法集中精神。因为浴巾围绕的麻美子的屁股就在他的旁边。

麻美子看到伸彦狼狈的样子,好像很有趣,然后又苛薄的说。

「老师现在要洗澡了,你要一起洗吗?」

伸彦不知道该不该高兴,犹豫一下后点头。

「你肯替老师洗身体吗?」

「是……」

「那么就放下功课,脱衣服吧。」

伸彦的心又开始跳动,高高兴兴地服从命令。然后仅在脱内裤时露出难为情的表情,因为伸彦的阴茎已经膨胀到痛的程度,在那里直挺。

「已经这样了?好像叫春的动物。」

苛薄的话刺痛伸彦的心。

走进浴室,麻美子察看水的热度后,关上水龙头,浴室只有三坪大小。麻美子对站在浴室门口难为情地用手掩饰下体的伸彦,用眼睛命令他进来。

麻美子慢慢地好像要使他着急地取下浴巾,对着伸彦说。

「立正!」

伸彦就在那里挺直腰桿,按照命令採取立正的姿势,但双手还在掩饰下体。

「放开手!」

没有办法只好移开手时,原来压住的肉棒猛然反弹,啪地一声打在肚子上。麻美子看到这种情形露出满意的笑容,同时也想到恶作剧的方法。

「你就这样绝对不可以动。」

「是。」

麻美子就把取下来的浴巾挂在从伸彦下体挺起来的肉棒上,好像要向这个东西代替挂钩。那种样子一定很滑稽,可是伸彦还是很认真地接受这样的命令。

「掉下来就不饶你!」

听到麻美子严格的要求,伸彦把精神集中在下体,拼命用力。

赤裸的麻美子就好像要挑逗伸彦,在他的面前摆出玛莉莲梦露的姿势。伸彦看到麻美子的裸体,露出痛苦和欢乐混在一起的表情,忍受着不準动的折磨。

麻美子慢慢地躺在浴缸里,热水溢出来沾湿伸彦的脚。

「啊……好舒服。」

伸彦看到麻美子,身体在水里显得更洁白。圆润美丽的乳房,细细的腰,还有鲜豔浮起的黑色耻毛,都强裂地刺激少年的性慾,那种反应强烈到能把浴巾抬高。

麻美子闭上眼睛,好像舒服地睡了。几乎以为老师真得睡着了,很长的时间都那样没有动。

知道麻美子闭上眼睛,伸彦就毫不保留地对麻美子充满性感的身体做视姦,也把那种情景刻画在自己的心上。

那是多么美丽的身体,伸彦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样地感动。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浴巾会从伸彦的肉棒上掉下来。反而,已经勃起到痛的程度,那样的痛苦几乎使伸彦难以忍受。

不知经过多少时间,好像麻美子终于从梦中醒来,张开眼睛看伸彦。两个人的视线相遇,伸彦慌张地移开,但觉得自己好色的心被老师看穿,垂下发热的脸。

听到哗啦一声,麻美子离开浴缸后,坐在小小的塑胶凳上。

「现在可以了,过来洗老师的身体吧。」

伸彦的立正姿势获得解放,高高兴兴地服从命令。

放下浴巾,就蹲在麻美子的身边,用脸盆装一盆水,用腿皂在海绵上擦拭,等有很多泡沫就开始先洗身在眼前的漂亮大腿。

「不要用海棉,用你的手直接洗好不好?」

对这样令他高兴的命令,伸彦立刻在手上抹很多腿皂,直接碰到麻美子的肌肤。

跪在冰凉的地砖上,伸彦努力地洗麻美子修长的腿。开始时仔细地洗每一根脚趾,几乎使麻美子痒得笑起来。

那是多么美丽的脚趾,细细的,又有凉凉的感觉。伸彦的心里想用舌头舔,更想永远这样摸下去。就是躺在地上用这样的脚踝,也会感到高兴。

伸彦这样做淫蕩的幻想,从小腿、膝盖,然后大腿的左右都洗乾净。但也在这时候困惑地停下手。现在该怎么办?可以洗那里吗?摸到那里老师也不会生气吗?伸彦等麻美子的指令。

就好像看穿伸彦的心事,麻美子默默地在少年面前站起,探取容易洗那里的姿势。

麻美子的耻部完全暴露在眼前,伸彦感到慌张,但他不能逃走。就好像摸到珍贵东西的慎重性,搓起泡沫后以颤抖的手开始洗耻毛。

伸彦想,老师就像女王一样,将苗条的身材毫不在乎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现在用自己的手洗那长在雪白下腹部上的耻毛,几乎这是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光景。

