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ye.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小说  »  Keroro

Keroro

「笨青蛙!!」

响亮的怒吼,从厨房传出。

一只绿色吉祥物大小的生物从客厅沙发探出头,向厨房看去「有什么事吗?夏美大人?」

夏美手上拿着一团抹布高举在前「这是什么?」

绿色生物隐约感到不妙,不过马上做出回答

「不就是抹布吗?」

「这是我新买的衣服,我花了半个月零用钱买的新衣服!」

「耶?是这样吗?吾等是觉得此配色太过花俏,应该是过时的衣服呀。」

绿色生物抢下那坨曾经是高单价商品的布料,双手一抖,撑开那件”衣服”

「再说,我觉得夏美大人穿这种暴露的衣服并不是很好是也」绿色生物把衣服背面转向夏美

「你看看,整个背部都露出来了,再怎么样!国中生不可以这样不懂时下的流行!」

坐在客厅观战的少年心想「说是整个背部,其实也只有到肩颊骨而已。」

「再怎么说,是夏美大人自己把衣服乱丢不好,而且这衣服也没什么品味,不如…..交给….本官……….」

绿色生物终于注意到夏美现在的表情了

「笨 青 蛙 !」

用喉咙发出共鸣似的低声怒吼

「KE~~RO!」

青蛙发出悲鸣,被夏美抛上抛下的狠打

「哀呀呀。」

在客厅的少年苦笑着

在庭院不断擦枪的红色生物,清楚的听到整个过程

「哼!真没出息」

说完继续擦枪,恐怕擦枪就是他的工作和娱乐吧

「好了啦姐姐,军曹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哼,我这个月份打扫厕所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夏美单手抓着青蛙头部,很帅气的说着

「可……可是!」

浑身肿包的青蛙,勉强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

夏美很狠的盯着青蛙说

「听到了没有?」

「吾辈了解了是也。」青蛙在空中摆出军人敬礼的手势

「真是…….」夏美头也不回的上楼去了

「军曹,你还好吧?」少年说道

「打扫厕所……..打扫厕所。」绿色生物低着头喃喃自语

「军曹?」

「为什么吾等要接受这种不平等的待遇!这觉对是不合理的!」

绿色生物紧握双拳,朝天大喊,就像是悲壮的英雄,在血染的战场上杀敌无数,最后还是被敌军包围。

「东树大人,您不觉得这是不合理的吗?」绿色生物转头询问

「虽然是这样,可是也是军曹不对在先吧,把姐姐的衣服拿来擦排油烟机………」

「可恶!」

青蛙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有错在先,还是单纯不甘心,哗啦啦的跑到地下室了。

「阿哈哈

东树苦笑了一下,继续看UMA的杂誌。

「各位是不是觉得很不合理呢?」青蛙说完整个事情的经过,在台上问着

台下坐了4只与他长的相像,但是颜色不一样的生物。每个人都毫不关心台上再说什么,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

「嗯…….各位……….?」青蛙有点不知所措的询问

「KERORO你就为了这种无聊的事情,把大家都招集过来?」红色的青蛙明显的不爽

「无…..无聊?」

「这次是军曹哥自己不对吧?小夏应该很难过的。」黑色有尾巴的青蛙回答

黑色的青蛙其实看起也像蝌蚪,不过等下他的名字就出现了,大家就将就点吧

「TA…..TAMAMA 2等。」军曹有点不知所措

「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不要叫我来。」黄色的青蛙说着

「在下先告退了。」深蓝色的青蛙咻的一声不见了。

「这就是,孤立无援?」站在KERORO旁边身穿学校制服的少女说着。

「其实吾等是要来跟各位讨论侵略蓝星的事情。」

本来準备离席的3只青蛙,听到这一句话之后又坐回位置。

「要是太无聊的话,我可不干喔!」黄色的青蛙说着

「说来听听吧KERORO。」

GIRORO伍长对于这位上司已经失去信心,可是每每还是抱持着一丝丝的希望,希望KERORO军曹能回复成当年的军曹,即使每次侵略都没什么好下场,可是他还是追随着KERORO,当然跟他年轻的时候与KERORO发生过一些事情。

「大家都知道,我们侵略蓝星最大的阻碍是什么?」KERORO握紧双拳

「那就是日向家!只要彻底佔领日向家,我们就有未来。」KERORO举拳大声说说着

「真不愧是军曹哥,说起不切实际的话还是这么有魄力。」TAMAMA边吃零食边想

TAMAMA二等兵大部分的时候都向着KERORO,虽然最近KERORO在蓝星上面的所作所为,都挺没出息的,不过TAMAMA还是会追随军曹哥的,他本人是这样说的。

「那么,我们可以把日向家分为两大区块,第一项是妈妈和夏美大人,第二项是东树大人。」

「妈妈大人有可怕的的战斗能力,不过令人高兴的是,妈妈大人这个礼拜因为出版社招待所以不会回家。」

「这就是,趁虚而入?」制服少女说

「也就是说!」KERORO双眼发光

「我们第一部份就是必须打败夏美大人!」

「我们只要在这个礼拜佔领日向家,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会议厅的大萤幕投影着夏美的全身影像。

