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我的助教学姊??? [2/2]

我的助教学姊??? [2/2]


「我放了热水,妳先洗个澡,就可以就寝了。」

「嗯」

我把门轻轻带上,将上衣脱下丢入水槽中,回到书桌前,放了张卡农的唱片,点了只烟,开始回想今晚所发生的种种。趁着音乐的空档,我走到浴室门口,静静的都没有声音,我猜她又睡着了。

ㄎㄡ???ㄎㄡ???,我轻敲着门。

都没有回音。

轻轻推开门,看到她还是坐在地上睡的。

「助教助教。」我摇一摇她,眐忪地睁开眼抬头望了望我,又垂下头去。

「助教助教,先洗个澡再睡。」

「我知道。」她抬起头说。

放开她準备离开,她的手却拉拉我,我回头看看她。

「我没有力气,你帮帮我。」

我呆了一下,望望坐在地板的她,几乎是整个人瘫在那里,头髮乱糟糟的披在胸前,衣服又皱又髒,原本亮丽的短裙被浴室地板的水沾溼了一大片,非常非常的狼狈。在学校的她,总是那么的活泼、乾净、美丽,我完全没有想过我会看到她这等落魄的样子。

我把门关上,我扶她坐上张小板凳,把她头髮拨到颈后,开始解开她上衣的扣子,她软软的靠在我身上任由我把她衬衫退下,解开胸罩的扣子,我看到她樱桃似的乳头小巧的点在乳房上。望着她的乳房,很奇怪我并没有任何淫恶的念头,我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病人,一个完全信赖、倚靠我、需要我帮助的病人。

把她裙子和内裤脱下后,我用毛巾轻轻将她身子擦一遍,再用沐浴乳帮她上了香皂,用水把香皂沖净后,我深怕她受凉感冒,可是又拿捏不準,隔着浴巾该施多少力量在她身上,于是我小心轻轻的把她的全身擦乾,準备帮她穿上衣服。她的身子完全瘫软在我身上,我竟然感到一种被信任的幸福。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情。在我完全都没有得到她心灵的此刻,竟能这么真实的拥有她的身体。帮她穿上我带来的ㄒ恤和短裤,扶她到床上,轻轻吻了她的额头,向她道了声晚安。

把灯熄了,将门轻轻扣上后,带着我的衣物到浴室中,我打开水笼头让冷冽的冷水沿头沖下,让我脑筋清醒冷静,理一理纷乱的思绪。随意沖洗一翻后,心里还是不放心助教她,着条短裤回到房里,她窝在枕头中,睡像甜甜柔柔的,屋外月光从窗棂照入,映在她安详的脸上,我竟有一种冲动想去吻她。凑向前去轻轻的吻了她的鼻子和眼睛,她突然一动,嘴里发出喃喃的呓语。我吓了一跳。还好,她翻了身又沉沉睡去。

回到浴室,把她的内衣裤和衬衫短裙泡到洗衣粉中,到凉台上抽完一根烟后,用手将她的衣物搓洗一翻。从小除了家中妈妈的衣物外,我从未看过其她女人的内衣裤,当然电视上或街头百货公司的不算。用手握着她的胸罩,我竟升起了一股异样的激情,我开始回想起我帮她解开胸罩的情形,和用手除下她内裤时所看到的浓密黑毛,竟然栩栩如生的在眼前晃过。抑住内心逐渐昇起的慾火,急急忙忙用水把它沖乾净,晾到屋后凉台,我想明天她起床时,应该就会乾了。

从衣架上拿了件外套,窝到屋角的沙发,把外套覆在身上,今晚就在这里打发一夜吧。闭上了眼睛,我觉得身体非常累,但却迟迟不浥睡。眼前突然浮起刚才躺在浴室的她,她全身赤裸的躺在我身上,我的手指轻轻滑过柔腻的肌肤,粉红的乳头和柔软的乳房是多么诱人,下体不自觉的感到一股肿胀,我用力咬了一下嘴唇,为自己龌龊的想法感到不齿。翻来覆去,我无法控制自己,因为一闭上眼睛就想到她的身子。我奋然爬起来,点了一支烟,觉得头痛欲裂。

「睡沙发很不舒服是吧。」寂静的月夜了,她突然冒出一句话。

「哦,不是不是,我喔??我??我头有点疼睡不太着。」好像怕被看穿心事,我答的乱七八糟。「妳醒了啊。」我问她。

「醒来好一阵子了。」

「是我吵到了妳了吗?」我问她。

「喔,不。是月光太美,捨不得睡了。」她答道。「你躺到我身边来吧,睡沙发你会着凉。」。

我轻轻爬上床,侧着身子在她左边躺下。她翻了身面对着我,在月光下她的脸庞是如此的清新动人,长长的秀髮映出淡淡的光泽,就像天上的仙女般。我不禁为我刚才污秽的幻想感到自责。她伸出手指逗着我的唇,轻声问我:「你刚才心里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我好窘,我猜我的脸一定红的像苹果,嘴里却否认:「我没有」。「你看,脸都红成这样还说没有。」她笑着说。我轻轻的拨弄着她额头的髮稍,她仰起头,闭上了双眼。