老师的腿又分开大一点,一定是暗示要他洗更里面一点。翻过手掌,慎重地碰到那神圣的部份。那种滑润的奇妙感触,使伸彦非常感动,对自己能直接用手摸到老师的秘处,感到有如登天的欢喜。甚至于还产生这样做会不会性生严重而无法招救的后果。

麻美子的秘密部份,就好像会缠绕在手上一样,虽然是滑滑的,但觉得好像摸到动物的内脏一样。

这是小阴唇,伸彦的手指上有了切实的感受。这时候伸彦又回想上一次老师在他面前展现的部份。现在,老师的秘处被泡沫掩盖,想看清楚是比较困难。

好像滑动的,又好像在舞蹈,伸彦的手在麻美子的双腿间仔细地洗。就在这时候,伸彦的手指不小心滑到麻美子身后的另外一个洞上。伸彦紧张地赶快收回来。

「没有关係,那里也对我洗乾净吧,你真会洗,继续洗吧。」

伸彦想,还没有看过老师的肛门。也许看过,但没有记忆,伸彦看一下从自己的大腿间膨胀直立显得很痛苦的阴茎。说实话,很难过。因为这样洗老师的大腿,使他很兴奋的关係,觉得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限度,眼睛开始冒金星。

可是怕老师骂他,必须要忍耐,伸彦这样告诉自己,拼命忍受。

让中指再度进入麻美子身上的裂缝,找到肛门时,就用手指向内轻轻抚摸似地洗。洗过四周,手指像中心前进。只是稍许用力,伸彦的手指就陷入麻美子的肛门里。

「啊……!不要!」

麻美子发出轻微的叫声,同时一巴掌打在伸彦的脸上。

「谁告诉你可以插进手指!」

严厉的骂声出现在伸彦的头顶上。伸彦立刻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用手摸挨打的地方。

麻美子低头看着挨骂后伸彦畏缩的样子,抓住他的头髮,用力向后拉,让他抬起脸。

「你装做那样可怜的样子也没有用。你好色又是变态,那是隐瞒不了的!」

麻美子手里的头髮,几乎要脱落,她同时用一只压在伸彦下体勃起的阴茎上,不停的脚趾拨弄。

「这是什么?这是证据!把这种奇怪的东西变成这样大,你在想什么,这不是证明你是变态吗?……」

这样麻美子残忍的捉弄,而伸彦是脸色通红,忍受着对他的折磨,很显然地,在伸彦的心里爱受到被虐待的欢喜。虽然还不能明确地定出那是变态性慾还是被虐待狂,但他对这样异常的关係,感到欢喜则是事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伸彦并不讨厌受到麻美子的折磨。他的头髮这样被抓,用脚压他勃起的阴茎,反而使他感到兴奋。因为伸彦勃起的阴茎好像更增加膨胀,就是最好的证明。好像那个东西在说希望继续受到更大折磨,压下去又弹起来,只要找到机会,就在那里耸立。

「你这样硬起来,是什么意思?」

「对不起……」

「道歉也没有用!」

伸彦明知道挨骂,但还是拿出勇气说。

「因为,想和老师……做爱,想和老师做爱!」

这时候伸彦的脸上又狠狠地挨上一记耳光。

「你是学生,还敢说这种话,你那样想做爱,就去找你妈妈,你胆敢说出想和我做爱!」

伸彦发觉自己拿出最大的勇气说的话,引起最恶劣的后果。

不该说的,可是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可是真的想做爱,实在难以忍受。怎么会有这样的痛苦呢?被打的脸开始发热,在那里也感到疼痛。不,不是疼痛,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只有被老师打到的部份,觉得特别可爱。

伸彦分不出这是痛苦还是兴奋,只是他一点也没有想到要从这里逃走。

原来站在那里的麻美子,突然在伸彦面前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