少女的影像穿着学校泳装,两眼有神,身体均称紧实,身体比例犹如一件艺术品,虽然只是国中生,不过胸部臀部大腿都有发育,散发着柔软的感觉,皮肤透着健康的颜色。

「夏美的泳装……」GIRORO伍长陷入了奇怪的状态,死盯着夏美的影像

「再来第二阶段,囚禁东树大人,凭东树大人的体能,应该很好解决。」

影像切换到东树,因为是男人,所以我(笔者)就懒的解释他的身体啦。

「可是要打败小夏,很困难的吧?」TAMAMA提出中肯的结果

「的确,夏美大人的身体可以说是人间凶器。」

银幕上的影像切换到偷拍夏美运动的影片。

「就如同各位所看到的,夏美大人有着绝对的破坏力。」

银幕上的夏美刚好在这个时候对排球杀球。

「下去吧!」银幕上的夏美大喊,排球碰的一声,重重的撞击到地面

底下4只青蛙看的冷汗直冒,尤其是KERORO,有次他潜入学校被当成排球打,所以他很清楚这种威力。

「这就是,一夫当关?」制服少女无视场合的说着

会议厅安静了好一阵子,大家看着银幕上的夏美继续发威。

「总………总之,吾等已经找到对付夏美大人的有效办法了。」

KERORO把影像切换掉,换成作战报告的简报。

「哼哼,这就是吾等的秘密武器是也。」KERORO挥手示意制服少女更换影像

第一版

RX-78-2

武器 光速枪 火箭筒 光速军刀

特色 光速枪可挂上腰部

头部拥有另外开启的内构

手臂有可以打开的引擎整备部位

脚部有小腿部的引擎可以打开

拥有核心战机但是尾翼无法收起

另有核心机构可以让核心战机做另外的摆饰

缺点:因核心卡榫不紧容易分成两节。

「你说的计画……..就是这个吗……..?」GIRORO看起来好像开始冒烟了

「阿,抱歉抱歉,这是我在讨论版上面发的心得文。」宇宙来的青蛙与地球人的兴趣分享

「你这家伙……」

在GIRORO快要爆发之际,KERORO及时的换上正确的简报。

「就是这个!」KERORO自以为帅气的指着萤幕,其动作就好似基连演讲结尾。

「拜託!插进来吧!…..这是什么呀军曹大哥?」

在银幕上面出现斗大的H漫封面,封面的女主角双手掰开自己的私处,不过标题挡的恰到好处,什么都看不到。

「这….是….什么?」

GIRORO看到画面不禁脸红,不过它本身就是红色的,也没几个人看的出来他在不好意思。

「吾等仔细研究了相关书籍之后发现,像这一类的未成年书刊,正是暴露母蓝星人弱点的指导书刊。」

「什…….什么?」GIRORO吃惊的回答,就他所知,里面不过是蓝星人交配的画面罢了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里面只不过是交配画面而已?」KERORO两眼发光的说

「唔…..呃…….」

「KERO

KERO

KERO,仔细看清楚母蓝星人的弱点!」

画面上出现了另一本漫画,大体上在诉说强姦的题材,KERORO让部属浏览了几夜以后继续说道。

「你看,原本女主角苇月本来是楚于被动脚色极力反抗,可是当交配行为继续执行以后…..」

画面切换到女主角好像欲求不满的像众男人邀约,请求阴茎插入。

「交配这种动作不但可以控制母蓝星人,而且可以让他们无法脱离交配的控制!」

其实KERORO看H漫,后面女主角每一个都说很舒服,也就是说,如果能让夏美大人感到舒服,让她高兴的话,就可以赔罪了。再加上可以控制母蓝星人,虽然不知道对夏美大人行不行的通,不过不论成功与否都可以给下属一个交代,吾等还是有在认真侵略蓝星的,可谓一石二鸟之计。

「真不愧是军曹大哥。」TAMAMA率先附和。

「这…如果换成是夏美的话……..」GIRORO的妄想开关又启动了

噗的一声,GIRORO的鼻血喷的老远。所有人都知道她喜欢夏美,不过对于他露骨的表现还是觉得很有趣。

脸色苍白的GIRORO突然又跳起来,不顾自己贫血状态对KERORO的作战提出质疑

「你想要欺负夏美吗?」

这是一个危险的疑问句,GIRORO对夏美的怨念很深,而且想要保护他,要是没过GIRORO这一关,这个作战计画大概也不能顺利执行。

「这怎么能算是欺负呢?GIRORO伍长!」KERORO大声的回答

「吾等乃是珈玛星云第58行星的K隆人,侵略乃是无等的首要任务!」

「伍长想要顾及个人情感,而抛弃与自己深入敌境的同胞吗?」

「不……我只是….」GIRORO伍长动摇了

「再说你会对不同种族的交配行为感到羞耻是很奇怪的,如果在你面前有一对苍蝇在交配你会觉得害羞吗?」

「唔………」

「你面前有老鼠在交配,你会觉得羞耻吗?回答我GIRORO伍长!」

「不…并不会……」GIRORO默认了

「既然不会,你有什么好犹豫的?侵略蓝星成功以后,蓝星上面的东西都会是我们的!」

「都是我们的吗?」GIRORO心想

「既然都是我们的东西,那夏美也是我们的了,那么要把它配给到GIRORO下面也不是不可能喔KEROKERORI。」

GIRORO的妄想模式再度启动,又再度喷了一次鼻血,整个人虚脱晕倒在地上。

「KURORO曹长!」

「上次要我準备的东西只要2个小时调整喔KUKUKUKU。」KURURU发出阴险的笑声

「那么!诸位!作战计画在明日下午1300时準时启动,其他细节都在作战报告书里,祝诸君作战成功,以上。」

KERORO在台上做出标準的敬礼手势。

「在发光呀KERORO在发光呀。」

「我一生都要追随军曹大哥。」

「KU~~KUKUKUKU好像很有趣。」

当四支外星生物在地下基地冷笑共鸣的时候,在客厅看电视的夏美打了一阵寒颤。

「有种不好的预感。」夏美心想

转个镜头

「今天不是说去朋友那边玩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发问的是一个少女,漆黑的头髮与雪白的皮肤,就像一个传统的日本娃娃,他穿着白色的休闲杉站在激流的瀑布之中,被河水打溼的衣服呈现半透明的状态,把少女姣好的曲线勾勒出来,胸前坚挺的乳房挺起溼透的休闲衫,樱桃色的乳头在衣服后面若隐若现,在耻骨的部份可以看到稀疏的黑色阴毛,少女只穿着一件休闲服而已,强大的水流沖的她身上的衣服严重歪斜,左边的肩膀和胸部上方已经露出了。