怀里拥着天仙一般的可人杗我完全无法抗拒这种诱惑,我开始吻她的额头、眼睛,鼻尖,慢慢的移向她小巧的双唇,我轻轻的用唇尖微微碰她的唇,她并没有拒绝,我鼓起勇气让双唇印上她的双唇,将舌尖伸到她唇里,轻轻的扣启她的齿隙。在我的逗弄下,她慢慢张开了口,伸出舌头轻碰了我一下,却又急忙缩回口中。我把舌尖伸入她的口中,搜寻着她软滑的舌头,但她却有着少女的矜持,任舌软如泥鳅的在我舌尖滑过。我追逐着她的舌尖许久,直到捉住它,将她舌头压住,用力的吸吮她口中芬芳的汁液,她身体抖然一颤,将身子一弓,迎向我的胸膛,我甚至可以感到她微突的乳尖传来一股热流。我知道她想要,更狂热的吻着她微颤的双唇,一只手圈着她的颈子,让右手轻轻游下,轻轻握住乳房,用食指和大拇指揉搓乳头,让它由柔软慢慢硬起。我将头移下,拥吻着她细嫩雪白的颈部,右手更用力的握弄她的乳房,她双眼微闭,齿间开始发出低低的呻吟。

将她的ㄒ恤从头套出,她的乳房再度呈现在我面前,但不像前次的苍白细软,双乳衬着潮红,勇然的挺立着,原本粉红的乳头,也在充血的激情下,散发出狂热的晕红。脱下她的裤子,她双腿很自然的张了开来迎向我,我忙乱的脱光衣物,让早已充胀到微疼的下体恣意挺出。趴在她身上,我轻轻的爱抚她全身,让她下体渐渐溼热,再吻着她的唇,让双手一边一个的逗弄乳房,慢慢的进入她的身体。她私处有点紧,而且似乎爱液不够多有点涩,她的呻吟声也夹杂着哀痛,我看到她美丽的脸庞似乎都扭曲了,便慢慢退出她的身体,凑着她耳边,我问:「会很痛吗?」

她回答说:「还好,没关係的。」

「我会轻轻的,如果不舒服就告诉我。」

「嗯。」她回答。

我开始吻她的唇、她的颈,再吻遍胀红的双乳,她的呻吟一波一波的像浪似的传来,用手轻抚着大腿内侧,她浓密的体毛就像一座慾望的探险丛林等我去尝鲜,舌尖轻挑着她私处,她突然狂浪的大声嗯哼起来,我将舌头伸入探幽,她更全身的颤抖呻吟出来。我张开口贪婪的吸吮浓烈的爱液,那爱液就像决堤的黄河狂涌而出,将整个私处沾得黏滑溼透。我挺起身子,再一次进去,就很顺利的深入了,温热的肉璧包裹着我的肉棒,一阵阵热电流不断由下体涌上,兴奋刺激不断的升高、再升高。我慢慢的来回抽动,她的脸涨成通红,双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里,嘴里一声声不断的淫叫。我增快冲刺的节奏,她的叫声便慢慢一声一声的升高,直到了高高的山顶,我放慢速度,那又幽幽的降低,再冲刺,又逐渐上杨。我就像交响乐的指挥,带领着性慾交响乐团,让激情的乐音在性爱的领空里尽情奔放,乐音时而高杨,时而低迴,但这却是我一生中听过最动人的交响曲。

我感到下体传来一阵颤慄的兴奋,夹着肌肉的抽动沿着脊椎直冲上脑门,我更用力抽动阴茎,让下体肌肉尽情缩放,她更是迂迴荡漾呻吟叫声直上云端,夹着我俩大口的喘气,精液倾涌而射出、射出、再射出,她狂乱的大淫数声,便慢慢的平静下来。

我在她身边躺下,她却翻了身背对着我,过了一会,我听到低低的饮泣声,扳过她身子让她面对着我,她低着头泪流满面。

「第一次?」我问。

「嗯」。

「还在痛吗?」

「不会,已经好多了。」

「我也是第一次,不过,别担心我会负责的。」

她急急抬起头用手捂住我的嘴,「别那样说,是我自己愿意的。」

我深深的搂住她,吻着她的唇,低低告诉她「不,是我不好,我不该趁妳最软弱的时后佔有妳。」

「我得谢谢妳今晚对我的照顾,当我吐在你身上的时后,妳解开我的衣服时,你却没有趁机非礼,我就觉得你是一个正人君子,而当刚才你帮我洗浴时,我全身赤裸的靠在你身上,你依然心无旁骛的细心帮我洗净,我虽然全身无力,但意识却很清楚,我当时好感动,觉得你是一个可以倚靠的对像,便决心把身子给你了。」她用手指轻抚着我的唇,一边说出了她的心事。

「我只是把妳当成一个需要我帮助的人,一心一意的希望你能够舒舒服服的就寝,根本没有想那么多。」

「别说了,我累了,睡觉吧。」她小声的说。我将她拥在怀里,她慢慢闭上眼睛睡了,我觉得当时我好幸福,真盼时光永远静止,迷迷糊糊就睡了。

隔天我被一阵阵刺眼的阳光螫醒,看看錶已经十点多了,身边空空如也,她早已走了,我用力揉一揉眼睛,怀疑昨晚是作梦一场。下了床,看到她的字条:

「小茹,小茹」我低低的唸助教的名子。

走到屋后凉台,只少了一件胸罩,其它的衣物都还在,也都还没乾。衣服都还在我这里,我猜她应该还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