「不,没什么,在下还是一起做水行吧。」

水行就是在瀑布下做的修行,就这样身为KERORO小队里面最强的暗杀兵,又在次被忽略了。

会介绍小雪只是单纯顺手打上,请不要介意。

「不,已经告一段落了,我们还事先準备晚餐吧。」

小雪从瀑布中跳到对面的石头上,离瀑布有20几公尺的石头上,这不可思议的体能在两人的眼中好像是属于常识範围。

小雪伸了一个懒腰活动活动身体,脱下溼透的衣服坐在石头上拧乾。

「小雪大人,近日的香鱼好像特别肥美呢。」

「嗯,那今晚就吃烤鱼吧!」裸体的小雪绑了头髮,做了一个向地上抛掷物品的动作。

瀰漫的烟雾中,小雪已经在一瞬间换上以往的忍者服,2个黑影一蹦一跳的消失在树林中。

「我看到了,非常恐怖,刚刚天狗正好经过我们头顶上。」美女主持人满脸惊恐的对摄影机大喊

「一定是你们要盖房子惹怒了天狗大人阿阿阿阿。」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像鬼魅似的吶喊

这个举动让原本不安的现场,添加了不少诡异的气氛,再加上老婆婆的吶喊表情本来就很恐怖了,美女主持人惊叫了一声昏了过去,现场乱成一团。

「什么事情这么吵呀?」小雪人在10几公尺的高空好奇的回头观望

「嗯..算了。烤香鱼烤香鱼,嘻。」

两道黑影在树林中交错,消失。

隔日早上

轮到KERORO做早餐,面对满桌丰盛的早餐,夏美看了一眼,拿了一片吐司咬住。

「我吃饱了。」

连正眼都没看KERORO就逕自走向客厅了。

「夏美大人…….」KERORO呆呆的看着夏美的背影

「KERORO你还是跟姐姐道歉吧。」东树笑着说

「不不不,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夏美大人的错。吾等没有做错任何事。是夏美大人才应该跟吾等……」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美劲力十足的吐司射中眼睛。

「唔哇哇哇哇,眼睛,我的眼睛!!」KERORO遮着眼睛在地上打滚

夏美头也不回的跑到楼上去了,听她用力的踏着楼梯就知道她心情一定很差。

「吾等,也是有做补救措施的呀!」

「补救措施?」东树问道

「可恶,补教措施,吾等会补救的。」说完KERORO跑到地下基地去了

「呃…………..」东树一个人面对丰盛的3人料理

「这么多我吃不完呀!」东树无奈的自言自语

KERORO在自己的房间对制服少女哭诉

「摩亚大人,吾等是真的想要弥补夏美大人呀。」宇宙青蛙一脸鼻涕眼泪的说

「我知道叔叔的想法,先等夏美大人冷静下来吧。」说完,给了KERORO一个治癒系满点的笑容

「摩亚大人!」

「叔叔!」

「摩亚大人!」

「叔叔!」

「那个女人!!」在门后散发强烈怨气的黑色生物,正是TAMAMA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了的!」从门缝看去,摩亚正笑着和KERORO说话,画面一片温馨。

「摩亚大人,我有一件事情想要麻烦妳是也。」KERORO说

「好的,只要是叔叔的事情,摩亚都愿意帮忙喔。」摩亚笑着说

「忌妒!要帮忙我也会帮忙呀!」

「为什么要叫那个女人。」TAMAMA不同以往的可爱形象,面目狰狞的躲在门后

「阿对了!如果说我在作战的时候表现良好,军曹大哥一定会比较注意我的。」

只要TAMAMA没有往负面的事情思考的时候,表情就会变回以前吉祥物的模样

「等着看,下午的作战我一定会拿出我的实力的!」

TAMAMA一边燃烧忌妒魂,一边打开空间转换,到饲主给他的房间研读作战报告去了。

「摩亚,事实上吾等研究的参考资料,里面指出蓝星女孩子只要裸露或是被摸就会不好意思,所以想要请教摩亚大人。」

「是这样吗?」摩亚用食指顶着脸颊,不解的说。

「嗯,所以吾等洗想要用摩亚大人做实验,如果摩亚大人感到害羞,那作战可能就要延期了。」KERORO顿了一下

「如果说,摩亚大人没有感到不好意思,那么反抗动作可以视为傲骄成分是也。」

KERORO用自己在网路上吸收的乱七八糟资讯做出结论。

「这就是,口是心非?」摩亚笑着说

「摩亚大人,我们就开始吧。」KERORO拿出他成堆的”参考资料”,开始依样画葫芦

「那摩亚要做什么呢?」

「摩亚什么都不用做,因为女性是处于被动状态是也。」KERORO手忙脚乱的翻着H漫

「那,摩亚大人请多多指教。」青蛙慎重的鞠恭说着

「是,也请叔叔多多指教。」

「首先……….」KERORO边看书,边操作

KERORO把摩亚的制服釦子全部解开,雪白的胸罩衬托出健康的小麦色身体,摩亚丰满的胸部稍稍溢出胸罩,可以看出她的胸罩穿的size小了。

「摩亚大人你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完全不会喔,叔叔。」摩亚笑着说

「嗯嗯,跟吾等想的一样,那么继续。」

KERORO笨手笨脚的解开摩亚胸罩的釦子,丰满的胸部得到解脱,马上把胸罩弹到乳房上方去了。

KERORO双手揉捏摩亚的乳房说道:「KERO,好像屁股呀!」

KERORO把摩亚的内裤也脱了,一个妙龄少女近乎全裸,为什么KERORO还能把持的住呢?

因为他们种族不同,就好像我们去捉弄一匹母马,在怎么样你也不会想上她吧?

「军曹,你上次要我买的模型我买到了。」

东树毫无预警的打开房门,拿着H漫的青蛙与裸少女,这种怪异的景象让东树僵在原地。

碰的一声,东树头部受到重击,晕倒在门口。

「KERORO,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现在可是大战前夕呀。」

GIRORO在东树进一步做出反应的瞬间。

「你们在做什么!」GIRORO总算注意到摩亚的穿着了

「哀呀,GIRORO伍长,只是一些战前会议罢了。」KERORO敷衍的说。

「要是让GIRORO问起来那可真是没完没了。」KERORO心想

KERORO赶在GIRORO发飙前,催促摩亚去準备作战内容,自己则是跑到预定战场躲GIRORO。

「东树,吃饭了喔。」夏美作了些简单的料理当做午餐。

「东树?」夏美等不到弟弟的回应

「奇怪,刚刚不是还在吗,又没有出门的迹象。」

夏美一边叫唤,一边走向楼梯。右脚踩空了。

「咦?」夏美脚底下的地板像活门般打开,突如其来的偷袭夏美当然防备不及。

「这次又怎么了~~~~~~~~~~~~~~~」夏美发出哀鸣,一路跌落到地下基地。

眼睛睁开的时候,夏美才发现自己被关在透明的正方形箱子,箱子不大约高一公尺。

夏美环顾了四週,发现自己在类似电影院的地方,而箱子的位置在最前排正对着舞台,是个很不错的视野。

舞台上摆满了特摄用的道具,场景应该是街景,就是缩小的高楼大厦。

而那些宇宙青蛙,正好在自己正前方的座位,爆米花零食饮料摆的两旁的座位都是。

「喂,笨青蛙,你在干什么!」

直觉KERORO大概又想要搞什么侵略之类的,夏美忘记还在跟青蛙冷战直接发问。

「哼哼,那还用说吗?当然是侵˙ 略˙蓝˙星是也。」

KERORO脸贴在玻璃乡前面,用特别强调嘴型的发音唸道。

「你以为我会让你得逞吗?」夏美低着头低声说道

「不,不好了!小夏的战斗力急剧的上昇中,已经突破20万了!」TAMAMA看到机器显示的数值

KERORO一脸阴险,弹了一下手指,玻璃箱子中的咬球像是有生命一样,自己迅速的安装在夏美的头部。

夏美吓了一跳,连忙用力的想要扯开咬球,可是咬球稳稳的繫在嘴上,怎么扯都扯不掉。

「呜呜呜呜~~~」夏美的发言权被夺取了,他愤怒的用力搥打玻璃箱

「没用的没用的,这可是MU-89星特产的水结晶,像这么薄的程度要打破他可是要用火车撞呢,KUUKKUKUK。」

一个不注意,夏美的双手也被好似有生命的皮绳绑在背后了,这下子夏美连要找机会逃出的机率都下降了。

「夏美大人,你还是安静看戏吧,今天你可是主角喔!而且是正义的一方!」

青蛙很得意的说着。

夏美愤怒的发出怒吼,可是苦于嘴中的咬球加上双手被绑,自己就像是鉆版上的肉,乖乖的让人切割了。

因为咬求的关係,夏美必须仰起头来才能够吞嚥口水,因为在极怒下忘记要注意这个新增项目,少女的口水钻出咬球的孔洞,沿着下巴留下来了。

夏美连忙用手臂擦去,不过动作还是比不上早已做好準备的KERORO,一阵闪光闪的夏美的眼睛有点疼痛。

「你看看,夏美大人流口水的样子。」

KERORO就像是大哥分糖给小弟一样,把立可拍的相片丢给TAMAMA。

「真的耶军曹哥,小夏好像小婴儿喔。」

夏美气的哭出来了,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

「小夏哭了耶军曹哥。」TAMAMA看起来慌张不已

「别担心,现在还是在计算範围之内。」

KERORO从背后拿出一本H漫确认当前的经过,有没有偏离剧本太多。

「那么,作战开始!」

KERORO帅气的指向舞台。

夏美被传送到舞台正中央,他跌坐在缩小的城市街道上。

「喔~~~~邪恶的母蓝星人已经降落在市中心了。」

摩亚身穿红色小背心以及迷你裙,拿着麦克风在一旁朝气十足的主持着。

「摩亚!!连摩亚都?」咬球依然没有鬆开,所以还是一连串的呜呜声

摩亚走到夏美旁边低声说:「不好意思喔,夏美大人,我必须要帮助叔叔才行。这就是寄居离下?」

摩亚给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夏美站了起来,用呜呜声向摩亚表示抗议。

夏美心想:「快点帮我把这些东西鬆开啦。」这也是夏美心想

摩亚转而面向观众席,装出害怕的动作说着

「邪恶的蓝星怪兽居然想要危害我们,这个时候有谁能救救我们呢?」

台下的青蛙很有默契的喊着(除了KURURU)

「蛞蝓超人!」

摩亚又再次的问道:「是谁能够帮助我们呢?」

「蛞蝓超人!!!」

两边一搭一唱,常见的舞台互动。

夏美听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蛞蝓超人…….难道又……..」

夏美缓缓的回头,只见一个黑色人形物体站在边幕,身体上还闪着不妙的光芒。

摩亚大喊道:「请蛞蝓超人出来拯救我们吧!」

「喔喔喔喔喔~~~斯逼。」

台下的青蛙更加热烈回应着(还是除了KURURU),斯逼为英雄系列的语助词,无意义。

看着台下观众互动热烈,摩亚心理面相当感动

摩亚心想:「我一定会做好我的工作,炒热气氛,实况转播。」

摩亚擦了一下眼角的眼泪

「让我们欢迎,蛞蝓超人。」

在暗处站着的黑色人型迈出步伐,站在强力的灯光下。

这头蛞蝓超人浑身釉黑,身体的黏液随着舞台灯光反射着黏腻的光泽,脸部还维持着蛞蝓的脸孔,手掌则是白色的,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手掌的不同之处,这白色的部份就是蛞蝓的斧足来的,仔细一看会发现手掌上布满细小绒毛,做波浪运动,而下体部位,黑色的阴茎,加上白色表面还有波浪运动的龟头。

夏美看到往后退了几步,不说一句话,立刻转头就跑。

KERORO老神在在的按下椅子扶手上的按钮,舞台地板立刻伸出触手绑住夏美双脚,并且调整姿势变成M字开腿。

夏美极力挣扎,无奈四肢都被固定,看着噁心的蛞蝓慢慢的走将过来,心理说不出的恐惧。

TAMAMA在台下看的高兴,转头向KERORO说

「军曹大哥,我们把小夏的咬球放开好不好,我想要听敌人求饶。」

KERORO摸摸下巴「这个嘛~~~~」

「KURURU,药物释放完成了吗?」KERORO转头问道

黄色的青蛙发出阵阵冷笑

「早在绑上去那一刻,就下药完成了。」

KERORO高兴的说:「干的好呀,KURURU曹长!」

随手按下另一个按钮,解开夏美的咬球。

夏美一取回发言权,马上对KERORO大喊

「KERORO你这家伙,快点把我放开。」

「那怎么行呢?现在我们可是在侵略当中喔。」青蛙回答

「放心好了夏美大人,成为本军的奴隶本官一定给你最高待遇的是也。」

「KERORO~~~~~~~~~~」夏美哭着大喊

摩亚对台下说道:「现在,蛞蝓超人就要打败母蓝星人了,加油呀蛞蝓超人。」

蛞蝓超人虽然长相不好,其实各种能力都远优于地球人,脑袋除外。

因为强化脑袋以后会造成无法预期的灾难,黄色的阴险科学家是这么解释的。

蛞蝓超人缓步走到夏美正前方,伸手把夏美的内裤扯掉。

夏美稀疏的阴毛和粉色的阴唇暴露在众人当前,肥厚的大阴脣一张一阖,从缝隙往里面看可以看到若有似无的水光。

「不~~~~不要~」夏美看着蛞蝓超人的男根,万分恐惧的大喊。

?不要~~~~~~不要看~~~~~不要过来~~~~~~~?

现在的夏美顾不得私处暴露在他人眼光中死命的挣扎,她打从心底希望这一切只是青蛙的恶作剧。

或许等一下KERORO就会跑来拉个炮,说愚人节快乐之类的。

「现在,蛞蝓超人準备攻击母蓝星人了!他把武器对準母蓝星人的弱点。」

摩亚做着实况转播,忠实的报告当前的状况。

蛞蝓超人好像断电了一样,突然静止不动了,就像木雕一样。

KERORO有点急躁的说:「KURURU这是怎么回事?」

眼看侵略蓝星的第一步即将达成,却中途煞车。

KURURU说:「看吧。」

蛞蝓超人把视线移到摩亚身上。

「蛞蝓超人,不知道为什么停止攻击了,难道力量快用光了吗?」

摩亚手向指说道:「我们大家一起为蛞蝓超人加油吧!」

话才说完,摩亚冷不防的被蛞蝓超人推倒在缩影的市中心,也就是夏美旁边。

「看来,蛞蝓超人把大声说话的摩亚列为首要攻击目标了。」KURURU分析当前的情况

「什么?」KERORO没有听懂的样子

「虽然我们敌人设定为夏美,可是现在夏美已经是待宰的羔羊,没有反抗能力,所以对蛞蝓超人来说,夏美的威胁已经是0了」

KERORO慌张的问:?那他为什么要攻击摩亚大人??

KURURU发出尖锐的冷笑声:?谁知道呢??

KERORO:?KURURU曹长!!?

KURURU冷笑着说:

?因为摩亚在一旁超热气氛,製造噪音,所以被蛞蝓超人当成具有威胁性的敌人了,KUKUKUKUKU。」

KURURU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念念有词的说了一堆。

?嘿嘿嘿,那个女人自食恶果啦。?TAMAMA偷笑在心理

?捏捏,那我们有没有方法救摩亚大人呀??

TAMAMA虽然在心中暗爽,不过还是尽责的表现出他可爱(腹黑)的一面

KURURU:?没办法了~~~~KUKUKUKUKU?

KERORO:?……………………….?

TAMAMA:?军曹大哥??

KERORO:?摩亚,我们会为您连升两等的是也,无须担心后勤部队的安危。?

KERORO说的咬牙切齿,好像摩亚被送往前线一去不复返的感觉。

TAMAMA看着威风的KERORO,心想:?不愧是军曹大哥,多么的深思熟虑呀。?

「痛痛痛。」跌在建筑物上的摩亚揉着疼痛的屁股,前面说过蛞蝓超人的力道是很大的。

蛞蝓超人一手撕开了摩亚身上的衣服,任凭两团柔软的乳房在空气中晃动。

「蛞蝓超人把我的衣服撕开了,胸部被人看到了,这就是亡羊补牢吗?」

摩亚还是记着KERORO赋予他的任务,努力的做好实况转播。

「为了叔叔,摩亚会努力的。」她本人是这样想的

蛞蝓超人用它满是纤毛的双手,吸附在摩亚的双乳上。

KURURU:?蛞蝓超人的双手构造就好比蛞蝓的底部,虽然表面看似平静,其实是快速的在运动呢。?

远看蛞蝓超人只是把手贴在摩亚的胸部上而已,可是摩亚的胸部却开始向海波一样的震荡起来。

摩亚:?现在蛞蝓超人抓住了我的胸部,开始搔痒了,好痒呀。?

摩亚认真的看着自己的胸部被玩弄,并且实况转播。

摩亚:?摩亚的胸部好痒,好像有好多蚂蚁在上面爬,好痒喔。?

摩亚一开始乖乖的在建筑物上让蛞蝓超人摸乳,可是摩亚开始觉得胸部奇痒无比,就好像被蚊子叮满了胞。

摩亚:?摩亚的胸部好痒好痒喔,蛞蝓超人用黏液在保护我的胸部不受母蓝星人攻击。?

虽然摩亚还是在实况转播,可是他的身体可以看的出来,越来越坐立不安了。

KURURU:?蛞蝓超人浑身沾满体液,有很强的生物硷,要是碰到的话会奇痒无比,皮肤也会变的很敏感。?

好不容易蛞蝓超人双手放开了摩亚的胸部,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只是沾满黏液,可是摩亚觉得痒到不行。

蛞蝓超人一鬆手,摩亚马上用自己的双手不断的搓揉自己的胸部。

摩亚一边搓揉胸部,一边衄胸部夹住麦克风以便继续转拨

摩亚:?摩亚的胸部好痒好痒喔,真的好痒喔,蛞蝓超人已经收手了,她打算去对付母蓝星人了吗??

看着摩亚不断的搓揉自己的乳房,乳头,夏美感到不好意思,同时又对蛞蝓超人产生了新的恐惧。

蛞蝓超人并没有转攻夏美,反而直接挺起阴茎轻轻顶着摩亚的大阴脣。

摩亚:?蛞蝓超人用着他超级必杀技,无敌突刺,对準了摩亚尿尿的地方,阿,好痒喔。?

蛞蝓超人对準以后,又像个木雕一样动也不动。

摩亚:?蛞蝓超人??

过没多久,摩亚感觉到下体直直发起巨痒,下体可比胸部的皮肤还要更加细緻,摩亚经不起刺激,开始说道

摩亚:?蛞蝓超人??

摩亚:?蛞蝓超人,你怎么了。?

摩亚:?好痒…….. 蛞蝓超人?好痒好痒………好痒阿!!!!?

摩亚已经痒到不行,直接伸手下去抠搔阴部。

麦克风咕噜噜的滚到地上,摩亚也顾不得了。

不搔还好,一搔停不下来。黏液因为搔动的关係,顺势沾到了摩亚的小阴唇。

摩亚:?好痒好痒呀!!好痒好痒,好难过…………….?

摩亚的双手,大腿,也都因为动作的关係沾到黏液,一齐发痒。

摩亚根本没多余的手可以纾困,整个人乱扭乱动

摩亚:?摩亚真的好痒喔,叔叔,救命呀……..好痒阿……救我!!?

看着摩亚痛苦的样子,夏美寒毛耸立,她知道下一个就是她了。

蛞蝓超人冷不防的抓住摩亚的双手,腰一挺,粗大的阴茎挤进了阴道。

摩亚因为双手被抓住,周身奇痒难当,突然下体被硬物插入,反而觉得舒畅无比。

摩亚:?现在…. 蛞蝓超人已经把…..武器….插到摩亚的身体里了…….好痒..好舒服……?

摩亚不断的扭着腰,希望能摩擦蛞蝓超人止痒。可是蛞蝓超人全身都是粘液,只是沾黏到更多罢了。

摩亚因为下体的快感,以及周身的奇痒,发出阵阵的娇喘。

摩亚:?在…用力一点…..唔唔唔。?

蛞蝓超人突然整个贴了上去,这下子连肚子脖子这些没黏液的地方也被沾染到了。

摩亚放声大喊:?好痒阿阿阿阿阿,呜呜呜…………..用力一点………..呜呜呜…………。?

夏美看着摩亚被姦淫蹂躏,心理无限恐惧,可是她怕他一出声,蛞蝓超人就转头向他攻击了。

摩亚,乱扭着身子,用身体很狠的摩擦着蛞蝓超人的身体。

蛞蝓超人也毫不保留的用力的插着摩亚,巨大的阴茎在摩亚你内翻搅,触动他最敏感的地方。

摩亚大声喊着:?痒阿阿阿阿,阿阿阿…………好……不行了阿…………..?

摩亚全身收缩了一下,与蛞蝓超人交合之处溢出了亮晶晶的液体,摩亚高潮了。

摩亚浑身无力的颤动着,蛞蝓超人还是继续的抓着他的双手,不过姿势换成狗爬式。

摩亚:?继续?!这就是连绵不断吗??

话还没说完,蛞蝓超人又继续抽插起来。

刚高潮完的身体是很敏感的,蛞蝓超人这样继续的狠插摩亚,算成了一种变相的处刑。

摩亚被插的放声大叫,可是在怎么挣扎也逃不过蛞蝓超人的手中。

夏美一声不响的哭泣着,看着摩亚被姦淫的样子。

?趴搭!? 夏美耳边传来清脆的声音

回头一看,一只稍微小一号的蛞蝓超人搭着他的肩膀。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夏美撕声喊叫,无奈手脚被绑,毫无作为

蛞蝓超人2号等待夏美叫完之后,双手轻碰綑绑夏美的金属触手,金属触手好像感应到什么,斯噜噜的收回地下了。

夏美感觉到双脚一鬆,马上滚开,动作之快连蛞蝓超人都反应不及

虽然碰触时间很短,可是肩膀上已经传来阵阵的痒感。

没想到才刚要稳住身子準备开跑时,蛞蝓超人已经飞扑抱住自己。

夏美反应快,可是蛞蝓超人身体动作更快。

蛞蝓超人的黏液沾满了夏美全身上下

?不要……不要阿,放开我…………?夏美颤声喊道

蛞蝓超人用双臂的黏液上下涂满夏美全身上下,不管夏美怎么挣扎,都无法逃脱。

不久,夏美感到浑身发痒,犹如千万只蚊子在全身上下叮满了胞。

夏美边哭边用双手抠弄阴部

?好痒呀……真的好痒阿………….呜呜呜呜。?

?不要呀,不要看我……….好痒阿……………?

夏美边哭,边用手指刮着肉缝,另一手拇指食指快速的揉捏自己的阴蒂

?停不下来呀,好舒服…………..,不要看………….不要……..呜呜呜。?

蛞蝓超人抓住夏美的双手,以免过度搔痒而破坏自己的皮肤,蛞蝓超人把夏美转到正常体位

阴茎直直的贯穿了夏美的处女穴。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不要……………?

夏美无力的看着蛞蝓超人巨大的男阴,贯通了自己娇嫩的下体。

更令夏美无法忍受的是,全身上下的痒感,因为双手被抓,只好不断的扭动身体

藉由摩擦蛞蝓超人身体寻求解放。

?阿阿阿….好痒……………..?

?停呀!唔唔唔唔!!好…….好………..?

两个少女淫叫的声音在舞台四周传递着

蛞蝓超人一波波的对夏美的阴道突进,加上这奇痒的黏液,使的夏美处女的身子一下子就承受不住

下体斯噜噜的涌出了一堆液体,高潮的象徵。

可是2只蛞蝓超人从来都没有要停的意思,一次次的深探少女体内的子宫,搞的两女淫叫连连从未间断。

玩弄摩亚的蛞蝓超人1号好像想到了什么,于是把趴在地上的摩亚抱起,放到夏美身上。

两女依感觉到发痒的胸部,腹部有了依靠,马上开始互相磨蹭。

两女的淫叫声,透过地上的麦克风,在大厅阵阵回荡传拨。

夏美:?摩亚!好痒…….….好舒服….嗯嗯…….嗯嗯………?

摩亚:?小夏!用力点磨我…………对对……….唔唔,好棒……..?

两团软趴趴的胸部互相挤压着,对两女来说,对方胸部的乳头可以说是最好的抓痒点。

因为胸部挤压,乳头有的时候会不小心挤到左右两侧,粉色的乳尖从两团互相挤压的胸部蹦出来,煞是好看。

?摩亚…..?

?夏美大人?

两女轻唤着彼此的名字,用舌尖勾画对方的脖子,嘴唇。藉此解痒

鼻子中传来,对方的体香,与淫蕩的气息,两女的思绪已经不是用正常常识来规範了.

?嗯嗯嗯嗯嗯………………?

两女满脸朦胧的吸引对方的唇。

用柔软的娇驱,磨蹭彼此敏感的地方,互相的吸阭,互相的舔舐。

终于,两只蛞蝓超人腰一挺,射出了大量的精液,精液多到两女的子宫都被灌满,肚子微微的凸起

空气从阴唇被挤压出去发出啵啵声响,格外的明显响亮。

接着,身子一挺,两只蛞蝓超人双双倒地,死了。

他们完成了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任务了。

摩亚夏美,轻轻的互相搂着,身体无力到无法搔痒,下体娟娟流出乳白的精液。

KERORO:?哀呀……..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KERORO拿着摺扇轻拍自己的头,夏美这个时候理都不想理他,心里头只想着一件事…………

?我被玷汙了。?

也不知道青蛙在旁边捞捞叨叨的说了什么,夏美心里只想着5个字。

?我被玷汙了。?

KERORO根本没注意到夏美心有所思,还是继续讲他的废话。

?军曹大哥!!快逃呀。?TAMAMA放声大喊

?ㄟ?什么??KERORO回头看着TAMAMA

TAMAMA用尽他所有的力气,控制因为自己恐惧而发抖的下颚。

?快逃呀!!军曹大哥!!?

?小夏…….的战斗力已经突破500万了…….还在急速上升中呀!!!!!!?

KERORO双眼发白心想:

?500万?500万?最新型的K隆星生化战斗服也才200万,已经可以摧毁一个K隆兴的军事基地了。?

KERORO好像想到什么,对着KERORO小队中的智多星大喊

?KURURU曹长!!?

只见KURURU曹长还是保持原来的姿势不动。

?KURURU曹长??

空气因为肃杀之气,缓缓的对流,起风。

微微的风,把KURURU的纸牌人像吹翻,在人像后面写着。

?队长大人,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KURURU笔。?

TAMAMA小声的说:?已经……..700万了………,这个仪器只能测到700万战斗指数。?

TAMAMA按着自己眼睛旁边的机器,根本无法相信地球人有这么强的力量,自己打败TARORO的全盛时期,也不过堪堪98万。

?死!定!了!?

KERORO发抖着,缓缓的回头。

夏美已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了,微量的精液还不断从阴道流出,低落而下。

微微的风,好像自夏美体内发出,地上精液构成的水漥起了阵阵的绉褶。

?呃…..我等……….夏美大人,我等可以解释的是也……….?

青蛙被老鹰盯上,不对……是老鹰已经把戳到肚皮上了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夏美低着头,不发一语,踩着黏液精液”趴他趴他”的向KERORO走去。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

?……………………………..?

?…………………??

KERO睁眼一看,夏美不见了。

?奇……奇怪……..??

KERO注意到地上的脚印子,原来夏美理都没理他就走掉了。

?得救了……………?KERORO大吐一口气

夏美自顾自的走到浴室,转开水龙头开始放水。

水声在浴室里迴荡,夏美安静的看着宣洩出来的流水,过了许些时间,水满了。

冰冷的水让夏美觉得舒服多了,红肿的下体还不时流出精液,夏美没理会它们。

洗过澡以后,夏美裸着身子回到房间。

?我被玷汙了。?

夏美心里的声音不知道重複了几百次了,来来去去都是这一句话。

?唔…….?

东树摇摇晃晃的从客厅地板上坐起来。

?头好痛喔………?东树摸着后脑被GIRO用力一击的地方

?东树大人,你醒过来啦。?KERO活力十足的在厨房料理晚餐

?东树大人跌倒撞到墙壁昏过去了,我等看时间不早,就先行準备晚餐了是也。?

?是吗??

东树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又好像没有

?东树大人,可以帮我叫夏美大人下来用餐吗??

?嗯,我这就去。?

?果然还是怪怪的。?东树心想

?军曹讲话好僵硬,尤其是叫姊姊那边,就算被罚洗厕所好了,说话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其实KERO是害怕的不得了,声音微微颤抖,东树听成愤怒的发抖。

KERO觉得,自己应该在这个时候主动释出善意,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叫夏美来吃饭。

其实,若不是念及自己没地方去,不然早就想逃跑了。

?姊姊,吃饭了。?

?………………………?

?姊姊,吃饭了喔。?

东树站在夏美房门面前。

?不了,我不饿,你们吃吧。?

夏美的声音显的无精打采。

东树:?果然有问题。?

可是又说不上来问题在哪里,姊姊跟军曹之间发生什么事情吗?

结果一整个晚上,夏美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隔天一大清早,东树起的特别早,因为今天準备到市区图书馆去找书,晚了太阳大了。

一走到厨房差点没跌倒,夏美全裸着窝在沙发上吃吐司看电视。

?姊姊,衣服,衣服呀!?

东树很不好意思的遮着脸说

?喔,衣服我放在旁边啦。?

?那赶快穿起来呀!?

虽然小时候常常一起洗澡,可是进入青春期以后,夏美的身材让人不注意也难….

?我穿好了。?

?那就好……………..!!?

夏美已经走到自己面前,还是裸体,整个身体一览无遗。

?姊姊!!?

突然夏美表情变的很平静,应该是说面无表情吗,又有点不太像。

?东树,对于自己决定的事情是不是不必感到懊悔??

?姊姊快去穿衣服啦!?

?回答我!东树!!? 夏美加重语气坚定的说

?我想……是的……….?

?那么,对于自己所做的事情,是不是应当坦然于胸,不必羞于别人笑话??

?应该没错吧….?

?东树,肯定句。? 夏美的眼神咄咄逼人

?是的。?

夏美安心的呼了一口气

?太好了……?

夏美表情鬆懈的说

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呢,真是奇怪。

?姊姊,你还是快点把衣服穿好啦!!?

夏美伸出他细长的手指,隔着睡裤轻轻的磨蹭东树的下体。

?姊姊??

?对于我自己做的事情,我不必感到后悔与羞愧,这是我自己决定的,所以没关係。?

夏美自顾自的说了一大段奇怪的话

?姊姊???

夏美一把拉下东树的裤子,硬挺的阴茎弹跳出来。

?没想到东树长大了这么多呀。? 夏美拨开自己的头髮,开始吸允东树的阴茎

?姊姊,你怎么了?不要呀….? 东树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可是夏美柔软的舌头一捲上来,东树的脑袋就很难再做更缜密的思考了。

在夏美口中的阴茎被温暖的包覆着,灵巧的舌头在周围滑来滑去,不时的挑逗龟头。

从阴茎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夏美身体的热度,东树看着胯下的姊姊,眼神朦胧了起来……

一个处男怎么可能敌的过少女温柔的舔舐呢?

没一下子,东树就射的夏美满嘴都是。

夏美伸长舌头,让精液随着舌尖滴落在双手上,然后,一饮而尽。

?没想到比蛞蝓的味道还要好呢。?夏美笑着说

东树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无法理解姊姊为什么要这样,也无法再做下一步思考了。

他的头脑已经被最原始的欲望的佔领,面前的这个少女可爱的吞着自己的分泌物。

东树的阴茎再度充电完成,準备再次出击。

夏美坐在沙发上,两腿大开,双手掰开自己的大阴脣,让粉嫩的小阴唇和阴蒂暴露出来

?欢迎光临~~? 夏美满脸通红的邀请

都已经到这个田步,还能忍的住的不是性无能就是同性恋。

东树对準阴道口,缓缓的挤进夏美的身体了。

?这样,就是我自己决定的事情了,也没什么好生气好反悔的了。?

夏美一边看着东树进入自己体内,一边回想昨天下午的事情。

?其实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像是吃饭一样,所以青蛙的那些动作就好像恶作剧一样。?

?我自己把做爱当成是自己决定可以做的事情,既然是自己决定的就没什么好害羞的。?

?既然这只是普通的可以做的事情,那我就不算是被玷汙了。?

?那我就不算是被强姦了。?

?我只是,做运动而已,很普通的事情而已,像吃饭一样。?

?所以,我只是找东树做了普通的事情而已,很普通的。?

?既然它只是普通的事情,我能跟笨青蛙玩,那我也能跟东树玩。?

?我没有被强姦了,我没有被玷汙,我依然是我!?

夏美开心的看着东树的阴茎插入自己的体内,开始笨拙的捅着。

东树进来了,所以条件成立了。

没几下,东树又射了。

?姊姊………….?

东树气喘吁吁的说

?早就叫你多运动你就不听。? 夏美弹一下额头

?姊姊………这件事…………..?

东树拔出它软趴趴的阴茎,站在夏美前面,就好像做错事情的小孩

?没关係,没关係,以后再一起玩吧。? 夏美潇洒的挥挥手

?你先去吃早餐吧。?

东树莫名奇妙的到厨房弄自己的早餐,心理觉得奇怪,姊姊出事了?

可是又不能跟妈妈说,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东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等一下去找军曹讨论讨论。

夏美用流出来的精液涂满自己整个阴唇阴蒂,用手指轻轻的摩猜揉捏,开始在客厅自慰了起来。

夏美也不管自己的弟弟还在场,就大剌剌的手淫,发出阵阵娇喘。

因为就东树这样擦个几下,果然还是不过瘾呀…。

东树突然觉得有点恐怖,说不上来的恐惧感,可是又说不上来。

东树端了盘子厚着脸皮,坐到夏美对面,假意看电视实际上偷瞄。

夏美看了觉得好笑,说:?东树,没关係,想来的时候都可以直接来喔。?

?阿哈哈?东树苦笑了一下

确实自己还想要搞,可是小弟已经垂头丧气,再加上姊姊怪到不行。

东树决定趁机会大饱眼福,然后去跟军曹讨论,把姐姐治好。